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從報派「小英內閣」名單說開去

  《自由時報》再顯神威!蔡英文當選「總統」後,政壇和媒體一直在競猜「小英內閣」的具體人選,而馬政府在於民進黨政權交接小組接觸時,也催促「小英團隊」盡快公佈「小英內閣」的人選,以便於馬政府的各部會與「小英內閣」各部會的候任人選對口交接。但蔡英文可能是擔心過早宣布「總統府」、「行政院」的據位人名單,將會造成種種不利狀況,因而仍是施展其「拖得就拖」及模糊應對「絕技,就連基本上是「板上釘釘」的林全出任「行政院長」,也不願證實。但通常能夠精準預測或報導民進黨內情的《自由時報》,昨日卻正式爆料,蔡英文已經敲定林全出任「行政院長」並組閣,邱太三為新任「法務部長」,曹啟鴻為未來的「農委會主委」,張景森和林萬億則可望雙雙出任「行政院政務委員」。
     隨後,各家媒體也紛紛跟進,「百家齊放」地「報派」其餘民進黨新貴名單。綜合起來大致如下:「國安會」秘書長由邱義仁「回鍋」,倘「喇叭」樂意此安排,吳釗燮出任「總統府」秘書長,反之則出任「國安會」秘書長,而「總統府」秘書長則改由葉菊蘭「回鍋」出任。黃志芳、劉建忻可望出任「總統府」副秘書長,詹志宏可能出任「總統府」辦公室主任,傅棟成規劃任「國安會」諮詢委員。
   林錫耀出任「行政院」副院長,陳文政和李文忠將出任「國防部」副部長。「財政部長」為朱澤民,「經濟部長」為龔明鑫(或任「國發會」主委),「金管會」主委為施俊吉,「環保署長」田秋堇,謝長廷任「駐日代表」。
  以上人事為民進黨員或親近民進黨的人士。但也有「報派」消息說,蔡英文為穩定兩岸關係,兌現「維持現狀」的政治主張,將會留任陸委會主委夏立言、「國安局長」楊國強、「警政署長」陳國恩。不過,「調查局長」汪忠一因偵辦「張顯耀洩密案」搞出個「大頭佛」,而不獲留任,將由副局長林鈴蘭升任。
  二零零二年一月底,陳水扁決定改組「內閣」,由游錫堃接任「行政院長」。當時各部會首長的名單,就是由《自由時報》逐日爆料,竟然一「爆」一個準。這再次顯出「《自由時報》很中央」的神威,——在李登輝時期,《自由時報》幾乎成了李登輝的「機關報」,李登輝的許多想法都是由《自由時報》率先報導,作為國民黨機關報的《中央日報》反而失去應有的優勢;相反,由於《中央日報》的採編人員大多是外省人或其後代,因而與已經暴露「台獨」真面目的李登輝貌合神離,言論多元,甚至批評李登輝,而被人們將之與「《自由時報》很中央」相對應,曰:「《中央日報》很自由」(當時另外一個對子,是「《聯合報》很中國,《中國時報》很聯合」,意即《聯合報》的「大中國」意識極為強烈,《中國時報》的言論則相對較為多元)。
  陳水扁上台後,《自由時報》就真正儼然以「扁政府機關報」的形象出現,因而獲得了「游內閣」的準確名單。這就害得其他各家媒體尤其是被民進黨刻意「封殺」的《聯合報》,都集中最強人馬來進駐「總統府」,希望也能獲得「游內閣」陸續決定的名單,及「總統府」的新聞資料,就是擔心會「獨漏」。直到馬英九上台後,《自由時報》的這個壟斷優勢才嘎然失去。現在,民進黨將再次執政,《自由時報》又將成為「小英政府」的「機關報」,昨日在報導「小英組閣」方面,就牛刀先試,小露鋒芒。
  但今次仍有所不同,可能由於蔡英文尚未就職,那些「報派」消息就並非由「總統府」漏出,因而就呈現「百花齊放」,各家媒體都有自己的「報派」職務發表,《自由時報》也未能壟斷所有資源,只是「武昌起義——打響第一槍」而已。當然,正因為是大家都擔心「執輸行頭,慘過敗家」,像當年《聯合報》那樣「獨漏」消息,因而「聽到風就是雨」,「撿到籃裡就是菜」,不管消息來源真偽,先行「爆料」後再說。因而就可能會在「有所本」的基礎上,亂猜一頓。比如,在報導了將出任「行政院政務委員」,出任負責年金及長照事務的林萬億,「證實」將邀請宋楚瑜加入「年金改革委員會」之後,隨即又有報導說,林萬億澄清沒有邀請宋楚瑜,「人家是黨主席耶!」
  這就顯出某些「報派」消息頗為荒謬。實際上,宋楚瑜曾對蔡英文「籌組大聯合政府」抱有高度期待,覬覦「行政院長」之位;在得知此位子是非林全莫屬之後,又退而求其次,爭取海基會董事長。而今卻說是參與「年金改革委員會」,這簡直是侮辱了宋楚瑜?何況,金融並非是宋楚瑜的強項,甚至可能是一竅不通。讓他進駐這樣的機構,如果不是要故意「踏低」他,就是要以一個專業不對口並較為邊緣化的機構,困住雄心勃勃的宋楚瑜。
   而「深藍」的夏立言獲得留任現職的消息,儘管人們認為這是蔡英文的權宜之計,尤其是原先「報派」將改任「法務部長」後,頗有可能,但卻也充滿疑狐,擔心將會引發兩種負面後果:其一是重蹈馬英九當選「總統」後,將最重要的「陸委會」主委奉送給「敵營」台聯黨的賴幸媛,引發國民黨內一片嘩然,不少人說「打生打死」竟然是為他人作嫁衣裳,因而導致開始怨懟馬英九的覆轍;其二是也可能會重演由於賴幸媛的意識形態與國民黨相距甚遠,因而根本無法執行馬英九的兩岸政策的一幕,只不過是情形卻恰好相反,夏立言信奉「九二共識」,並可能會「習慣成自然」地將之貫穿於業務之中,而蔡英文則持相反態度,使得兩人衝突不斷,難以合作下去。
  其實,即使是留任夏立言,也並不一定就能繼續「張夏會」,及繼續進行兩岸協商並簽署協議。因為關鍵不在夏立言,而是蔡英文。只要她不承認「九二共識」的核心內涵,即使是夏立言有多熱忱,也是枉然。
  何況,倘蔡英文果有如此安排,可能會得失能夠以其「憲法一中」理論為民進黨緩頰的「謝系」,因為「謝系」對陸委會主委已是虎視眈眈,希望由童振源出任,尤其是在主要對手邱太三改任「法務部長」後,「謝系」志在必得。
  更令「謝系」始料不及的是,「報派」消息竟讓謝長廷出任「駐日代表」。本來,謝長廷曾在日本留學,以其語言及人脈背景,當然是有其便利之處。但問題是,一來謝長廷曾任「行政院長」和民進黨主席,也曾分別參選正副「總統」,要他出任此職是「委屈」了他;二來謝長廷的抱負是在兩岸關係,至少也是海基會董事長。而要他遠離兩岸關係的陣地,是否對在「總統」大選過程中,就兩岸政策幫了蔡英文大忙的謝長廷實施「過橋抽板」?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6-03-14 05:03:56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