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台北第三選區將發生兩個浙江人的戰爭


  真是湊巧,昨日星期三,是國民黨舉行中常會及民進黨舉行中執會的日子,而且兩個會議的議題之一,都是決定明年初「立委」選舉部分選區提名人選,並是兩黨都決定了台北市第三選區(中山、松山區)的提名人名單。其中,國民黨決定提名蔣萬安,民進黨決定徵召梁文傑。由於兩人的祖籍都是浙江,因而有可能會發生「兩個浙江人的戰爭」。
  其實,即使是在各自的黨內,兩人的出線都經歷了一番惡鬥。其中在國民黨方面,二零零八年實行「國親合作」,由國民黨中央提名原屬親民黨的羅淑蕾,參加「不分區立委」選舉並將之安排在安全位置,因而順利當選;但在二零一二年,卻因為受到國民黨內規只能提名一次「不分區立委」參選人的限制,不能再循「不分區立委」途徑參選的羅淑蕾,就「挑揀便宜」地「突襲」藍大於綠,「躺著選也可當選」的中山、松山區,挑戰原已在此選區經營的蔣孝嚴。經初選民調, 羅淑蕾以平均支持度百分之三十五點九七六,險勝蔣孝嚴的百分之三十五點三九八,差距僅是零點五七八個百分點。本來,蔣孝嚴完全可以按照初選機制,提出复核或重新民調,但身為國民黨副主席的蔣孝嚴,為維護黨內團結,當然也是避免親民黨「發爛咋」,因而高風亮節,主動退出,相讓予羅淑蕾。而在四年之後,蔣孝嚴的公子蔣萬安,回頭過來挑戰已在該選區經營四年的羅淑蕾。但由於還有 具有新黨籍台北市議員王鴻薇,也表態要改披國民黨戰袍在此選區參加黨內初選,並獲國民黨中央接納,因而必須進行民調對決。在首輪民調中,王鴻薇遭淘汰,但由於羅淑蕾民調贏蔣萬安未超過百分之五,必須進行第二輪民調。結果,兩間民調公司的數據都顯示,蔣萬安的黨政對比支持率和黨內互比支持率都超過五成,平均支持率達百分之五十五點三七六,而羅淑蕾只有百分之四十四點六二四,差距近十一個百分點,因而蔣萬安勝出,並使得尋求連任的羅淑蕾,成為首位在初選出局的現任「立委」,因而被稱為「王子復仇記」,亦即是代表父親蔣孝嚴「砌低」了羅淑蕾。盡管仍需進行正式選舉,才能代表父親將「立委」議席奪回來,但由於該選區是藍大於綠,加上蔣萬安年輕、誠懇,形象清新、勤跑基層,博取很多人的好感;而且藍營在松山眷村擁有較強基本盤,中山區過去蔣孝嚴也頗有經營,而且也已無「馬英九因素」,只要黨內整合好,就大有勝算。由此,其父親蔣孝嚴馬上傳了簡訊道賀,要他繼續努力。
  這連梁文傑也感到棘手,他在受訪時雖然質疑蔣萬安的「權貴身分」,認為蔣萬安和連勝文一樣,都是國民黨的權貴階級,但也不得不承認,「蔣萬安比羅淑蕾更難對付」,因為這區本來就是藍大於綠,蔣萬安出來代表正統藍軍,藍軍會歸隊,如果變成藍綠對決格局,對艱困選區比較不利,蔣萬安是難對付的對手。 何況,在泛綠陣營方面,除民進黨徵召他出戰該選區之外,「第三勢力」也有多人要挑戰,包括無黨籍的醫師潘建志、前柯文哲辦公室主任蕭亞譚,及社民黨推出的李晏榕。 如果泛綠陣營未能進行協調,用民調決定共同推出一組人選,而是各自為戰,分散選票,要取勝就更困難。
   但另有一種說法卻是,由於羅淑蕾經常炮轟黨中央和馬政府,故而被認為她能爭取到討厭馬英九的選民的支持,對民進黨徵召進行挑戰的梁文傑形成較大的威脅。因而民進黨的支持者在接到民調電話時,都技術性地表態支持蔣萬安,要把羅淑蕾「做掉」;而深藍的民眾在接到民調電話時,也理所當然地支持蔣萬安,因而初選民調對蔣萬安有利。但在正式選舉時,曾在民調作業中表態支持蔣萬安的民進黨支持者,卻未必會把選票投給蔣萬安。
  羅淑蕾被「當掉」後,有民進黨政客利用羅淑蕾往往不重視國民黨紀律的特性,建議她與紀國棟結成聯盟自行參選。倘果如此,就將讓民進黨的候選人「漁翁得利」。但現在有一個有利因素,就是當年羅淑蕾被列入「不分區立委」參選人,是吳伯雄任國民黨主席,出於「國親合作」,尊重宋楚瑜的政治性考量。但四年後即二零一二年的「立委」選舉,是馬英九任「總統」兼黨主席,除了是受限於黨內規章之外,可能也是出於馬英九對宋楚瑜的不滿,而沒有再循「不分區立委」提名羅淑蕾。而現在的黨主席朱立倫,與宋楚瑜關係友好,而且羅淑蕾的「不分區立委」也已隔了一屆,不再受黨內規章的限制。為了防止出現她脫黨參選的狀況,及穩住宋楚瑜不出來參選「總統」,或會再次將她列入「不分區立委」安全名單。而且過去羅淑蕾的「炮口向內」,主要是針對馬英九(或是替其「舊老闆」宋楚瑜出氣?),與朱立倫沒有恩怨,相信朱立倫或會有明智的安排。
   而獲得民進黨徵召的梁文傑,與蔣萬安一樣都是浙江人。但不同的是,蔣萬安是「權貴後代」,而梁文傑則是「難民後代」。--當年他的父母是在浙江省大陳島(現屬台州市)的漁民,解放軍解放一江山烏後,國民黨將大陳島的居民全部裹挾到台灣,梁文傑的祖父母和父母都在高雄定居,其本人則於一九七一年出生。
   奇怪的是,梁文傑全家基本上是國民黨員或支持國民黨,只有梁文傑一人是民進黨黨員,因而曾遭到大陳「難胞」的責難。梁文傑在台灣大學政治研究所的碩士論文,是《論馬克思主義在台灣的傳播》;在英國倫敦政經學院的博士論文,是論述中國大陸的《反分裂國家法》。他是民進黨「新潮流系」重要成員,曾任林濁水的國會助理主任,及民進黨中國事務部副主任,政策會副執行長等,是邱義仁、吳乃仁的愛將。也是民進黨得「秀才」,曾參與《台灣前途決議文》和陳水扁「陳七項」的撰寫,陳水扁兩道「公投」題,更是由他將陳水扁的意念化為文字。
  更弔詭的是,當年奉蔣介石命令到大陳島執行「撤退漁民」任務的蔣經國,就是梁文傑現在的對手蔣萬安的爺爺,這真是「打不相識」。為此,梁文傑在其臉書上帖文說,對於即將和蔣萬安對壘,我頗有一種歷史性的奇妙感受。我的祖父母和外祖父母和父母親都是一九五五年從浙江大陳島撤退來台的難民,當時的撤退計畫負責人就是蔣萬安的祖父蔣經國。我們大陳島人對蔣經國感恩戴德,唯獨我一人加入了民進黨。我的祖父輩大概作夢都想不到,他們會有一個不肖的孫子,在來台六十年後整天批評蔣經國創立的救國團搞特權,還和蔣經國的孫子競選「立委」。算起來蔣萬安也是浙江人,這場選舉可說是「兩個浙江人的對戰」了。在國民黨和民進黨的選舉史上,可說絕無僅有。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5-05-21 04:58:42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