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且看組閣名單能否體現完全執政完全負責

  蔡英文在當選並成為「總統」候任人已經兩個月後,但距離正式宣誓就任「總統」還有兩個多月的今日,將會正式宣佈出任「行政院長」人選,並陪同民進黨的「行政院長」候任人林全召開記者會,闡述選擇林全的幾個理由,包括兩人有長期默契、林全對團隊施政理念清晰、溝通協調能力良好等。而林全也將發表談話,並接受媒體提問。
    按照慣例,「總統府」的首長及幕僚,及屬於「總統」專有職權的「國安」系統,包括「國安會」及其屬下的情治機構、「外交部」、「國防部」、「陸委會」等部會的首長人選,可能是由蔡英文直接宣佈,其餘「行政院」各部會的首長,如「財政部」、「經濟部」、「國發會」等財經首長,蔡英文則將尊重林全的意見,讓林全尋找可以相互配合、有默契的合適人選,並由林全宣佈。
  馬英九誤判形勢,以為「總統」大選捆綁「立委」選舉可以充分發揮「母雞帶小雞」的作用,讓國民黨的「總統」候選人可以催熱黨籍「立委」候選人的選情,因而以「節省社會和財政成本」為由,將「總統」大選與「立委」選舉合併進行。然而,「憲法」規定,新一屆「立委」必須在二月一日報到就職,因而這就決定了「二合一」選舉必須在一月中旬進行;而「總統」卻是在五月二十日宣誓就職,因而過去是在三月下旬進行「總統」大選,但在與「立委」選舉合併進行的情況下,就只得提前兩個月在一月中旬進行,這就導致「總統」候選人當選後,距離其宣誓就職有了漫長的四個月「空窗期」。倘是連任,就沒有什麼問題;但倘是政黨輪替,問題就大了。
   本來,這正好是給蔡英文一個較佳的機會,讓她可以在四個月內,慢慢「揀蟀」,思考如何組建一個既可以與自己充分合作,又具有業務能力及魄力的執政團隊,具體落實自己在競選時提出的政綱和承諾。應當說,她比陳水扁幸運得多,其一、陳水扁是在「有希望而無信心」的情況下當選的,如果不是「興票案」爆發,陳水扁還得再等四年,但想不到李登輝弄巧反拙,為阻擋人氣高漲的宋楚瑜當選而拋出了「興票案」,讓陳水扁「冷手執個熱煎堆」意外當選(其實更可能是刻意「放水」),因而陳水扁的「組閣」就顯得很倉促;而蔡英文的選情卻是一路領先,早就知道自己可以篤定當選,因而在競選期間就可以「分心」去思考「組閣」的事宜。其二、陳水扁當選是民進黨首次執政,這使得此前長期扎堆草根,並擅長於街頭鬥爭的民進黨,欠缺執政人才;而蔡英文則佔盡優勢,在民進黨曾執政過八年的背景之下,既有現成可用的前政務官,也有不少在「扁朝」期間依附民進黨的專家學者可用,卸任縣市長更具有豐富的行政管理經驗。其三、陳水扁當選時,面對美國因對民進黨「台獨黨綱」的疑慮,而向其施加「四不」的強大壓力;而蔡英文是在一帆風順的情況下當選的,盡管北京仍然堅持「九二共識」的核心內涵,但她卻在沒有調整政策的壓力和動力的情況下,可以繼續施展其「空心菜」策略,好整以暇。
  因此,蔡英文曾經不急於「組閣」,遲遲沒有公佈「閣魁」人選,更沒有公佈「內閣」名單。據說,她是要與馬英九玩「諜對諜」的遊戲,避免讓馬政府的現任各部會首長,給蔡英文的對口準政務官人員「使絆」。另外,也擔心「內閣」名單公佈後,媒體追問未來各部會首長的施政理念及具體行政措施,但由於他們尚未就任,並不了解將要主管的部會的實際情況,難以發揮,甚至可能發生錯漏而被媒體「修理」,尚未就職就官威折損。因此,在政權交接小組的會議上,雖然馬政府一再以方便對接為由,要求民進黨一方提供對口人員實際上是相關部會候任首長的名單,但卻遭到拒絕。
  因此,據說蔡英文預定的計劃,是在四月間才公佈「內閣」名單。這就是「遲唔會遲,早唔會早,時間啱啱好」,馬政府要「使絆」也起不了作用,媒體追問也因各政務官候任人已經作了充分的蒐集資料準備也有了學校信心。
  但為何現在又提前了呢?或許,是蔡英文信心滿滿。不用再擔心馬政府「使絆」;也或許,是林全在幾經推辭之下終於答應出任「行政院長」,蔡英文要「生米煮成熟飯」,及時公佈使其無法反悔;更或許,蔡英文是遇到了另類壓力,意想不到在「馬政府」的最後期,當然出了個形象和口碑均甚佳的「行政院長」張善政,因而有呼聲要求蔡英文委任張善政作「行政院長」,甚至連個別民進黨人也予以附和,蔡英文必須快刀斬亂麻消除此「雜音」,為林全的「組閣」及順利走馬上任創造較佳的輿論環境。
  但不管蔡英文的思維定勢如何,她都必然會面臨各種已經意料到或是尚未意料到的問題。其一,既然是完全執政,就必須完全負責。然而,卻又並未擁有可以完全負責的內外條件。首先在民進黨內,那些「立委」竟然不顧她在競選期間作出的各種承諾,為急於表現而「暴衝」,提出各種奇離古怪的法案,甚至是宣揚「兩國論」的「兩岸協議監督條例草案」,衝擊她的競選諾言,並讓人產生她能否駕馭民進黨的疑問,這也正是她不得不被迫撕毀自己的承諾,兼任黨主席的原因。其次,「台獨」勢力提前跳出來搗亂,如辜寬敏等就聲稱無須制定「兩岸協議監督條例」。因此,蔡英文的「完全執政」,首先就應該「搞掂」民進黨內。
  其二、蔡英文仍然抱有僥倖心理,以為她對「九二共識」實施的「抽象肯定,具體否定」策略,可以糊弄北京和華府,這勢必遭到北京的堅決抵制,使她在就職後的「蜜月期」可能會消失得比預期要早得多,「維持現狀」的願景將難以實現,不但是兩岸協商停頓,兩岸事務主管官員會晤機制嘎然中斷,而且還將會出現「斷交潮」,不獲世界衛生組織等國際組織邀請列席其會議。
  當然,蔡英文的條件是較佳的,在競選期間,她就組織了兩個班子,一是競選團隊在前線打拼;二是「影子內閣」,由林全領導新境界文教基金會,邀集各方人馬,根據政務範疇分為十八個(或更多)小組,研擬政黨輪替後的政策措施,這並非是陳水扁「國家藍圖」的學術論文式的,而是具體實務操作式的。林全的一些財經閣員,可能就是從中挑選。即使不是部會首長,也將會是部會首長的重要助手或幕僚。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6-03-15 05:21:50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