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民進黨臨全會將沒有新「決議文」提案

  蔡英文在五月二十日「登基」之前,將於四月九日主持一次民進黨臨時「全代會」。對此,曾在「扁朝」出任「國安會」副秘書長的江春男,以其更為人熟悉的「司馬文武」筆名,在其報章固定專欄撰文獻計,倘是蔡英文感到凍結「台獨黨綱」有困難,不如以蔡英文的主張為基礎,通過一個新的決議案,以取代舊案。不過他又指出,這需要看兩岸情勢的演變和台灣民意走向,以及小英的治國能力,現在言之太早。。
   這是出於對蔡英文能夠順利治島理政,民進黨能夠實現長期執政,兩岸關係能夠平順發展的好意,但看來並不容易。除了是在政治上「窒礙難行」,及民進黨在沒有處理「台獨黨綱」的情況下,就輕易實現了「總統」得票率和「立委」議席雙過半,因而不存在制定新「決議文」的必要性和迫切性之外,在技術操作上也面臨具體困難。其一、這次「臨全會」的任務簡單,僅是為了配合蔡英文既要兼任黨主席,又要因應民進黨即將「完全執政」的需要,落實蔡英文在選舉中的承諾,包括「國會改革」中的「議長中立」訴求的需要,專門為修改黨章而召開,並不打算觸及黨綱,更不會討論和通過新的「決議文」,亦即只是技術問題,而不是政治問題。實際上,當年要制定並通過《台灣前途決議文》或《正常國家決議文》等「決議文」,就醞釀了好幾個月的時間,而現在卻連風聲都沒有。何況,去年九月民進黨第十六屆二次全代會」,就沒有處理黨代表在上一次「全代會」提交的「凍結台獨黨綱」提案,及與之「對著幹」的「明確台獨時間表」提案,以及「中間落墨」的「台海發展決議文」提案。現在民進黨已經實現了「完全執政」,就更沒有必要制定新的「決議文」了。
  其二、按照民進黨黨章規定,凡是建議對黨章黨綱進行修改的提案,包括涉及黨綱的「決議文」提案,必須在「全代會」召開的一個月之前連署提案。而這次「臨全會」在四月九日召開,若是要修改黨章黨綱及制定「決議文」,就必須在三月九日之前提出提案。但在這個期限的之前和之後,民進黨中央都沒有收到任何與之相關的提案。有權提交提案的中執會,在「臨全會」召開前的最後一次中執會也沒有討論通過任何提案。這就決定了今次「臨全會」不會討論和通過任何與黨綱有關的提案,包括「決議文」提案。
  但民進黨的「台獨黨綱」,對民進黨政權的治島理政,對民進黨的長期執政願景,卻是一個繞不過的重大障礙。現在蔡英文不能也不敢承認「九二共識」,就是因為「台獨黨綱」是民進黨的其中一個「神主牌」;民進黨倘拋棄「台獨黨綱」,就不是民進黨,而是與國民黨相重疊了。當然,國民黨現在因為受到選票壓力,正在逐步向民進黨靠攏中,但民進黨卻明顯地不願向國民黨靠攏。
  蔡英文又不能「光明正大」地宣稱堅持「台獨黨綱」。為此,她拋出了一個理論,就是按照「後法優於前法」的原理,《台灣前途決議文》已經凍結了「台獨黨綱」。
  倘此論述是在二零零七年九月之前提出,確實是有一定的道理。因為在此之前,確實是《台灣前途決議文》以「後法優於前法」的原理,「凍結」了「台獨黨綱」。但問題是,二零零七年九月的「全代會」,在時任黨主席的游錫堃的堅持之下,又通過了《正常國家決議文》。而這個《正常國家決議文》,又以「後法優於前法」的原理,取代了《台灣前途決議文》。此後民進黨的黨綱,是「正名制憲」及建立「正常國家」,《台灣前途決議文》已經失效,被「凍結」掉。蔡英文的法學博士雖然是國際貿易法專業,但好歹也是法學,應該知道這個原理。何況,游錫堃至今仍然在嘮叨著「正常國家」。
  其實,游錫堃《正常國家決議文》草案的初稿更「獨」,只不過是當時已獲民進黨提名為「總統」參選人的謝長廷,擔心將會影響他的選情,予以抵制;而陳水扁也有同感,並擔心倘因此而導致謝長廷落選,馬英九勢必會籍著他的貪腐案實行「趕盡殺絕」,因而向游錫堃施壓,減輕了其「獨性」,並強度關山通過。
  但《正常國家決議文》的提出,是將《台灣前途決議文》完全推翻,甚至比「台獨黨綱」更加「台獨」。實際上,《正常國家決議文》的十大主張是:一、台灣是「主權獨立的國家」,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國)互不隸屬,互不治理。二、任何有關「獨立」主權的變更,必須經由台灣「公民投票」方式決定。三、「國號」應正名為「台灣」。四、台灣是「共同的國家認同」,此一認同應建立在公民意識的基礎上,並尊重各族群與新舊移民的多元文化認同。五、應以「台灣」的名義加入包含聯合國、世界衛生組織等國際組織。六、應積極與世界各國(包括中國)建立「外交」關係,並致力於「台中關係正常化」。七、盡速制定一部台灣「新憲法」,破除「憲法一中」迷障。應明訂台灣「國家」名稱與「領土」範圍,以符合「現狀」,並徹底擺脫「中華民國」體制的後遺症。八、積極推動「台灣」正名,全盤檢討法律體系、政府機關與公營事業的名稱與法律用語。特別是在國際組織與正式「邦交」關係,應以「台灣」作為文件與活動的名稱。九、全面推動「轉型正義」,平反並調查政治事件的真相,追討國民黨不當黨產,並改善因威權統治所遺留的語言與文化歧視、資源分配不公、與特定族群或階級的不公優惠福利政策。十、推動以台灣為主體的教育與文化,提倡母語教育,加強台灣歷史的認識以提升「台灣認同」。
  因此,蔡英文無視民進黨後來又通過了《正常國家決議文》的事實,仍然祭出已經被其凍結了的《台灣前途決議文》,作為法學博士來說,實在是其法理學專業不及格。
  正因為如此,民進黨內有一些務實派,為了解決此問題,先後提出凍結「台獨黨綱」或《台海和平決議文》提案,但另有黨代表進行反制,提出維護「台獨黨綱」的提案。可能是尚未經歷過黨內派系鬥爭及重大矛盾衝突的蔡英文,擔心駕馭不了兩案並陳時的激烈衝突局面,因而在主持「全代會」時,以時間不夠為由,將兩案均送交中執會處理;在下一個「全代會」舉行時,更是為了迴避矛盾,索性不安排會議討論議題,把凍結或維護「台獨黨綱」的爭論壓了下去,從而堵死了兩種可能的發展前路。
  不過,仍然有一些中生代黨代表醞釀研擬《中華民國決議文》,在凍結或維護「台獨黨綱」爭論中,來個「中間落墨」,但稍向「中華民國憲政體制」傾斜。既然蔡英文說是要維持「中華民國憲政體制」的現狀,就應考慮接受這個《中華民國決議文》,即使趕不上四月的「臨全會」,也應在一、兩年內推動實現。
   不過,可能仍難被北京所接受。因為北京對「九二共識」的底線,是「兩岸同屬一中」,而《中華民國決議文》卻是主張「中華民國」的領域僅及於台澎金馬,亦即與大陸割裂開來,是典型的「中華民國是台灣」式的「華獨」,違背「兩岸同屬一中」的原則。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6-03-19 04:43:48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