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全國兩會仍未是觀察北京涉台政策最佳時機

  又到全國「兩會」進行時。不但是全大陸地區的官民關心全國「兩會」所揭示的新一年的各項政策,尤其是「十三五」規劃的全景,因為這關係到他們的福祉等切身利益;就連台灣地區的官民也十分關心大陸的全國「兩會」。由此,陸委會主任秘書兼發言人楊家俊昨日在例行記者會中透露,大陸「兩會」若涉台灣議題,包括大陸對台政策走向,後續兩岸關係的影響等,陸委會都會持續關注,包含解讀俞正聲、張志軍的談話,都會持續觀察,待陸方的工作報告出來後,將做完整的判讀。
  這並不意外。因為每年的全國「兩會」,歷來就是台灣方面觀察大陸對台政策的重要窗口之一。而且在全國政協前任主席賈慶林和現任俞正聲也是中共中央對台工作領導小組副組長的情況下,每年全國政協常委會工作報告中有關台灣事務的內容,往往就成為台灣方面研判大陸對台政策的主要途徑。另外,國務院總理每年度《政府工作報告》中有關涉台事務的內容,還有「兩會」發言人在中外記者會的答問內容,對分析研究大陸涉台政策都具有重要的價值。不過,上述資訊尚未臻完整全面,因為全國政協常委會工作報告中的涉台內容,主要是從政協工作的角度出發;同樣道理,國務院《政府工作報告》中的涉台內容,也主要是以政府工作的層面闡述,均是屬於「一個方面」的論述。只有身兼中共中央對台工作領導小組組長的中共總書記、國家主席習近平,倘在「兩會」期間,出席全國人大台灣省代表團審議《政府工作報告》的分團會議,或探望出席全國政協會議的民革、台盟、全國台聯聯席會議的委員們,所發表的談話內容,才是完整全面地闡述北京最新對台政策的觀察窗口。
  即使如此,由於今年適逢台灣地區的政局發生重大變化,在大陸「兩會」召開時,民進黨主席蔡英文已經當選了台灣地區的領導人,但卻尚未宣誓就職,可說是台灣地區的最新政治態勢尚未最後確定,因而大陸的對台政策,雖然已經形成「總綱」,但在「細目」方面,還需不斷地根據台灣地區的政治發展,作出補充調適,一直待到蔡英文五月二十日宣誓就職,對其就職演講進行認真研究後,可能才是全面闡述最新對台工作策略的適當時機。
  實際上,今年全國「兩會」面對的台灣形勢,與過去八年的平穩暢順相比,發生了重大變化,民進黨贏取了一月十六日的「兩合一」選舉,再次實現了政黨輪替。如果說,二零零零年的那一次政黨輪替,陳水扁的得票率尚只是百分之三十九,而且廣義上的泛藍陣營牢牢控制「立法院」,民進黨政權仍然受到束限的話,那麼,今次蔡英文本人的得票率達到百分之五十六,民進黨「立委」議席也已過半,「立法院」正副院長首次由民進黨人出任,真正實現「完全執政」,因而大陸對台政策不能不根據此情況進行適應性的調整。但由於蔡英文的「五二零」講話尚未出籠,因而也就只能重申一貫政策,細節性的調整,還要等到「五二零」之後。
   因此,昨日俞正聲工作報告的涉台內容,沒有重大的調整,只是局部的調整。其中體現在三個方面,一是不再提「一個中國原則」和「兩岸一家親」,而是強調「九二共識」和反「台獨」的政治基礎;二是全國政協的對台交流合作對象,從去年的「黨派團體、民意代表」,轉變為今年年的「社會組織和團體」;三是對已經開展的面向台灣青少年交流,增加了「體驗式交流」的具體定位,並提出針對在大陸就讀台灣學生的就業情況開展調查研究。
  值得注意的是,俞正聲昨日就像他在不久前主持全國對台工作會議時,未提「繼續推進兩岸協商談判」一樣,也未提到兩岸協商。這當然符合禮制及邏輯,因為一方面全國政協並不擔負兩岸協商的任務;另一方面更重要的是,蔡英文至今仍未承認「九二共識」,而且還需等待她的「五二零講話」,觀察她是否能務實理性,接受一九九二年香港協商及後續電函達成共識的事實。
   實際上,正如國台辦主任張志軍在「習馬會」後,對民進黨所喊話的「只要承認九二共識的歷史事實,認同其核心內涵(即可)」那樣,只要蔡英文在「五二零講話」中,對「九二共識」可能採取「手中無劍,心中有劍」的態度,就可以不計較她仍然不肯承認「九二共識」的名詞稱謂,但只要她承認了「九二共識」的核心內涵,就是一個進步。不管這進步的程度、質度如何,這種微妙的轉化都值得鼓勵,都有著「促量變為質變」的前景可能,值得盡一切可能促使她向「九二共識」的實質內涵靠攏。
    從毛澤東到習近平,都有「大統戰」的政治智慧和藝術,緊緊抓住一切有利因素,並將消極因素化為積極因素,擴大團結範疇,運用團結一切可以團結力量的原理,甚至運用「聯合次要敵人,打擊主要敵人」的統一戰線策略,就能取得鬥爭的勝利。因此,倘能按照習近平主席的有關論述,不管蔡英文以前是什麼立場態度,只要現在及今後能夠承認「九二共識」,就向前看,不糾纏於過去,從而審時度勢,既堅持原則又靈活調適,利用其「執政唔衰得」的心理,將其爭取過來。
  但蔡英文似乎是仍未有參悟通透,突然要兼任民進黨主席。這不單止是關係到政治誠信的問題--因為她曾說過,倘「立委」議席過半就不兼任黨主席,也因為她曾批評過馬英九兼任黨主席是「黨國體制」,更重要的是,在今後的實際操作中如何解套?--倘不兼任黨主席,就可在一定角度上,做一個超脫的「全民總統」,不受民進黨「台獨黨綱」的束縛。但在兼任黨主席後,她就有了雙重身份,要在行政層面落實「中華民國憲政體制」,「維持現狀」,卻在黨務層面受到「台獨黨綱」的限制,自相矛盾,自縛手腳,要想維持兩岸關係發展,要想繼續進行兩岸協商,難!
  或許,蔡英文會自欺欺人,聲稱按照「後法優於前法」的原則,「台獨黨綱」已經被《台灣前途決議文》所替代。但問題是,民進黨後來又通過了完全體現「一邊一國論」的《正常國家決議文》,按照「後法優於前法」的原則,《正常國家決議文》也已經「凍結」了《台灣前途決議文》。就此而言,對要維持兩岸關係現狀的蔡英文而言,兼任黨主席並非是最佳的抉擇。
  當然,蔡英文在兼任黨主席之後,倘能夠充分利用其目前的聲望和聲勢,主持民進黨「全代會」,通過充分體現「中華民國憲政制體」、「兩岸同屬一個中國」的《中華民國決議文》,就可以「後法優於前法」的原則,「凍結」掉《正常國家決議文》,並宣示「九二事實」,相信她的「維持現狀」願景,就將能得到實現。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6-03-04 04:40:54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