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時代力量制肘下民進黨轉型將更困難

  第九屆「立法院」的第一個會期,新科「立委」們已經於二月一日報到,並將於二月十九日開議。這新一屆「立委」,除了是藍綠陣勢大易位,首次實現正副「院長」都是由民進黨籍「立委」執掌這個最令人觸目的重大變化之外,另一位重大變化,就是有被稱為「第三勢力」的「時代力量」進駐「立法院」,並成為「第三大黨」。由於擁有無名「立委」,可以成立黨團,具有參加朝野協商及提交提案等的權力,將會起到真正的「關鍵少數」的作用。那麼,在未來的四年內他們將扮演甚麼角色?與民進黨的關係又如何?都令人感到興趣。
  其實在過去,「立法院」並不是沒有「第三勢力」進駐。實際上,新黨、台聯黨也曾聲稱自己是「關鍵的少數」。但嚴格上說,他們都不能說是「第三勢力」,而是自覺或不自覺地與主流政黨「同流合污」,甚至比主流政黨的政治色譜更為深色。比如,新黨其實與國民黨系出同門,在政治光譜上也同位於右的一端,只不過新黨比國民黨更右。而台聯黨雖然與新黨一樣也是從國民黨中分裂出來,但卻是「從一個極端走向另一個極端」,與民進黨同位於政治光譜的左端,而且比民進黨更靠左。由於新黨和台聯黨都不能算是嚴格意義的「第三勢力」,因而在「立法院」內,往往與在政治光譜上位於同一端的主流政黨同聲同氣。
  而「時代力量」卻並不一樣。它在政治上堅持「超越藍綠」,按道理應是位於政治光譜的中端;但卻因其追求「台獨建國」,而是在政治光譜上處於比民進黨更左的位置。尤其是林昶佐,據說他找來的國會辦公室主任,是被稱為「台灣最後一宗『台獨案』」的清華大學「獨台案」的主角,曾被判處「唯一死刑」的廖偉程,可見其宣揚「台獨」理念頗為「明目張膽」。
  「時代力量」黨團會否做民進黨黨團的「戰友」?可能會充滿不確定因素。在選舉過程中,在「區域立委」部份,民進黨採用「柯P模式」,在自己的艱困選區,當掂量按照傳統的藍綠選民結構,自己根本不可能贏,就讓出選區,由「時代力量」的選將參選,並予以大力支持。結果,「時代力量」就硬生生地把國民黨的老將林郁芳、李慶華、楊瓊櫻等拉了下來。按道理,「時代力量」黨團應對民進黨黨團感恩,在各項議題上予以充分合作。
  但在「不分區立委」亦即政黨票部份,「時代力量」卻是對民進黨一肚子氣。選前幾天,民進黨透過內部民調發現,「時代力量」的政黨票支持度竟然達到百分之十以上,折算可能會獲分配五席或更多的「不分區立委」議席,擔心將會衝擊民進黨「不分區立委」的選情,使得力保的幾位候選人被刷下來,因而發起搶救戰役,製作發布的競選廣告就直接衝著「時代力量」。結果,民進黨如願保住了預期目標的十七席,而「時代力量」卻只得二席,與原先的五席甚至更多的預期目標有較大的落差。這令到「時代力量」怒火中燒,蔡英文不是說過「不會整碗捧去」嗎?為何卻要「連汁都撈埋」?而且,由於蔡英文的「總統」選情看好,將可掌握「中央」政權,在她出任「總統」後,有近千個政務官和國營事業老董的位子可供分配,民進黨「不分區立委」候選人名單中的落選者,甚至是當選者,隨時都可能將之調撥去出任政務官或國營事業的老董。而「時代力量」的「不分區立委」候選人落選者,則沒有如此「後路」可安排。民進黨卻是「我的你不能搶去,你的我卻要奪走」,讓「時代力量」損失幾席。這就種下在「立法院」中「不合作」的仇口。即使是在「區域立委」部份,「時代力量」也認為,這幾席「立委」本來就不是民進黨的,亦即民進黨本來就根本不會贏,才會作出「禮讓」「時代力量」之舉,因而「時代力量」並沒有欠民進黨的情。
  因此,在選後的一般認知,民進黨的六十八席加上「時代力量」的五席,實力將會更強,可能會改寫。民進黨本身的六十八席本已過半,固然是完全可以操控議題,但能否獲得「時代力量」的奧援,在一些必須以絕對多數取勝的議題上穩操勝券,就將不是那麼樂觀了。
  實際上,民進黨實現「完全執政」後,由在野黨變成在朝黨,角色轉換,其政策取向將會發生重大變化。過去自己曾經激烈反對過的事物,卻將會變成自己的追求目標。為了政績著想,即使尷尬甚至遭到譏罵也要做。比如對美國牛肉的態度,就發生了「覺今是而昨非」的重大變化。
  而「時代力量」仍是在野黨,無須揹上執政包袱,也不必為政績而「背書」,可能就將會「走自己的路」,甚至與民進黨背道而馳,沒有交集。而首個「交鋒」的議題,將會是《兩岸協議監督條例》。據報導,民進黨「立院」黨團將於「立法院」開議後重提《兩岸協議監督條例》新版草案,修改過去的「一邊一國論」內容,改為符合「中華民國憲政體制」的版本。也就是說,民進黨黨團在上屆「立法院」屆期提出的《台灣與中國締結協議處理條例草案》,被認為是「一邊一國論」版本。由於民進黨現屆已佔有過半議席,要通過並不困難。但卻將會形成與蔡英文「維持現狀」政治綱領相悖的尷尬境況,尤其是加重與對岸繼續進行協商談判的難度。因此,民進黨黨團籍著「屆期不連續」的規定,將重新提案,按照「中華民國憲政體制」定調。亦即在「國家定位」上,與國民黨現政權「行政院版」的「兩岸」定位基本一致。不過,在具體內容上,亦即對兩岸協議實施監督的操作過程及方式,則仍然堅持較為嚴苛的舊版內容。即使如此,這仍然是一個重大的變化。
  但「時代力量」仍將繼續堅持過去的立場,堅持由「太陽花學運」團體提出的凸顯「兩國論」的「民間版」《台灣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協議監督條例》。因此,當傳出民進黨黨團將提出新版「兩岸協議監督條例」的消息後,「時代力量」黨主席黃國昌就表示,「時代力量」堅持的「監督條例」對兩岸的定義仍然是「台灣中華民國政府與大陸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倘民進黨現在反悔,必須向民眾交代為什麼要改變態度。因而估計,在「立法院」審議「兩岸協議監督條例」時,曾經「佔領立法院」的「時代力量」,將會採用比民進黨過去「霸占主席台」更為激烈的手段予以反制,並「有樣學樣」,在朝野協商中,使出「少數劫持多數」的招數。
  而且,還有可能會因著這次交鋒,導致「時代力量」與民進黨分道揚鑣。倘此,估計今後在現屆期內,「時代力量」都將會與民進黨「對著幹」。使得民進黨即使是要轉型,也受到嚴重制肘,倍感困難。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6-02-13 05:17:56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