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民進黨「四大天王」在失落中各顯神通

  再有兩個月,蔡英文就要「登基」了。民進黨內正在呈現一片「分田分地真忙」的景象,眾多自恃在為蔡英文「打下江山」有功的子弟兵,都在明裡暗中爭搶位子。盡管蔡英文為了避免「卡位戰」擾亂她的人事部署,強調要到四月間才公佈「新政府」人選,但終究頂不住,提前半個月宣布將由林全「組閣」,熄滅了有意爭取「行政院長」位子之人的覬覦之心,但仍未能止息爭奪其它位子的「暗戰」。
  這看在「四大天王」的眼中,只能是唏噓不已。相信,最為妒忌的是呂秀蓮。她過去曾多次聲稱自己將是台灣「第一位女總統」,其實她也差點就要實現夢想了,因為陳水扁倘有任何差池,按照「憲法」規定,她就自動遞補為「總統」,就像當年蔣經國逝世後,李登輝隨即登基那樣。但陳水扁「命大」,沒有在八年任期內發生「第三顆子彈」事件,其貪腐案也因受「憲法」中的「刑事豁免權」保護,要等到卸任後再查辦,因而呂秀蓮也就沒有機會效法李登輝。但她仍然不死心,在卸任「副總統」前後異常活躍,又是成立工作室,又是辦智庫,又是創辦媒體,為自己組建班子及造勢,但終究拉抬不起來,因為就連民進黨人也不願參與其中,讓她顯得孤家寡人,「門前冷落車馬稀」,始終不成氣候,是「四大天王」中最沒有「成就」進展者。
  事實證明,呂秀蓮是眼高手低,志大才疏。她也不捫心自問一下,其實當初陳水扁在競選「總統」時找她做副手,並不是她有什麼能耐,而就正是因為她在黨內沒有派系背景,找她可以平息黨內各個派系的爭奪。尤其是在陳水扁爭取連任之時,本來已經討厭極了呂秀蓮這個「大咀巴」,有意甩掉她換人。「新潮流系」大佬「兩顆土豆仁」自恃輔選及弼輔有功,先後推薦了蘇貞昌和和蔡英文作其副手人選,使得陳水扁驀然驚覺,差點又墮入派系紛爭,尤其是因為惹起黨內各派系圍剿「新潮流系」而拖累自己,因而最後還是要回在眾派系面前茕茕孓立,形影相吊的呂秀蓮。
  由於呂秀蓮曾經自我期許為台灣「第一位女總統」,而現今台灣地區果然出現了「第一位女總統」,而且還是同屬於民進黨,因而可知呂秀蓮心中的既失落又妒忌的心理是何等強烈,對蔡英文的瑜亮心結又是多麼的糾結。因而在上週訪問美國訪美發表題為《台灣需要世界、世界同樣需要台灣》的聲明時,在首段就首先酸了蔡英文一把:「比我年輕十二歲的總統當選人蔡英文,沒感受過性別歧視的經驗,但她似乎把事業上的成功,視一切為理所當然。事實上,她的成功是台灣民主社會的演進發展,是很多前輩的淚水和汗水,造就下個世代的微笑與榮耀。」似是在提醒蔡英文,自己才是在台灣政壇上為蔡英文披荊斬棘的第一人。
  她還對蔡英文將同時兼任黨主席與總統一事頗有微詞,在華府對記者說,「人之常情,權力一把抓最安心,可是每個人一天二十四小時,…一個人什麼都要兼,一定就有問題。」她知道自己已經得罪了蔡英文,但又要「死雞撐飯蓋」,說是自己什麼職務都不會出任。
  謝長廷是民進黨的建黨元老,就連民進黨的黨名都是出於他的建議。早年在台北市議員和「立委」期間,都是與陳水扁齊名,甚至知名度還高於陳水扁。如果在一九九四年兩人一道爭取為民進黨的台北市長選舉提名人競爭中,不是「新潮流系」轉向,首位民選台北市長就是謝長廷而不是陳水扁,也就沒有後來的「陳水扁總統」。也因此,謝長廷與「新潮流系」結了怨。一九九六年首次直選「總統」,民進黨提出的候選人是「台獨」大老彭明敏,民進黨為補償謝長廷,讓他作「副總統」候選人。在陳水扁八年任期完成後,謝長廷終也能「過把癮」參選「總統」,但卻受陳水扁貪腐案之累落敗,因而謝長廷與陳水扁的怨懟更深。現在再次實現「政黨輪替」,民進黨提名的蔡英文當選「總統」,本來輔選有功的謝長廷有意以其「憲法一中」,爭取海基會董事長的位子。但「新潮流系」大老洪奇昌卻也有意「回鍋」海基會。因而曾經傳出,謝長廷為避免與「新潮流系」相爭,主動向蔡英文提出要求出任駐日代表。昨晚,傳出了蔡英文接納他的請求的消息。
   以一個曾任「行政院長」和民進黨主席,代表民進黨出選過「總統」的「大咖」出任駐日代表,顯然是「屈就」。究竟是擔心蔡英文拒絕承認「九二共識」,與自己的「憲法一中」有衝突,無法勝任海基會董事長,還是感到自己即使對發展兩岸關係有誠意,但受制於蔡英文的兩岸政策,可能做不了甚麼大事?反而因為他曾在日本留學,熟諳日語,而且在日本有人脈關係,可以在駐日代表位置上發揮得較好。當然,不排除也可以與中國駐日人員接觸。應知道,當年突破禁令,前往大陸的台灣人,包括《自立晚報》的記者徐璐、李永得到大陸採訪,就是在中國駐日本大使辦理入境手續的。
  上述兩人都沒有與蔡英文直接衝突的經歷。而蘇貞昌則不然,曾經先後與蔡英文競爭過黨主席和「總統」提名人,鬥過你死我活。但意想不到,作為民進黨的建黨十八人小組成員,竟然敗在了入黨不到幾年的「新兵」的手下。甚至他在任「行政院長」時,蔡英文還是他的副手即「行政院」副院長。前面所述的「新潮流系」先後推薦蘇貞昌、蔡英文作陳水扁副手,未獲陳水扁接納後,「新潮流系」又在策劃,在二零零八年的「總統」大選,民進黨推出「蔬(蘇)菜(蔡)配」參選,蔡英文還是他的副手。這口氣如何吞嚥得下去?
   蘇貞昌當然不服氣,當然要伺機為難蔡英文。他在推出其女兒蘇巧慧參選「立委」並助其當選後,就透過女兒怪招盡出。本欄曾經評議過的提出《〈立法院職權行使法〉第六十九條修正案》,利用蔡英文「國會改革」訴求中「議長中立化」的口號,卻要把「立法院」正副院長驅趕出朝野黨團協商,讓蔡英文親自欽點的「立法院長」蘇嘉全成為「空頭院長」,是為一例;而她擬制的《台灣與中國締結協議處理及監督條例》草案,更是直接衝擊蔡英文的「維持現狀」政治承諾。不過,有消息說,蘇貞昌這是要迫逼蔡英文,讓他出任「司法院長」。倘能得償所願,可能會「放過」蔡英文。
  還有一個游錫堃,無人聞問,「斯人獨憔悴」。其實,游錫堃是在「扁朝」中任期最長的「行政院長」,也曾任過民進黨主席。但在民進黨內卻不受歡迎,卻又不甘於寂寞,近日又再拋出「正常國家論」,提出要推動以「台灣」之名加入聯合國,給蔡英文「下絆」。看來,蔡英文還得讓他出任個閑職,如「總統府」有給職資政,領取部長級的薪水,以「堵」他把口,不要壞了自己的大事。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6-03-21 05:23:35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