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過渡性黨主席作為不大只有中小咖忙乎

  中國國民黨主席補選的登記作業於昨日進行。共有四名黨員按規定繳交了黨員連署書並完成了登記。其中洪秀柱「破錶」繳出八萬七千四十六分黨員連署書,黃敏惠則交流六萬七千九百二十六分連署書,李新也交出二萬八千七百七十五分連署書,最少的陳學聖亦有二萬四千一百七十九分連署書,都已遠超過規定的九千六百分連署書(有黨權的黨員總數百分之三)。就連署書數量及具體人士的實力來看,黨主席補選的競爭應是在洪秀柱與黃敏惠兩人之間開打,因而被政界和媒體形容為「兩個女人的戰爭」,但人們仍然認為,洪秀柱當選的機會將會高出一線。不過,洪秀柱則表示,連署書份數最高並不表示最有勝算,最後還是看投票情形,她會努力爭取黨員支持,找回黨的核心價植,喚起民眾對國民黨的信心與熱情,重新讓民眾對國民黨有更深的瞭解與認識,讓民眾知道國民黨還是值得驕傲的選項。
  洪秀柱能夠徵集到最多的連署書,是因為她擁有以下的幾個有利因素。其一、在四人中,其他三人都有一份正職,如黃敏惠為國民黨代理主席,李新為臺北市議員,陳學聖為桃園市黨部主委,較為困身,盡管可由義工幫助徵集連署書,但畢竟沒有如洪秀柱親自落站「吆喝」的感染力大。而洪秀柱自被「換柱」,尤其是在第八屆「立委」任期結束後,「無官一身輕」,可以到處「趴趴走」,因而開展徵集連署書的工作有其便利,所徵集到連署書的數量,直追馬英九,這樣首先就為自己造了「勢」,在黨員中建立了「第一印象」。
  其二,在四人中,洪秀柱在全黨的知名度最高。實際上,李新是臺北市議員,其知名度不溢出於臺北市,甚至走不出他所在的選區。陳學聖在十多年前與龐建國等人一樣,都是國民黨內外知名的中生代,但在馬英九的狹獈用人政策下,未得到重用,缺乏「更是層樓」的歷練機會;再加上在「總統」大選和「立委」選舉中,沒有把桃園市這個原本的藍軍鐵票區固守好,盡管這也有著大環境的原因,但個人的努力不足,未能為朱立倫保住「退可守」的根據地,及國民黨元老吳伯雄的兒子吳志揚的立足地,也難辭其咎。黃敏惠曾被「本土派」視為反制洪秀柱的有力棋子,據說「挺王派」中常委提議將黨主席補選的投票日期延後,就是為了方便黃敏惠到台灣中南部運作「本土派」;但奈何「本土派」已經離心離位,連黃敏惠家族成員也無可避免地與暗通款曲,其在國民黨內的組織力和影響力已經大減,尤其是所謂王金平的南台灣擁有很高影響力的神話已經打破之下,「本土派」要與黃敏惠合作,再次上演「阻洪大戲」,看來只能是「蚍蜉撼樹談何易」。而洪秀柱經過「防洪機制」和「換柱」兩役,在國民黨內的知名度已經飆升。 
  其三,在四人中,也是洪秀柱的實力最強。實際上,李新、陳學聖都只是為了實現今後的「最高綱領」——「更上層樓」選「立委」或選桃園市長,或「最低綱領」——保住臺北市議員或「立委」而凝聚人氣,「陪太子讀書」而已。至於曾經參選並當選嘉義市長,其家族在嘉義市也擁有較大的影響力的黃敏惠,由於在國民黨「立委」提名作業過程中,婉拒黨中央安排她「殺回」嘉義市,以身作則帶領全黨力拼「難困選區」的安排,身為黨中央負責選戰的副主席,卻怯戰逃戰,使得她在黨內的觀感欠佳。尤其是黨主席「被迫」另行徵召徵兆只好另行徵召陳以真出戰,結果輸給其實條件並不佳的塗醒哲,有人說倘是黃敏惠出選,將不至於此。為此,不但陳以真感受「無奈」,就連她的先生楊偉中也第一時間辭去國民黨文傳會副主委兼發言人之職,並經常「炮口向內」批評國民黨,顯然是情緒化的表現,其中可能也有為陳以真「抱屈」的因素,當然對現由黃敏惠任代主席的國民黨中央難有好言相向。這對黃敏惠的選情,將會構成重要的威脅。
  而洪秀柱在國民黨「竟無一人是男兒」之下,「拋磚引玉」而弄假成真,獲提名後又被「換柱」,讓人對她產生同情,因而黨員們在投票時很可能會興起「補償洪秀柱」的意念。
  但即使如此,洪秀柱也不是國民黨主席的最佳人選。不錯,她堅持《中國國民黨黨章》和《政綱》,堅持向一個中國傾斜的「九二共識」,反對「台獨」。但在台灣地區目前的主流民情的政治現實背景下,倘如同某些統派政黨或團體,只是為了宣揚這種理念那樣,她是頂尖優秀人物;但倘是按照按照西方政治學對政黨的定義,及國民黨曾經長期是台灣地區的執政黨的歷史實踐,及一心要奪回政權的心態和重大政治任務,她的言論那就可能是陳義過高,蜝至是與已經過半的「新民意」相悖,再多幾個政黨輪替的週期也奪不回政權。
  因此,從目前情況看,包括洪秀柱在內的四名人選,最後只能是過渡性主席。正因為如此,更有實力的「大咖」均紛紛避選。這與去年初的怯選截然不同,當時是「大咖」們沒有勇氣去與蔡英文一拼,如今則認為補選出來的黨主席只有一年多的任期,沒有多大作為,因而缺乏興趣,當然也與國民黨士氣低迷,處理黨務將會事倍功半有關。因此,提名即使是要選,也是要等待到明年夏秋之間,第二十次全國黨代會召開之前,正式選舉黨主席即時才予考慮。
  實際上,「大咖」們到此時才參選,除了是新一任黨主席的完整的任期,及國民黨中央換屆使人產生「去陳出新」之感之外,可能還有契機。屆時,蔡英文上任已經一年多,而從目前國際經濟放緩的大環境,及蔡英文本人仍未正式承認「九二共識」的情況看,蔡英文治下的台灣經濟,可能會比馬英九更糟。或許選民們才有「教訓國民黨過頭了」之感,甚至是懷念馬英九時代的好處。這時「大咖」們站出來,才是「做嘢」及推行改革的時候。
  那麼是誰呢?相信馬英九會有此強烈意願。因為此時不受「連選得連任一次」的限制,因而他此前的辭職是「壞事變好事」。更重要的是,在經過去年十一月「習馬會」,及登上太平島獲得大陸官民一致好評之下,他對於操作「國共平臺」,定期以黨主席身份實行「習馬會」,有很大興趣。但也有罩門,因為到明年春夏之間選舉黨主席的時間太短,不排除蔡英文的敗像尚未暴露,「反馬派」的力度仍然較強,馬英九擔心落敗將喪失面子而棄選。
  朱立倫,本是「明日之星」,但他去年一整年的表現,令人感到失望。盡管敗選是形勢使然,但他個人的表現更令人不足掛齒。怯戰及「換柱」就不要說了,最後階段的挑選王如玄當副手,而被民進黨操作「炒賣軍宅」,及推出被形容為「史上最爛」的「不分區立委」名單,使得國民黨的選情更糟。屆時黨員們可能仍不諒解。
  王金平則大勢已去,也是「頗廉老矣」。何況,也已使他在南台灣「很有影響力」之說「破功」,應是沒有顏面再去選黨主席了。
  現在看來,還是資歷齊備,行政能力較強,而且口才也了得的吳敦義的條件較佳。但他個人是否有意願,則難說。不過,在經歷巨變後,說不好「本土派」和「深藍派」為了救黨,將會拋棄過去的成見,聯手「徵召」吳敦義,使他拋棄一切私念,站出來承擔責任,並以其特長推動黨務改革,以實現國民黨的浴火重生,鳳凰涅磐。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6-02-23 04:43:13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