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馬政府邀外媒登太平島一箭三雕

  馬英九在卸任前登上太平島宣示主權及對國際仲裁法庭審理的立場,並反駁菲律賓的「太平礁說」,引起國際媒體的高度關注及報導,並獲得海峽兩岸炎黃子孫的熱烈肯定會支持。馬政府為擴大成果,邀請中外媒體登太平島參訪,昨日由「外交部」政務次長令狐榮達、「總統府」發言人陳以信及學者專家併同登島,實地體驗南沙群島最大島嶼的生態環境及其在國際社會所扮演和平與人道救援者的重要角色。 「外交部」指出,這次是國際主流媒體記者首度登島採訪,對於加強宣示「中華民國」的南海主權,說明太平島是「島」不是「礁」的法律地位,以及爭取國際輿論支持等,皆具重大意義。
  實際上,馬政府這次組織中外媒體對太平島的「一日考察遊」,參訪團傍晚返回台北後,馬英九本人「打鐵趁熱」,舉行中外記者會進行主權宣示,意義重大,是「神來之筆」。這可從三個層面觀察:其一是搶在國際仲裁結果出爐前,「矯正」了某些國際媒體的偏頗認知,並透過他們向國際社會報導太平島是「島」不是「礁」的事實,有利於爭取國際輿論的支持。實際上,這次媒體的登島之旅,擴大了邀請對象,延伸至外國駐台灣記者,這也是外國媒體首次登上太平島。這本是台灣地區的優良傳統,「新聞局」就設有國際新聞處,為外國媒體駐台記者提供良好服務。「新聞局」裁撤後,外國新聞處的業務移交給「外交部」,「原班人馬」繼承了這個優良傳統,在昨日更是將之發揚光大。
   在外國駐台記者中,有一些人受西方「「普世價值觀」的影響甚深,不但在兩岸關係事務上頑固地堅持對大陸並不友好的偏見,與台灣本島相當一部份記者持正面觀點的情況形成有趣的反差,而且在島內政治及意識形態價值觀上,較為傾向於黨名有「民主」、「進步」兩個要素的民進黨。因此,邀請他們訪問太平島,將可間接地起到消除他們在「南海爭議」問題上的偏見,有利於「兩岸同屬一中」的政權當局,為維護對南海主權所進行的說理鬥爭。
  當年陳水扁卸任前登島視察時,雖然有攜帶記者,但只限於島內記者,沒有邀請外國駐台記者。這當然是從「保守軍事機密」的需要考量,同時當時在國際社會上還未有「南海之爭」,因而陳水扁的做法,無可厚非。而在「南海爭議」發生後,由於一些外國駐台記者是來自美國,或與南海利益攸關的國家,他們自有其固有的認知;即使是來自非利益相關國家的記者,也因以「山姆大叔」的立場視為「主流價值禮」,因而對「南海爭議」的報導和評議,也有所偏差。
  而馬政府今次對外媒參訪團的活動進行了精心安排,讓他們參觀了島上的農畜場、水井、觀音廟等足可證明太平島是「島」不是「礁」的地理環境要素證據,並讓他們在島上的郵政代辦所投遞明信片。另外,午餐食材也全都來自島上栽種、飼養、採捕,包括南瓜、地瓜葉、皇宮菜、地瓜、秋葵、蘿蔔、青木瓜、椰子、芭蕉等,海巡署還特別宰殺了二十隻雞。這些外國記者在鐵的事實面前,也承認太平島是「島」不是「礁」。
  其二是透過外國記者的實地考察和報導,有力地反駁菲律賓的讕言。實際上,菲律賓菲律賓向國際仲裁法庭提出仲裁的申請,其中一個手法就是將太平島降格為「礁」,企圖誤導仲裁官。由於實際管理太平島的台灣當局,不是聯合國的成員體,不能直接向國際仲裁法庭交涉,因而只能是乾著急,只能由民間組織「中華民國國際法學會」向海牙常設仲裁法院遞交「南海仲裁案法庭之友」。而意見,內文指出,經過環保署長魏國彥、自然科學博物館研究員宮守業、台大農邀請外國媒體親身考察太平島,就可讓國際仲裁法庭和國際社會,透過「第三隻眼」了解到太平島是「島」不是「礁」,駁斥菲律賓的讕言,證明太平島完全符合《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第一百二十一條對於「島嶼」的定義,強調太平島上各種條件足以維持人類居住及其自身的的經濟生活。馬英九在中外記者會上,還正式向菲律賓政府或是律師,以及國際仲裁法庭的仲裁官到太平島實地訪問的邀請,親眼見證這個歷史事實和現實。這場說理鬥爭十分精彩。
  其三是繼馬英九登島後,再次促使蔡英文必須兌現「維持中華民國憲政體制」的諾言,繼承作為「中華民國政治財產」之一的「南海定位」,並以其來「框住」蔡英文。實際上,自蔡英文與宋楚瑜會面,尤其是宋楚瑜拋下一句「新政府必會有橘色的成分」後,引發各種某種猜測。民進黨為「糾偏」,聲稱蔡英文將會與馬英九,及各主要政黨黨魁會面。但卻又一直拖延下去。在馬政府與蔡團隊聯絡了四次之後,民進黨直到昨日才公佈在三月三十日舉行「雙英會」。馬英九昨日傍晚在中外記者會上,就緊接著「正式邀請菲律賓政府及國際仲裁法庭派員實地訪問太平島」的話頭,「打蛇隨棍上」地表示,在舉行「雙英會」時,將當面邀請蔡英文登訪太平島。這對蔡英文的偏頗南海政策立場,將能起到促使其盡快矯正的作用。
  應當說,在釣魚島問題上,蔡英文的態度還是正面的,說是「中華民國領土」,與其「提攜貴人」李登輝的媚日「賣台」態度截然相反。但在南海問題上,卻較為曖昧,一方面,她承認太平島是「中華民國領土」,另一方面卻又否定「十一段線」。可能是蔡英文的博士學位是修讀國際貿易法,對國際公約有偏執的理解,傾向於《聯合國海洋法公約》對二百海里經濟線的認定。
   但這就與她將要出任的「中華民國總統」,存在抵觸。因為既然是出任」中華民國總統」,就必須全面準確地繼承「中華民國」的「政治財產」,包括「憲政體制」、「國家定位」、「固有疆域」等。她目前就面臨抵觸其「中華民國總統」職務的尷尬情況。一是對「中華民國」的定義,她所說的《台灣前途決議文》已經凍結了「台獨黨綱」之說,是不足夠的。拋開《台灣前途決議文》已被《正常國家決議文》凍結不論,就是《台灣前途決議文》的本身,其對「中華民國」的定位是僅及於台澎金馬,並不及於中國大陸,這與《中華民國憲法》的「中華民國國土」及於大陸地區,是有抵觸的。正因為如此,都希望民進黨能提出新的決議文,即使不追求「統」,也不能近似「中華民國是台灣」,現又與「華獨」的巧名場。二是蔡英文不承認「十一段線」,也是與「固有疆域」的國土定位有較大距離。
  因此,馬英九此舉,包括邀請對蔡英文友好的外國記者實地參訪太平島,就有督促蔡英文在南海問題上,回复到「中華民國」「法統地位」和「固有疆域」立場的意義。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6-03-24 04:47:34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