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蔡英文也是「騙」,正在重走扁馬不歸舊路

  曾記否?當年陳水扁、馬英九先後在競選「總統」時,都聲稱當選並就任「總統」後,將做「全民總統」,不兼任執政黨主席,出以公心地為全民服務。但不璇踵,卻又食言,以「以黨領政」等的籍口,要求黨代會修改黨章,增補「執政時『總統』為當然黨主席」的條文內容,「趕走」原來為其輔選時出了大力,作出重大貢獻的黨主席,自己好取而代之,上演「總統」兼任黨主席的戲碼。因此,人們將「扁」與「馬」合併寫為「騙」字,形容陳水扁、馬英九都是撕毀其在競選時作出的各種諾言的「騙子」,其中一項內容就是違背「總統」不兼任黨主席的諾言。
   如今,這個現象又將發生在蔡英文的身上。她在競選「總統」時,也曾同樣聲稱將要做「全民總統」,當選後不再兼任黨主席;而且更是在馬英九策動國民黨「全代會」修改黨章,增修「執政時『總統』為當然黨主席」條文,並「依章」兼任黨主席時,發狠批評馬英九破壞「憲政體制」。但她食言卻比陳水扁、馬英九走得更快更遠,在距離正式就任「總統」還有八十多天之時,就於昨日的民進黨中執會決定,在宣誓就任「總統」後不辭黨主席,繼續兼任之。而陳水扁、馬英九卻都分別是在就任「總統」約一年多後,才上演「兼任黨主席」的戲碼的。
  當然,蔡英文今次也跟隨陳水扁、馬英九的後塵,上演「總統」兼任黨主席的戲碼,是無須加演一場「修訂黨章」,因為陳水扁早在十五年前,就已經為自己「挪火煮食」,修改了黨章;而蔡英文現在則是隨手拈來,為己所用,安享成果就行了。
  但蔡英文還是要修改黨章,而且為了修改黨章而必須搶在她「登基」前增開一場臨時「全代會」;更叫絕的是,修章的內容正好是與蔡英文「總統」兼任黨主席相反,就是要規範「中央」政務官免兼黨職。實際上,昨日下午召開的民進黨中執會,聲稱為因應全民政府與行政中立,讓「中央政府」政務官員免兼黨職,以超越黨派、全新衝刺政務改革,以回應人民期望,通過了《黨章條文修正案》,規範未來「中央政府」政務官免兼黨職,該案將提交四月九日召開的臨時「全代會」通過。
  昨午的中執會結束後,黨章規章研修小組召集人陳明文、副秘書長洪耀福及發言人阮昭雄召開記者會,宣布了《黨章條文修正案》的主要內容:原黨章十三條第八款、第九款規定,現任「副總統」、「總統府秘書長」、「總統府副秘書長」之黨員,現任「中央政府」「院長」、「副院長」、「秘書長」、「政務委員」、部會首長及政務副首長之黨員,都是「當然全國黨代表」。經修正,未來這些「中央政府」政務官,皆不具「當然全國黨代表」的身分。
  《黨章條文修正案》還包括刪除黨章第十五條之一原條文第二項「現任『總統』為本黨黨員時,當然中央執行委員及常務執行委員由『副總統』、『行政院長』、『總統府秘書長』及『立法院』黨團總召集人出任之,不適用第十五條第一項第三款之規定。」另外,「中央政府」政務官也免兼黨職,但仍然保留直轄市長與黨團三長都是當然中常委。而在此前,蘇嘉全當選「立法院長」後,也已辭去民進黨中常委的黨職。
  這甚怪了。既然昨日中常委管碧玲「打動」蔡英文要兼黨主席的理由,是「更能夠讓黨務成為政務後盾」,加強黨政協調,讓行政部門有更多空間,那麼,「中央」政務官兼任黨職又有何不妥?倘「中央」政務官不兼任黨職,可能並不了解黨中央的政策,反而令黨政協調難以暢順。
    或許,這是蔡英文要重走陳水扁、馬英九「大權獨攬」,防制黨內各派系尤其是「天王」元老們各自「擁黨職自重」的老路,有其無可奈何之宭境。何況,現在蔡英文尚未宣誓就職,就已經發生了民進黨內一些資深從政黨員,無視她「維持現狀」的承諾,發起暴衝行為的怪事,包括民進黨「立委」高志鵬提出了《中華民國國徽國旗法》等三項修法,擬廢除「國父遺像」,也包括了民進黨「立委」提出修改《公投法》的各個版本,除大幅下修提案及通過「門檻」之外,更是主張鬆綁,將「憲法變更」、「領土變更」及「主權讓渡」等訴求,納入可「公投」範圍,這將嚴重衝擊她在「中華民國現行憲政體制」下持續推動兩岸關係和平穩定發展的承諾,使得她正在向北京示好所作的努力,可能將會化為烏有。這就顯出,她有點駕馭不了民進黨,因而必須繼續兼任黨主席,力圖避免自己的權力受到那些資深從政黨員衝擊及奪走。
  為何會出現這種情況?看來與民進黨內資深從政黨員的「不服氣」情緒滋生,有一定關聯。實際上,已有不少民進黨人認為,以馬英九的政績低迷,「太陽花學運」對兩岸關係認知的顛覆,及「國民黨不倒,台灣不會好」的社會氛圍,民進黨隨便是推出一名戰將,都將能贏取這場「總統」選戰。因而深感資歷比他們淺,並未經過民進黨悲情抗爭的蔡英文,是「撿了個大便宜」。因此,並不完全服從蔡英文的領導。而目前的暴衝,尚是序幕,今後還將陸續有來。因此,蔡英文提前為自己修築起「防火牆」,將自己的權力擴張到最大化,並不讓其他人分享自己的最高權力。而「總統」兼任黨主席,就是其中最重要的一項措施。
    但是,「針冇兩頭利」,「總統」兼任黨主席並非權力的萬靈「春藥」,或將會導致自己更為受困。實際上,陳水扁、馬英九就都有這樣的教訓,到頭來都必須為地方性的選舉敗選而負責,被迫辭去黨主席之職,導致灰頭土臉。尤其是蔡英文,在必須兼任黨主席之後,就必須受到民進黨「台獨黨綱」的束縛,無法兌現自己「維持現狀」的承諾。
  不過,就另一個角度看,蔡英文修改黨章,規範「中央」政務官免兼黨職的做法,卻有利於吸收非民進黨員擔任「中央政務官」。實際上,在競選期間,蔡英文為了吸引更多的中間選票,曾作出「聯合政府」的承諾。但由於她以過半得票率當選「總統」,而民進黨所獲「立委」議席也跨過半數,因而組織「聯合政府」就失去必要性。但這並不等於無須邀請非民進黨人出任「中央政務官」。實際上,經過台南市救災一役,「深綠」的台南市民,就強烈呼籲由張善政繼續出任「行政院長」;另外,政壇上也有讓夏立言留任陸委會主委的呼聲。蔡英文在其就職初期,倘能滿足人們的這些願望,是有利於她收攏人心,及向北京表達善意,從而可以兌現「維持現狀」的承諾的。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6-03-03 05:19:57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