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蔡英文的隱懮:能否駕馭民進黨?

  在野杯葛容易在朝當家難。這不,別看蔡英文挾得票率達百分之五十六點一二,六百八十九萬張選票當選「總統」,但她尚未坐上「龍位」,各種困難就紛至沓來。因而有人擔懮,以她缺乏決斷力的「空心菜」性格,能否駕馭得了台灣地區這個百孔千瘡的「國家」。也能否駕馭得了派系林立,誰也不服誰,桀驁不羈的民進黨?
  實際上,在蔡英文當選的那一天起,黨內外都在懷疑,蔡英文能否處理得好當前的兩大難題,一是與經濟民生直接相關的兩岸關係,二就是經濟民生這個問題的本身。不少人認為,有兩岸關係及協議「紅利」可吃的馬英九,尚且搞不好台灣地區的經濟,難道在兩岸關係前景方面充滿不確定因素的蔡英文,也能搞得好?!
  對此,蔡英文有自知之明,並正為自己尚宣誓未就職,大陸來客就已經減少而憂心忡忡。更遑論未來涉及台灣經濟方方面面的兩岸談判?因此,蔡英文正在盡量向大陸釋出善意,並據說正在透過相關管道,與北京進行「討價還價」,希望能為其「五二零就職講話」的兩岸關係部分,找到一個兩岸都可接受的最大公約數。能否成功,還要看蔡英文對可以不稱為「九二共識」的「九二事實」的態度如何。
  在經濟方面,蔡英文的桎梏已經出現。現在民進黨仍然是在野黨,當然可以不負責任地批評馬英九的各項政策。但當自己也坐上這個位置時,馬英九的「施政原罪」已經卸下,「施政責任」就將轉移到自己的身上,政績可能會更為慘情,所受到的批評將會比馬英九更為猛烈,等不到通常政黨輪替規律的兩屆八年,到了她首個任期即將結束時,其政治前景就將與陳水扁和馬英九的後四年那樣,慘不忍睹,從而被其他勢力所取代。實際上,蔡英文尚未就職,就已遭遇在必須維護好「反核神主牌」,卻又未找到替代能源的情況下,就得屈從於保育團體的壓力,放棄以燃煤為主的火力發電,「又要馬兒好,又要馬兒不吃草」的矛盾,就更遑論其他方方面面的經濟難題了。
  更意想不到的是,令到蔡英文陷入極度煩惱的這些矛盾尚未找到妥善解決的辦法,又遇到一個新的大問題,就是民進黨內意圖衝刺她「維持現狀」承諾的暴衝行為。繼日前民進黨「立委」高志鵬提出了《中華民國國徽國旗法》等三項修法,擬廢除「國父遺像」,被她壓下去之後,又來了修改《公投法》。這將令蔡英文疲於奔命,使得她正在向北京示好所作的努力,可能將會化為烏有。
  據報導,目前民進黨「立委」提出修改《公投法》的各個版本,除大幅下修提案及通過「門檻」之外,還有葉宜津、高志鵬及林淑芬等三個版本,更是主張鬆綁,將「憲法變更」、「領土變更」及「主權讓渡」等訴求,納入可「公投」範圍。而目前的《公投法》則規定,在「中央」事務方面,僅限於法律複決、立法原則創制、重大政策創制或複決、「憲法」修正案複決等事項可以進行「公投」。
  平情而論,當年國民黨和親民黨為防擋民進黨提交條件寬鬆的「公投法案」,而「防衛過當」式地搶先提交並獲得的「公投法案」,確實有「門檻」過高之嫌。「公投案」提出要有「總統」選舉人總數千分之五提案,總數百分之五連署。成案後,則要具投票權人總數一半以上投票,獲過二分之一同意才能通過。依照現行法令標準,大約要有至少要有近九十四萬人連署提案,並在付諸「公投」時至少要獲約四百七十萬人同意,才可能過關,加上排除對「領土變更公投」,綠營因此屢屢批評現行公投制度是「鳥籠公投」。因而即使是「公投綁大選」,在執政黨和在野黨集團的各自政治操作之下,就連第一道「投票率」的「門檻」也跨不過,更遑論獨立進行的「憲法」修正案複決「公投」。既然連第一道「門檻」都跨不過,第二道「同意與否」的「門檻」就更不用說了。
  因此,適當降低「門檻」,無可厚非。但民進黨「立委」提出要大幅降低「公投」提案與通過「門檻」,甚至「葉宜津版」更主張只要一百個人就可提出「公投案」,「李昆澤版」並新增讓十八歲青年就可參與「公投」投票,則顯得不負責任。實際上,「公投」畢竟是直接行使民權,容易受到投票時的社會氛圍情緒所影響,一個衝動決定投票傾向,容易得到並不符合大局利益的點票結果。因此,「門檻」也不能降得太低。
    這還算是「技術」問題,而那些要將「憲法變更」、「領土變更」及「主權讓渡」等訴求納入可「公投」範圍的修訂案版本,已是為「台灣獨立」提供「憲政基礎」,嚴重衝擊蔡英文在「中華民國現行憲政體制」下持續推動兩岸關係和平穩定發展的承諾。
  這個蔡英文十分頭痛,到處撲火,甚至昨日還傳出,原本計劃放棄「總統」兼任黨主席的蔡英文,已經轉向為必須兼任黨主席。這就顯出,她有點駕馭不了民進黨,這是她先前所預想不到的。蔡英文顯然是過高估計了民進黨內部的團結性和自己的「光環度」。
  實際上,在蔡英文競選「總統」期間,黨內幾乎是沒有任何雜音,儼然形成了一個獨大的「英派」,過去民進黨內炮聲隆隆的現象不复見,不但是「四大天王」呂秀蓮、謝長廷、蘇貞昌、游錫堃自動「消失」,陳水扁也乖乖呆在家裡,不作干擾,而且連黨內各派系也不再強出頭,甚至「獨派」也都沒有對蔡英文「向北京示好」的言論「嗆聲」,尤其是曾經以「穿裙子的不能任三軍統帥」來反對蔡英文參選「總統」的「台獨大老」辜寬敏,也收聲。
  當然黨內外研判,民進黨內各派系是持抱「等蔡英文選上再說」,到「五二零」之後再來「算總帳」。但意想不到的是,距離「二五零」尚有八十多天,就提前向蔡英文「攤牌」了。這就使得她驚覺到自己專任「總統」的設想,未免陳義過高。尤其是在柯建銘被壓下參選「立法院長」後,仍任民進黨黨團總召,是否會擁權自重,與「總統府」別苗頭?難以放心,因而必須兼任黨主席。
  實際上,蔡英文最初的想法,是要以自己百分之五十六的得票率,一心做其「全民總統」,免兼黨主席,就可不受民進黨「台獨黨綱」的束縛,可以兌現「維持現狀」的承諾,但現在看來將是事與願違,必須兼任黨主席了。
  為何會出現這種情況?看來與民進黨內資深從政黨員的「不服氣」情緒滋生,有一定關聯。實際上,已有不少民進黨人認為,以馬英九的政績低迷,「太陽花學運」對兩岸關係認知的顛覆,及「國民黨不倒,台灣不會好」的社會氛圍,民進黨隨便是推出一名戰將,都將能贏取這場「總統」選戰。因而深感資歷比他們淺,並未經過民進黨悲情抗爭的蔡英文,是「撿了個大便宜」。因此,並不完全服從蔡英文的領導。而目前的暴衝,尚是序幕,今後還將陸續有來。就看蔡英文能否駕馭得了。
    (更正:昨日「心中無劍」是「心中有劍」之誤,合更正 )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6-03-01 05:05:18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