(作者:富權)


 

朱立倫是中國國民黨的戈爾巴喬夫? 

  本欄上周六以《國民黨A咖怯戰豎降旗竟無一人是男兒》為題,評議被視為國民黨「A咖」的朱立倫、王金平、吳敦義等人的怯戰、畏戰、避戰狀態,令人不禁慨嘆:國民黨「A咖」中,竟無一人是「男兒」!而最值得質疑的,是黨主席朱立倫。既然出來選黨主席,就應有「鐵肩擔道義」的責任感和勇氣,拿出「男兒」的氣概和膽識,但他卻連一介女流蔡英文也都不如,更不如黨內同樣也是一介女流的「小辣椒」洪秀柱。
  而有讀者朋友說,習近平在評議前蘇聯共產黨解散時指出,戈爾巴喬夫輕輕一句話,宣布蘇聯共產黨解散,偌大一個黨就沒了。按照黨員比例,蘇共超過我們,但竟無一人是男兒,沒什麼人出來抗爭。由此可見,目前國民黨主席輕易放棄與蔡英文競爭、實質上是放棄國民黨執政權的做法,與戈爾巴喬夫宣佈解散蘇聯共產黨的做法,雖然不能相提並論,但在某個角度上,卻也相差無幾了,已經近乎任由國民黨自生自滅。這種極不負責任的輕率做法及態度,已經引發黨內強烈反彈。
  當然,將中國國民黨與前蘇聯共產黨拉扯起來,似乎並不恰當,因為兩個政黨的階級屬性並不相同。但其實,這兩個政黨還是有着很深的淵源的。台灣地區的政治學教科書不是說,國民黨的組織形態是「列寧式政黨」亦即「剛性政黨」嗎?實際上,中國國民黨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就是在孫中山先生「聯俄、容共、扶助工農」三大政策下,落實接受列寧和共產國際的協助重建大元帥府,聘請了共產國際派出的鮑羅廷為顧問,以蘇共為模式而重組的。因此,國民黨的組織形態,就嚴格按照前蘇聯共產黨的組織模式搭建起來,走「群眾--階級--政黨--領袖」的路線路線,並建立了嚴密的從中央到基層的組織架構。這與美國兩大政黨的不作黨員登記,沒有組織架構的「柔性政黨」不同。台灣地區的新黨在初創之時,由於有不少支持者和追隨者仍是具國民黨籍的軍公教人員,為避免遭到李登輝的迫害,因而也採用了「柔性政黨」的模式,不作黨員登記,並允許其黨員具有雙重黨籍。奇怪的是,民進黨的組織形態也是「列寧式政黨」,這可能與其黨綱中,除「台獨黨綱」部分外,其餘大多數內容均是屬於「民主社會主義」和「福利社會主義」的意識形態,其實也是屬於廣泛的社會主義政黨相關。
   回頭說到朱立倫、王金平、吳敦義等「A咖」。許多人說吳敦義是馬英九心目中的「接棒人選」,這可能是誤判。實際上,馬英九心目中的「接班人選」,其實是與自己極為相似的江宜樺。正因為如此,吳敦義才會在兩年前向馬英九表態,不會參加「總統」大選,但計劃趕不上變化,在江宜樺被徹底「廢掉武功」後,或許感受到只剩下一個吳敦義是可以「托負身後」的人,因而才想到要啟動吳敦義。但此時吳敦義已被視為馬英九的分身,民意支持度極低,根本不具戰鬥力。
  有人認為「藍綠通吃」的王金平,或可與蔡英文一搏。其實這是天大的誤會。實際上,深藍人士早就認為他「藍皮綠骨」,勾結民進黨或是為民進黨做事,因而絕對不會支持他;而民進黨的支持者,則是「認黨旗不認人」,怎麼會將手中的選票投給他?否則,王金平就不會連返回高雄市家鄉參選「區域立委」也不敢了。因此,倘是王金平代表國民黨迎戰蔡英文,其實是為蔡英文拉更多的選票,甚至將導致蔡英文得到高於六成的得票率,並從而導致國民黨發生重大分裂。
  朱立倫或許感到委屈。在「九合一」選舉前,朱立倫曾對究竟是繼續留在新北市,還是籌備參選「總統」而猶豫不決。倘留在新北市,就不能選「總統」;而倘準備參選「總統」,就不要爭取續任新北市長,否則就將會被綁死在新北市。但馬英九從來不把朱立倫視為「接班人」,因而「冷眼旁觀」,沒有作聲。馬英九這兩天強調他沒有「擋朱」,或許這是真的,他本人或沒有親自出面「擋朱」,但他的手下呢?——早就按照他的意旨放風了。因此可以說,朱立倫的棄選,與其說是他本人愛惜羽毛,不如說是對馬英九的「抗議」。因此,他才會一連使用了二十多個的「團結」,比王金平還多上好幾倍。
  但既然如此,朱立倫就不應參選黨主席,因為既然當上了黨主席,就要有承擔,在領導全黨闖過難關的同時,代表國民黨出戰蔡英文,以求保住國民黨的「江山」。實際上,在國民黨幾位「A咖」之中,惟有朱立倫是有機會挫敗來勢洶洶的蔡英文的。而從「九合一」選舉的情況看,所謂獲得大勝的民進黨,其總選票並未增加,但國民黨的總得票數卻大幅萎縮,應是部分支持者對馬政府不滿而「含淚不投票」。因此,朱立倫身為國民黨主席,就應當奮力一搏,並設法將支持者都激發出來投票,這才是盡責。但他卻是採取了極不負責的態度,不單止是將仍可一搏的「總統」給丟掉,連還有機會可以繼續過半的「立委」,也將因為沒有發揮「母雞帶小雞」的效應,而丟失議席,讓民進黨實現「完全執政」,國民黨就將難有翻身機會。這就與戈爾巴喬夫宣佈解散蘇聯共產黨,幾乎是同一回事了。
  但朱立倫卻是莫名其妙地棄選了,這難免讓本已士氣低迷的國民黨,「船破偏遇頂頭風」。除非是他採用「苦肉計」,意圖激發泛藍支持者的危機感,從而在選舉日蜂擁出來「含淚投票」,並以此來警告馬英九不要再插手。現在距國民黨正式決定提名人選還有一個月,距離正式提名「總統」參選人大「十九全」三次會議還有兩個月,仍可運用。但朱立倫仍決定不選,那就變成賭氣,同情面都大幅流,而其後果,則與戈爾巴喬夫差不多了。沒有催發出應戰感,及馬英九不再插手,才有機會。現在距正式提名還有一個月,「十九全」三次會議還有兩個月,倘朱立倫的「政治精算」真的是如此,他目前的「棄選」戲碼仍是可以理解。實際上許多國民黨人仍然對他抱有一絲期待。
  但朱立倫的那篇棄選宣言,卻又並非如此,相反還像是賭氣和晦氣之言。倘仔細對照,還與戈爾巴喬夫的解散蘇聯共產黨的談話內容差不多。實際上,戈爾巴喬夫說,由於蘇共中央書記處和政治局沒有反對最近發生的事件,中央委員會未能站在譴責和抵制的堅決立場上,蘇共中央應當作出自行解散的決定,各共和國共產黨和地方黨組織的命運由它們自己決定;並稱「對我本人來說,我認為已沒有可能繼續履行蘇共中央總書記的職能,我正交出相應的權力」。
  而朱立倫則聲稱:「如果為了持盈保泰,怕輸,我就根本不需要來參選國民黨的党主席,來擔任這個最吃力不討好的党主席。任期說實話也最多一年,明年如果我們全力相挺國民黨候選人當選的話,恭喜新任總統來擔任主席。如果我們敗選的話,我當然下臺負責」。同樣是向自己領導的政黨大潑冷水,瓦解軍心的語言。
  按道理說,朱立倫的條件比戈爾巴喬夫要好得多。眾望所歸,可惜未能扛起責任。倘國民黨真的終結在他的手中,恐怕就是千古罪人了。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5-05-19 04:53:35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