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民進黨「臨全會」只改黨章不動黨綱

  第九屆「立法院」第一會期將於明日開議。由於本屆「立委」選舉發生了「政黨輪替」,原來長期掌控「立法院」的國民黨,即使是在「中央政權」曾被民進黨的陳水扁執掌整整八年,也仍未能改變國民黨是「立法院執政黨」的事實,但今次卻一下子翻轉為民進黨議席過半,正副「院長」也是由民進黨人出任的「從一個極端走向另一個極端」的態勢,因而在朝野兩大黨例行的研習會上,可能會遇到某些尷尬境況。
  實際上,按照過去慣例,在「立法院」每一個會期開始之前,國民黨和民進黨的黨中央都與「立法院」黨團聯合舉辦議事運作研討會。其中國民黨在執政時,其稱謂是「立法行政部門議事運作研討會」,顧名思義是「行政院」的全體「內閣」成員都出席,並向黨籍「立委」們介紹「行政院」在新會期向「立法院」提請的新法案的立法意圖,要求他們予以配合。而民進黨所召開的,是「立法委員研習會議」,主要是由黨中央向黨籍「立委」們講述其對各項法案的政治態度,要求他們配合黨中央進行法案「攻防戰」。
  如果是在往常,國民兩黨的研習會的稱謂及運作方式,當很正常。黨今次令到朝野兩黨尷尬的是,雖然民進黨的蔡英文已以得票率過半的高票贏得「總統」大選,但她還須等到五月二十日才可宣誓就職,因而民進黨的「完全執政」,還要到「五‧二零」後才能完全實現。這就形成在第九屆「立法院」第一會期被「腰斬」的奇景,民進黨「立法院」黨團在「五二零」之前,與「總統府」和「行政院」處於對抗的地位;只有在「五二零」之後,民進黨黨團才是與「總統府」和「立法院」同步。因此,民進黨黨團在處理各項法案時,就將面臨「朝三暮四」,前後不協調的狀況。
  在此情況下,一些原來就存在著爭議的法案,更為敏感。尤其是《兩岸協議監督條例》,原本民進黨在野時,為了制肘馬政府,民進黨黨團提交的是以「兩國論」為基調的《臺灣與中國締結協議處理條例草案》。而在「立法院」換屆後,按規定未能完成立法程序的法案都成為廢案。倘在以往,民進黨黨團將原法案重新提交就是了;但經過「二合一」選舉後,民進黨即將成為執政黨,《兩岸協議監督條例》的立法,就成為檢驗民進黨新政府兩岸關係政策的「試金石」,讓蔡英文「維持現狀」的承諾破功。為此,蔡英文於本週一邀集林全、邱太三等人研議,決定避免原封不動重提舊草案,並另行提交符合「中華民國憲政體制」的新法案。但具體內容,在黨籍「立委」中仍有分歧,而且還須應對國民黨「自我否定」的譏諷,及此前在《兩岸協議監督條例》議題上的「戰友」——「時代力量」「反叛」的質詰。
  另一方面,就在新一屆「立法院」開議之際,突然傳來民進黨決定於四月九日在台北市石牌國中召開臨時全黨代表大會的消息。倘從蔡英文處理《兩岸協議監督條例》的務實態度看,可能有人會以為,蔡英文為了在執政後能繼續進行兩會協商談判,而將會在「臨全會」上修改「台獨黨綱」。
  倘真的有人有此想法,並不出奇。因為按照《民主進步黨黨章》規定,「全代會」一年召開一次,但倘符合一定的條件(如中執會決定,或縣市黨部連署要求),可以召開「臨時全代會」。而正式的「全代會」是在七至九日間召開,現狀蔡英文決定在「五二零」前加開一場「臨全會」,就自然而然地使一些人想到是否要處理「台獨黨綱」的問題。
  然而,這樣的想法未免是太天真了。蔡英文倘要處理「台獨黨綱」,是應在「總統」大選之前,為的是爭取中間及淺藍選民。但是,即使是在大選之前,因為能夠勝選的大局已定,站在民進黨的立場,就根本無需處理「台獨黨綱」,連蔡英文自己二零一二年敗選後的檢討報告中必須調整黨的兩岸政策的結論,都不用執行,實際上,去年的「全代會」就根本連正常的議程都沒有進行,僅是幾分鐘就宣布散會。
  再進一步,既然在選舉期間都無需處理「台獨黨綱」,那麼,都已經大贏並坐定「龍椅」了,再提此議題豈不是多此一舉?除非,在蔡英文走馬上任,無法恢復經濟,甚至經濟狀況「仲衰過做女果時」,做成主流民意翻轉,迫使民進黨當局與對岸談判,而對岸又嚴防死守「九二共識」底線,至少是要求民進黨心須處理「台獨黨綱」,那才不得已思考處理「台獨黨綱」的問題。否則,就等於是「自廢武功」,自棄與老共「過招」的籌碼
  實際上,「台獨黨綱」、「反核」等議題是民進黨的「神主牌」,如果輕易放棄,那就等於是與國民黨沒有區隔,不利於選舉。而且黨內還有「台獨」派,他們在選舉期間沒有出來搞風搞雨,是因為「顧全大局」,等蔡英文選上再說。因而不但蘇貞昌、謝長廷、呂秀蓮、游錫堃等也曾覬覦過「總統」大位的「四大天王」沒有「添亂」,而且連曾經說過「穿裙子的不能當三軍統帥」的「獨派」元老辜寬敏,也乖乖地噤聲。但蔡英文在當選後,就不同了,「獨派」將會要求「分一杯羹」,並在守護「台獨神主牌」上有所主張。只不過是,「時代力量」幫助民進黨分擔了部分「台獨」責任,壓力減輕了一些。在此情況下,也不可能輕易修改「台獨黨綱」,因為擔心黨內「獨派」反彈。蔡英文雖然現在在黨內是「百鳳朝凰」,並聲稱全黨都是「英派」,但其實暗潮汹湧。從來沒有經歷過黨內派系鬥爭的她,能否駕馭得了?仍是未知之數。既然如此,一動不如一靜。在未有「非修改不可」的壓力之下,也就沒有必要惹起「獨派」的反彈,使得本來平順的政治局面翻起風波。
  因此,這次「臨全會」應只是修改黨章,不會觸及黨綱,更不會處理「台獨黨綱」,亦即只是技術問題,而不是政治問題。主要是因應民進黨即將「完全執政」的需要,落實蔡英文在選舉中的承諾,包括「國會改革」中的「議長中立」訴求,規定「立法院」正副院長不得兼任黨職;及黨章有關在野時,直轄市長、「立法院」黨團總召、幹事長、書記長為當然中常委,縣市長互推一人為當然中常委;執政時,當然中常委則由「副總統」、「行政院長」、「總統府秘書長」及「立法院」黨團總召出任的規定。至於「總統」是否兼任黨主席,還要看蔡英文本人的意願。由於「立法院長」蘇嘉全是蔡英文的人,未必會出現當年陳水扁、馬英九倘未兼任黨主席,就•難於與「立法院」黨團協調的情況。因而,仍保留黨章中「執政時『總統』兼任黨主席」的條文,但又可象陳水扁、馬英九那樣曾經一段時間辭去黨主席一職,就可保持彈性,為倘一旦發現「立法院」黨團「不聽話」,再執行黨章規定重任黨主席,留下後路。
 (發自湛江)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6-02-18 05:04:10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