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對台工作會議未提「繼續推進兩岸協商談判」

  二零一六年對台工作會議昨日在北京舉行。由於這次會議是在台灣地區政局發生重大變化,堅持不對「九二共識」作出正面回應的民進黨即將再次上台執政的嚴峻情勢下召開的,因而引發各方高度關注。實際上,當《中國時報》前日報導對台工作會議將在本週舉行時,各方就緊盯這個會議針對台灣地區的政局會否作出新的對策措施,甚至關心身兼中央對台工作領導小組組長的習近平主席是否會到場發表重要談話。
  從會議的稱謂看,「對台工作會議」沒有「中央」或「全國」的前綴,但又年號的次序,因而這只是對台系統內的年度專業性或業務性會議,因而估計其出席者,主要是中央和中央國家機關以及全國各地省級行政區域的黨務及政府對台工作的負責人,範疇較窄,按以往慣例主要是由中央對台工作領導小組的二把手到會發表指導性的重要講話。實際上,昨日的會議就是由身兼中央對台工作領導小組副組長的政治局常委、全國政協主席俞正聲到會發表重要講話,其規格與過去幾年的對台工作會議一樣。何況,習近平主席昨日重上井岡山看望革命老區的群眾幹部,也不能與會。
  不少人估計,現在還不是召開帶有「中央」或「全國」的前綴詞的涉台會議的時候。一方面,還要看蔡英文的「五二零」就職講話,及就職後一段時間的表現,是否能夠正視並接受海峽兩會一九九二年在香港會談及後續電函往來所確立的「各自以口頭方式表述『海峽兩岸均堅持一個中國原則』」共識,而不僅僅是達成這個共識的「事實」和「過程」;另一方面,以習近平主席為核心的中央所領導的全面深化改革,尤其是反貪鬥爭,取得了重大進展、但也遇到既得利益集團的頑固反制,近來股市的異常就帶有濃重的人為「攪事」的痕跡。必須待到大裁軍和軍改全部完成,大局已定,尤其是在年底中共十八屆六中會議為「十九大」定調後,才能騰出手來,集中精力縱橫捭闔台灣問題。由於習近平主席出身於第一代革命家的家庭,自幼就耳濡目染地深受毛澤東、周恩來、鄧小平、習仲勳等政治謀略家的熏陶,相信也能「熟讀唐詩三百首,不會吟來也會偷」地感染到個中三昧,在對台謀略方面也將會是大開大合式的重大決策。
   因此,在一定程度上,昨日召開的「對台工作會議」,是在以習近平主席為核心的中央,在對台韜略上作出重大決策之前,必須「按表操作」的召開例行年度工作會議,但卻遇到台灣地區政局發生重大變化,因而只能是一個帶有過渡性質的會議,不可能因應台灣地區政局變化而作出重大決策。不過,正因為是不承認一個中國原則的民進黨將要掌控台灣地區的政權,因而俞正聲在與會發表重要講話時,就必然是更加強調中央堅持一個中國原則,堅決反對和遏制任何形式的“台獨”分裂活動,堅決維護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維護兩岸關係和平發展和臺海和平穩定。而對具體工作的部署,也還是以往歷年「對台工作會議」的內容。
  但「不變」中有「變」,眼尖的朋友都發現,俞正聲的講話中,沒有了「繼續推進兩岸協商談判」。確實如此。自二零零八年馬英九就職,並宣布承認「九二共識」,海峽兩會恢復協商並簽署系列協議後,從二零零九年開始的歷年「對台工作會議」 ,與會的中央對台工作領導小組「二把手」,無論是賈慶林還是俞正聲,在作指導性的重要講話中,都有提到「繼續推進兩岸協商談判。即使是在發生了針對《兩岸服貿協議》等兩岸協議的「太陽花學運」,及國民黨在「九合一」選舉中慘嘗敗績後,去年一月二十八日召開的「二零一五年對台工作會議」,也還有提到「積極推進兩岸經濟合作框架協議后續議題等制度化協商,深化協議執行成效,惠及更多民眾。」而今年則完全不提了。
  當然,也有新的說詞,那就是「各地各部門要認真學習、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關於對臺工作的重要思想,按照中央決策部署,紮實做好各項工作。加強與台灣所有認同兩岸同屬一個中國的政黨和團體接觸交流,同兩岸同胞一道,維護兩岸共同政治基礎。」這一段話,有兩個核心內容,一是習近平主席關於對台工作的重要思想,當然也包括習近平主席在「習馬會」上的講話;二是加強與台灣所有認同兩岸同屬一個中國的政黨和團體接觸交流;這兩者,除了是堅持一個中國原則之外,也有靈活調適,只要民進黨能夠認同「兩岸同屬一個中國」,那就不管其過去曾經有過什麼的政治主張,都可以進行黨際交流,甚至繼續進行兩岸事務性協商談判。
  台灣島內有人說,民進黨的再次上台,是國民黨兩岸政策的失敗。這是見木不見林,指鹿為馬。實際上,國民黨的失利,原因較為複雜,既有島內因素,主要是馬英九個人作風和能力,不但傷害了傳統支持者,而且也讓年輕人看不到未來,就只能把希望寄托在民進黨的身上;也有外部的因素,就是當今世界上瀰漫著一股反對貿易全球化的「左」傾思潮,尤其是在經濟發展緩慢的時候,這股「左」傾思潮也成了台灣年輕人的時尚潮流,並在「太陽花學運」中爆發出來。俞正聲昨日在會議上所說的「積極為台灣青年來大陸交流、就學和創業就業創造條件」,應是化解這股思潮的其中一種辦法,但並非是「特效藥」,還需繼續深入調查研究,找出更多更好更有效的辦法來。
  「二零一六年對台工作會議」的另一個新意,就是「會議強調,要大力加強對臺工作系統黨風廉政建設和反腐敗鬥爭,提升對臺工作幹部能力,打造高素質對臺工作幹部隊伍。」這不但是對中央開展的反貪鬥爭的積極回應,也是對國台辦系統發生的腐敗現象的深刻反省。實際上,中共中央第五巡視組於去年六月三十日至八月三十日對國台辦進行查訪,並在十月十九日由組長桑竹梅等人前往國台辦發表巡查結果,指出國台辦「對一些違紀、違法人員處理偏輕、偏軟」;執行組織人事紀律及有關制度規定不嚴格、不規範,存在「帶病提拔」等問題。此外還有「紀律、規矩意識淡薄」,存在以「工作特殊性為由規避監管」的現象,違反工作紀律、違規拉贊助、收捐贈、收受禮品饋贈、利用工作關係為親屬謀取便利等問題時有發生。經費監管不夠到位,直屬單位管理比較薄弱,違規、違紀問題多有發生。
  而在今年一月二十日,台灣大選後的第四天,中紀委網站又發佈消息,中台辦、國台辦副主任龔清概因涉嫌嚴重違紀接受組織調查。其被調查的具體原因沒有公佈,而在官方語境中,嚴重違紀通常意味著權錢交易、買官賣官、收受賄賂、生活腐化墮落等行為。看來,國台辦的內部清查教育整頓,將會佔用一定的工作時間,因而也就注定了在中央作出重大決策之前,除了是兩岸協商談判或將被凍結之外,對台工作不會有較大的舉措推出,與今年度的對台工作會議屬於過渡性質,互相適應。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6-02-03 05:05:14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