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定位固為難行事,內容更是大問題

  盡管曾在「扁政府」時期擔任「陸委會」特任副主委,現在又被「報派」為「小英政府」的「陸委會」主委的桃園市副市長邱太三,正在銜蔡英文之命,負責在民進黨智庫與黨團意見之間,整合出符合「中華民國憲政體制」的《兩岸協議監督條例(草案)》,並將於下周二正式作為「民進黨版」提交「立法院」,而民進黨「立法院」黨團總召柯建銘也聲稱「民進黨版」的「兩岸協議監督條例草案」「符合憲法」,但仍有個別民進黨「立委」繼續提交「兩國論版」的「兩岸協議監督條例草案」,包括民進黨「立委」李俊俋提案的《台灣與中國締結協議處理條例草案》、民進黨「立委」尤美女提案《兩岸協定締結條例草案》(儘管在標題上是使用「兩岸」一詞,但卻同時又採用通常適用於國際間協約的「協定」一詞,而非區際間的「協議」,而且其內文第一條聲稱「條例所稱之兩岸協定,指台灣『中華民國』政府與大陸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之間,直接或委託法人、團體或其他機構協商,所簽署之書面文件、共同公布之紀錄、或發表之聯合聲明,及其增補修正。」因而實質上仍然是「兩國論文本」 )等,並已於昨日上午的「立法院院會」處理報告事項案中,將之聯同「時代力量」黨團提交的《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締結協議處理條例(草案)》,民進黨“立委”李俊俋提案的“台灣與中國締結協議處理條例(草案)》一道,交付內政委員會審查。
  至於民進黨「新科立委」、蘇貞昌的女兒蘇巧慧所擬《台灣與中國締結協議處理及監督條例(草案)》,則來不及在本周「院會」排案前送抵,將於下週「院會」處理。 此外,民進黨「立委」李應元所提的《兩岸協議監督條例(草案)》,則已於上周交付委員會審查。
  這情勢頗為緊急及荒唐,眼看就要衝擊蔡英文「維持中華民國憲政體制」的政治承諾。而這也正是蔡英文不怕撕毀政治誠信,寧願「自打嘴巴也要兼任黨主席的原因之一,因為民進黨的「立委」多是「自走炮」,確實需要具有權威的領袖將之管住。否則就將「亂曬大籠」,甚至是各派系互相砍伐得見骨見血。
  這事態當然也驚動了黨高層。昨晚柯建銘就奉蔡英文之命,與黨團個別提案「立委」進行溝通,最後達成共識,並由柯建銘發出「新聞稿」聲稱,民進黨黨中央與黨團兩岸小組將在最快時間內會商,提出「民進黨版」的「兩岸協議監督條例」。已經交付委員會的個別「立委」提案,待「黨版」提出後,於審查時將尊重「黨版」,以「黨版」為主,未來黨團個別「立委」關於「兩岸協議監督條例」的提案,希望與黨團兩岸小組討論以進行協調整合。
  從種種跡象看,盡管有個別民進黨「立委」仍在搞小花樣,但只不過是「暴衝」,突出自己而已,到頭來還得乖乖地服從黨團的安排,回到「憲政體制」的「黨版」,亦即符合《兩岸關係條例》定位的《兩岸協議監督條例(草案)》,不敢亂造次。否則,倘因此而受到黨紀處分,並不是好玩的。因此,在民進黨「立委」方面,應是不會存在「兩國論版」「兩岸協議監督條例」法案的問題。
  至於國民黨方面,站在其「政憲」立場,當然是支持「兩岸版」的「兩岸協議監督條例」。但面對這個已經不是由「馬政府」提請的「行政院版」法案,而是由民進黨黨團提交,可能會不服氣。但又不能予以否定,否則就將「自毀長城」。不過,對於其中的一些被形容為「不協議條例」的內容,如「公投」、追究參與談判者刑責等,則會在審查過程中予以抵制。
  「時代力量」黨團未能與民進黨黨團「喬」到內政委員會的名額,應是在內政委員會審查各個版本的「兩岸協議監督條例」時,被拒之於門外,更難以為其「兩國論版本」「保駕護航」。但倘內政委員會審查未能取得共識,付交朝野黨團協商,「時代力量」黨團則將會拒絕在草案上簽字,上演「少數挾持多數」的戲碼。
  最為可笑的是,「時代力量」黨團所提交的法案,將兩岸定位為「國與國關係」,但昨日卻又同意「院會」將之交付內政委員會,而不是「外交及國防」委員會審查。此顯示,「時代力量」黨團心虛膽怯,一方面為了死保「太陽花學運」的面子,必須死抱「兩國論版」的法案,但另一方面卻又明知「兩國論版」的法案塞礙難行,因而又不敢真的在立法議事程序及技術上,將其當作為規範「國際協約」的法案。因此,這是充分暴露了「時代力量」在鼓吹「台獨」時,其實是色厲內荏,虛張聲勢。
  其實,「時代力量」黨團即使是「來真的」,也將過不了立法技術這一關。因為「立法院」已於去年六月十二日三讀通過專門規範國際協約的《條約締結法》,並於七月一日公佈施行。既然「時代力量」將兩岸間所簽署的協議視為「國與國間協約」,直接適用《條約締結法》就是了,何必多此一舉,再搞一個《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締結協議處理條例(草案)》?就此而言,就連「時代力量」也不得不承認,兩岸協議是區際協議,是屬於一個國家內部的協議。因而可見「時代力量」的「台獨」理論之荒謬。
  「定位固為難行事,內容更是大問題」。「立法院」朝野黨團即使能解決「兩岸協議監督條例」的問題定位,回到「兩岸」的「憲政體制」,其內容還有不少窒礙難行的問題,使之成為「不協議條例」。  
  一、昨日交付內政委員會審查的三個法案,都要求在於大陸進行談判前,應向「立法院」報告,事後送「立法院」審查。倘果如此,每場談判尚未開始,台灣方面的「底牌」就已經在向「立法院」報告時宣諸於天下,在談判過程中就只能是陷於被動,喪失討價還價的籌碼。實際上,陸委會和海基會的前線談判人員,是十分重視談判策略及技巧,並極為注重保守秘密的。否則,就不會攪出個「張顯耀案」來了。
  二、談判人員的刑責問題。「尤美女版本」主張,「行政部門相關人員,若違反報告義務或未經立法院同意,即進行或委託進行兩岸協定之協商者,立法院得移送監院處理,若損害中華民國台澎金馬人民對中華民國台澎金馬主權者,以外患罪論處七年以上有期徒刑。」「時代力量版本」也有類似的主張。對此,陸委會主委夏立言昨日在「立法院」接受質詢時就坦言,如果要把「喪權」這個帽子加進去,沒人敢代表「政府」去談判。「行政院長」張善政也指出,公務員為「國家」談判,不應該被當成犯罪嫌疑人。
  三、「公投」。即使是談判成功並簽署了協議,倘付諸「公投」未獲得通過,就得被推翻否決。而台灣「公投門檻」之高,根本就無需進行談判了,因為簽署了協議也將是廢約一紙。
  有這樣的「不協議」條款,即使是蔡英文承認「九二共識」,具有進行兩岸談判的政治條件,大陸海協會也不願接受此侮辱條件,坐下來談判。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6-03-05 04:44:06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