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宋楚瑜要借蔡英文之手實現最高綱領?

  隨著「五‧二零」的逐漸接近,蔡英文開始其「政治領袖請益之旅」。首位「請益」的對象,是親民黨主席宋楚瑜。據說,會面的地方不是在親民黨總部,而是在其旁邊的長榮飯店,除了是場地的考量之外,就是將「請益之旅」的定位,標定為蔡英文拜訪宋楚瑜,而非民進黨主席與親民黨主席之間的關係。可見宋楚瑜在蔡英文的眼中,就如其所言,是政壇長輩,值得請益。
   當然,蔡英文首位拜見的政治領袖是宋楚瑜,而非目前仍然是「總統」的馬英九,除了馬英九即將要出訪的客觀因素之外,蔡英文將宋楚瑜視為主要政治盟友的主觀因素也不能忽視。盡管說,在意識形態上 「時代力量」才是民進黨的主要政治盟友,但正因為「時代力量」與民進黨都是位於政治光譜的左端,因而在形象上的重疊性較高,所能起到的加疊效應不大,相反因為「時代力量」是屬於獨立特行的「新獨派」,將會對蔡英文所需要扮演的「維持現狀」角色產生嚴重的干擾作用;而親民黨則號稱「泛藍政黨」,但倘能與民進黨合作,則將能對政壇和社會產生強大的欺騙作用。因此,在未來的四年內,民進黨選定了親民黨作為其最主要的政治盟友。
  蔡英文的「請益之旅」首先拜訪宋楚瑜,還有一個原因,就是感謝宋楚瑜本人和親民黨對蔡英文和民進黨的支持。儘管說,民進黨之所以能夠在「總統」大選和「立委」選舉中取得佳績,主要原因是馬政府的政績欠佳,及馬英九的行事作風乖張,令到廣大的國民黨支持者極為失望,從而「含淚不投票」,但毋庸置疑,近年來宋楚瑜及其領導下的親民黨猛烈「打馬」,也在客觀上加重了民進黨「國民黨不倒,台灣不會好」宣傳攻勢的效力。何況,在「立法院」的朝野攻防戰中,親民黨黨團往往與民進黨黨團組成聯合陣線,已經根本不屬於泛藍陣營,讓民進黨黨團得以所向披靡,加快了國民黨倒台的力度和速度。而在「總統」大選過程中,蔡英文尚未獲得絕對優勢之時,宋楚瑜借口國民黨提名洪秀柱而再次跳出來參選,在客觀上也是幫了蔡英文的大忙。更難得的是,宋楚瑜在競選過程中,只打馬英九,不罵蔡英文,也為蔡英文爭取到不少中間和淺藍選票。因此,「請益之旅」首先向宋楚瑜「請益」,實際上就是「謝恩之旅」。
  由於在競選過程中,蔡英文曾經說過當選後將會組建「聯合政府」,不會「整碗捧去」,而宋楚瑜也曾拋出組建「大聯合政府」的訴求,因而人們對昨日「蔡宋會」的主要關注焦點,就是會否進行「民親合作」?實際上,在選前,政壇上曾經盛傳,蔡英文為了避免重蹈馬英九政績欠佳的覆轍,將會邀請宋楚瑜出任「行政院長」;或是退一步,為了能在拒絕廢除「台獨黨綱」和承認「九二共識」的情況下,爭取大陸方面仍然同意進行兩岸協商,將會充分利用宋楚瑜與北京的良好關係,委任他為海基會董事長。
  而宋楚瑜本人,則對這兩個職務都抱有高度興趣和期待。實際上,他曾長期埋怨「有為者無位,有位者無為」,尤其是埋怨馬英九在二零零八年當選「總統」後,未有委任他出任「行政院長」,以至造成其後期天怒人怨的局面,咎由自取。因此,倘蔡英文能委任他為「行政院長」,必會做出一番成績,一定能把馬英九「比下去」,足以證明他看不起馬英九並非是「瑜亮情結」。倘是出任海基會董事長,也能證明他的政治能耐,可以說服中共放下其一貫的基本政治立場。
  然而,儘管在競選過程中,蔡英文由於曾經對自己的選情仍未有百分百的把握,曾提出「組建大聯合政府」。這除了是為了最大化地吸取選票的考量之外,也是擔心自己的得票率和民進黨的「立委」議席均未能過半,執政可能會不順利,因而需要借助同盟軍的力量。但豈料後來自己的得票率和民進黨的」立委」議席均能過半,這就再也不存在組建「大聯合政府」的需要了。何況,民進黨內也有雜音,自己拼了老命奪回來的江山,為何要讓他人來分享?尤其是在「行政院長」人選已經鎖定了林全,而海基會董事長也在「新潮流系」的洪其昌和「謝系」的謝長廷之間爭個頭崩額裂的情況下,又怎會讓外人染指?
   何況,儘管親民黨與國民黨結下了怨仇,但在意識形態尤其是「國家」定位方面,卻又基本相似,亦即親民黨的意識形態尤其是「國家」定位,與民進黨的分歧差異巨大。在此情況下,倘宋楚瑜被委任為「行政院長」,由於其職能是傾向於經濟建設,尚可求同存異;但海基會是處理兩岸關係,這與「國防」、「外交」一道,是屬於「總統」親自掌握的一個政務範疇,由於宋楚瑜與蔡英文的政治取態差異,必會產生衝突矛盾。
  正因為如此,昨日宋楚瑜對蔡英文說,他不要任何職位。畢竟他已經七十四歲,精力和體力都將難以勝荷繁重的政務;而且他的施政經驗是屬於二十多年前的,也已與現實脫節,未必能應對當今的複雜局面。
    然而,宋楚瑜仍然有求於蔡英文,那就是希望能為親民黨的兄弟們安排位子。實際上,這些子弟兵都是當年跟隨他從國民黨中出走,絕對不能虧待他們。但自己即將要退出政治舞台,再也無法以「母雞帶領小雞」的方式拱送他們上壘,因而希望民進黨能高抬貴手,安排親民黨的子弟兵。因此,昨日的「蔡宋會」在互贈禮物時,宋楚瑜送給蔡英文的是雲林的橘子,並意有所指地表示,橘子代表親民黨,相信未來在蔡英文的新局中,裡面一定有「橘」,就是「拜託」之詞。
  但宋楚瑜的戰略目標並非那麼簡單,他的「最低綱領」是要把馬英九拉下馬,把國民黨趕下台,這已經達到。但他的「最高綱領」是要徹底摧垮國民黨,則目前仍然未能達到。因而必須借助民進黨之力。而恰好民進黨最近拋出「正義轉型」的口號,其中一項內容就是清算國民黨黨產,這正合宋楚瑜的心意,因而一拍即合。
  但卻又多麼的諷刺。昨日宋楚瑜向蔡英文展示的兩本珍藏書籍,其中一件是其父親在一九四九年率領「國軍」部隊渡台的流水賬,這些就正是黨產的原始資本之一。也就是說,如果沒有國民黨的黨產,就沒有宋楚瑜的今日。但他卻要清算國民黨黨產,這豈非是忘恩負義,「過橋抽板?這樣的陰暗心理,雖然符合民進黨的利益,但在道德上,可能連民進黨人也不屑。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6-03-10 04:55:21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