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王金平是否甘願當一名「陽春立委」?


  日前蘇貞昌在與記者聊天,談到卸任「立法院長」王金平的角色時說,「我不相信王金平只當一位『陽春立委』,蔡英文很厲害的,到時候一定不會讓他當『陽春立委』」。蘇貞昌還留下伏筆說,要記者慢僈等著看。
  蘇貞昌的這番話,是否反映蔡英文的真實想法?由於蘇貞昌曾在「總統」黨內初選和民進黨主席選舉中,與蔡英文競爭得十分激烈,似乎是結下了「瑜亮情結」,此後兩人極少交集,尤其是在今次「總統」大選的過程中,蘇貞昌幾乎沒有為蔡英文站台助選,因而相信蔡英文不會向他透露自己的真實想法,他上述的說法只是自己的個人猜測而已。但仍有有大規律可依循,可能也反映了部份民進黨人的看法,並因此而將能影響蔡英文的決策思維。
  王金平在打贏「保存黨籍案」官司,獲得「馬王政爭」的關鍵性勝利後,隨著馬英九的施政失誤導致其民意支持度低落,本來是可以有一番作為的。但奈何他嚴重猜估形勢,及優柔寡斷,而導致失去不少稍縱即逝的機會。之前的不用說了,就說是去年面對「總統」大選和「立委」選舉的關鍵時刻。他最大的失誤,就是在國民黨「總統」黨內初選時,沒有領表登記參選。實際上,在國民黨「總統」黨內初選開始後,曾迫不及待搶選了黨主席的朱立倫,眼看勢頭不對,自己親自代表國民黨參選「總統」將會提前折損羽毛,不如留力徐圖「二零二零」,因而慫恿王金平參選,並拍心口保證說服馬英九。但一心要扶持吳敦義的馬英九卻不置可否,而其周邊人物卻放出馬英九反對王金平參選的風聲。朱立倫雖然仍為王金平修築了「防磚機制」,阻止洪秀柱「弄假成真」,但王金平卻患得患失,反復無常,終於在最後一刻放棄領表登記。而據說,此時王金平的民調,僅比蔡英文低幾個百分點。倘當時按照程序報名參加初選,應是可以戰勝洪秀柱而獲得提名,說不好還真有機會逆轉勝。即使是落選,也是屬於「雖敗猶榮」,有助於他競選國民黨主席,此後的國民黨就將是「王家天下」,一報十年前國民黨主席選舉時,馬英九以「黑金」流言擊敗他的一箭之仇。
  其二是在王金平挾持「挺王派」勢力,迫使朱立倫同意為自己修改黨內規章,並將自己排名在「不分區立委」第一位之後,按照遊戲規則,他就必須肩負起台灣地區中南部的「立委」總輔選責任。當時他既是為自己「挪火煮食」,進行「立法院長保衛戰」,也是錯估選情,還以為國民黨獲得過半議席,至少是可以保持第一大黨的地位,因而多次聲言國民黨仍將是多數黨,亦即他的「立法院長」仍將是手到擒來。但意想不到卻是一敗塗地,南台灣全面綠化,連高雄市僅有的兩席也淪陷。不但是他自己失職失責,而且也戳穿了他在南台灣「很有影響力」的神話,「挺王派」原先的種種說法都是偽命題。
  現在,民進黨拿下了六十八席,已經實質性過半,無須與「時代力量」及親民黨合作,就可獨自拿下「立法院」正副院長。王金平的續任「立法院長」只是黃粱之夢,只能是當一名「陽春立委」。而在第九屆「立委」報到之前,更是「船破偏遇頂頭風」,檢調部門高調搜查「立法院」秘書長林錫山的辦公室及資訊處等十九個處所,約談卅三人,當場在秘書長辦公室查扣查扣近五百萬元新台幣現金,並漏夜由檢察官偵訊林錫山,指控他涉嫌護航網遠科技公司取得兩億多元標案,再透過白手套索取上千萬元回扣。台北地院召開羈押庭,法官認定林錫山等四人涉嫌貪污治罪條例罪嫌重大,有逃亡及串證之虞,因此裁准羈押禁見。檢調部門在大選之後,及王金平當選為「不分區立委」後的這個敏感時機,高調地搜查王金平愛將林錫山的辦公室,並予以羈押,不管是刻意安排還是時有湊巧,都讓人產生「馬王政爭第二季」的感覺。因而不少人揣測,此案是為了迫使王金平辭去「不分區立委」之職,好讓馬英九的愛將曾永權依序遞補為「不分區立委」。
  實際上,原本不但是國民黨自己,就連國民黨外,都預估國民黨的政黨票表現,可獲分配十二席以上的「不分區立委」,在「不分區立委」候選人名單排在第十二位,作為馬英九的親信,現任「總統府」秘書長的曾永權,就可以篤定當選。但詎料國民黨兵敗江山倒,只獲分配十一席「不分區立委」,卡住了曾永權。而使得馬英九的部署落空,不但是馬英九任滿卸職後,曾永權就要失業,而且也未能實現讓曾任國民黨秘書長和「立法院」副院長,熟悉「立法院」的議事程序的曾永權,在「立法院」領導國民黨籍「立委」,甚至是出任國民黨黨團總召的計劃。
  在林錫山事件發生後,無論是「反王派」還是「挺王派」,都有人提出王金平應辭去「不分區立委」。「反王派」的理由是王金平必須為林錫山事件負責,而引咎辭職;而「挺王派」則認為王金平應以辭職作抗議。但正是由於發生了林錫山事件,就使得王金平更為警惕,根本不可能辭去「不分區立委」,否則將死無葬身之地。繼續留在「立法院」內,還有「立委」豁免權,還可藉著自己對立法事務的嫻熟技巧,充分發揮自己的影響力,以保護自己。而從未來發展趨勢看,由於馬英九在黨內怨氣甚大,不可能再參加國民黨主席選舉,這就將無法運用黨主席特權,繼續加害他。因此,「立委」是王金平的保命符,護身傘,不可能隨意辭去。
  王金平是否會與民進黨合作?或許,這只是蘇貞昌的天真想法。誠然,王金平很是熟悉「立法院」的議事程序,但民進黨「立委」並非就是一竅不通,必須依賴王金平作「盲公竹」。相反,蔡英文已經誓言要進行「國會改革」,因而即使是她曾經多次為之站台輔選,擔心會落選的柯建銘,也因其個人形象正是「改革」的對象,而阻止其參選「立法院長」。既然如此,又如何能與被視為「改革」對象第一位的王金平合作,豈非要「自廢武功」?
   何況,王金平也不敢與民進黨合作。因為他的「立委」是「不分區立委」,而非「區域立委」,脆弱得很,如果有作出對不起國民黨之事,國民黨中央就會開除他的黨籍,因而「拿掉」他的「不分區立委」。「馬王政爭」的陰影仍在,王金平將不會輕舉妄動。這已不是他是否甘願當一名「陽春立委」的問題了。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6-02-15 05:27:42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