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民進黨版兩岸協議監督法案有善意缺誠意

  盡管有個別民進黨「立委」所提若干法案暴衝,強烈衝擊蔡英文對「在中華民國憲政體制下推動兩岸關係」的承諾,但將於今日提交的民進黨版《兩岸協議監督條例(法案)》,已經從上屆「立院」的帶有強烈「一邊一國論」色彩的《台灣與中國締結協議處理條例(法案)》,「撥亂反正」為《兩岸協議監督條例(法案)》。實際上,繼民進黨黨團總召柯建銘曾經鄭重表態,未來提出的兩岸協議監督條例草案「會以中華民國憲政體制做為依據」之後,曾在「扁政府」出任「陸委會」副主委,近日被「報派」將出任「英政府」的「陸委會」主委,目前正銜蔡英文之命,負責整合民進黨智庫與黨團意見的邱太三,昨晚也在受訪明確表達《兩岸協議監督條例》的稱謂,「兩岸」的定位接受度最高。
  相比於柯建銘所說,邱太三此語只是從立法過程中的現實環境中出發,並未完全呼應蔡英文的「中華民國憲政體制」,因而站在法學的角度,尤其是為蔡英文「中華民國憲政體制論」「保駕護航」的層面,可能會被打一些折扣。不過,能夠將法案的稱謂,從陳水扁的「台灣中國,一邊一國」,拉回到與上屆「立法院」屆期中,「馬政府」提請的「行政院版」《兩岸協議監督條例(法案)》相同的定位,仍具有一定的善意。
  實際上,「兩岸」的這個定位,完全符合《中華民國憲法》的「一中」定位,及與《兩岸關係條例》相匹配,也與王毅所說的「他們的憲法是兩岸同屬一個中國」相吻合,因而是大陸與台灣,中共與民進黨,國民黨與民進黨,以至大多數台灣民眾的最大公約數,完全可以接受。民進黨黨團此舉,算是「換了屁股換腦袋」,從過去在野反對黨的「鬧事」,轉為即將成為執政黨的「當家不鬧事」。
   不過,單是修訂了法案的稱謂,但倘法案的內文仍然是「偷渡」「一邊一國論」,仍將會給蔡英文對「在中華民國憲政體制下推動兩岸關係」的承諾「打臉」。實際上,民進黨團在上屆「立法院」提出的《台灣與中國締結協議處理條例(法案)》,其內文第一條就寫道:「為台灣與中國締結協議(以下簡稱兩國協議)之相關事宜,特制定本條例。」因此,既然標題將改,其內文也應改為與標題相同。
  即使如此,也僅只是表現善意,而未達至誠意。實際上,據消息透露,將於今日提交的民進黨版《兩岸協議監督條例(法案)》,將會引入「溯及既往」、「國安」評估、國會審查強度及「公投」等四大重點。這其中的「溯及既往」就將不但是違背立法原則,而且在繼續實施以往已經簽署的兩岸協議的實踐中,也將面臨「窒礙難行」的問題。
  實際上,「法律不溯及既往原則」與「特別法優於一般法原則」、「後法優於前法」一起,是立法理論和實踐中的三大原則之一。雖然各國各地區在實踐中有所不同,但是基本精神是一致的。其中「法不溯及既往」是法學理論和實踐中重要的原則之一,不但適用於刑法,同樣也適用於行政法,並關係到法的安定性原則和信賴保護原則的落實。
  「法不溯及既往」是一項基本的法治原則。通俗地講,就是不能用今天的規定去約束昨天的行為。美國一七八七年《憲法》規定:追溯既往的法律不得通過。法國《民法典》規定:法律僅僅適用於將來,沒有溯及力。這是因為,法具有指引作用,無論是確定的指引還是不確定的指引,都是為人們提供一個既定的行為模式,引導人們依法實施自己的行為。而新法頒佈之前,並不存在新法提供的既定的行為模式,所以頒佈後的新法就不能依據該模式對之前人們的行為去引導。換句話說,新法頒佈前人們的行為,只能按照當時的法律來調整。另外,法還具有預測作用,即憑藉法律的存在,人們可以預先估計相互間行為的法律後果。但是,未頒佈的法,並不為人們預知,自然也就不能起到任何作用,因此,新法不具有溯及力。
  倘民進黨黨團硬是要講「溯及既統」機制引入《兩岸關係條例(法案)》,國民黨黨團將會以「冷眼旁觀」及「等著看笑話」的心態,不作阻攔。該法案獲得通過並生效後,就將會遇到以下的一些實際問題:一、是否要將自二零零八年六月兩岸兩會恢復制度性協商以來,海協、海基兩會透過舉行十一次會談,所簽署的二十三項協議,全部都要送交「立法院」審查?倘如此,是否形同質疑過去執行這些協議的效力?
  二、在經審查後,民進黨團或「時代力量」黨團認為其中一些條款並符合他們的利益,是否都要進行單方修訂,甚至將之推翻?而按照「WTO」慣例,雙邊或多邊協議一經簽署,就不可能修訂其中的條文,除非是重啟談判。大陸一方面願意接受嗎?倘大陸方面拒絕重啟談判,台灣方面是否單方停止執行?反過來,大陸方面願意重啟談判,但卻故意增加「辣」的條文內容,台灣方面能否接受?
   在上一屆「立法院」,民進黨「立委」諷刺馬政府「行政院版」的《兩岸協議監督條例(法案)》,不願讓「立法院」對兩岸協議的監督力度過大,因而是「不監督條例」;,那麼,倘民進黨黨團的《兩岸關係監督條例(法案)》,被塞進「溯及既往」、「國安」評估、國會審查強度及「公投」等機制,導致過去已經簽署的協議難以執行,未來即使是「英政府」承認並接受「九二事實」,可以適度進行兩岸協議談判,但海協會卻不滿上述機制,使得協商的難度加大,《兩岸協議監督條例》豈非變成「不協議條例」?
  還有一個更嚴峻的問題是,「時代力量」黨團昨日提出的黨版兩岸協議監督條例,其標題為《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締結協議處理條例(草案)》,是典型的「兩國論版」。倘交朝野黨團協商,必會以「少數挾持多數」的手法,阻擋民進黨版的文本,力圖強渡關山自己的文本,佔有過半議席的民進黨黨團,是否就將向只有五個議席的「時代力量」黨團屈膝投降?
  現在,是考驗蔡英文的駕馭能力的時候了。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6-03-02 05:40:10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