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中國國民黨主席補選前景吊詭

  中國國民黨主席補選將於今日進行投票。由於這是中國國民黨第六屆黨主席的第二次補選,而依中國國民黨《黨章》第十九條「主席之任期為四年」的規定,當選者只是遞補第六屆黨主席馬英九、朱立倫未完成的只有一年多一點的任期,因而只能算是「過渡性主席」,「大咖」們包括吳敦義、郝龍斌等都興趣缺缺,沒有落場參選,以避免提前折損羽毛,只有「二咖」、「三咖」洪秀柱、黃敏惠、陳學聖、李新四搶一。雖然是自二零零一年以來七次黨員直選黨主席最多候選人的選舉,但選情並不算緊張激烈。
   即使如此,仍是有些看頭。本來是「兩個女人的戰爭」,由洪秀柱和黃敏惠分別代表「深藍」和「本土」,實際上黃敏惠的落場參選就是由黨內「本土派」尤其是南部「挺王派」在推動,意圖力阻洪秀柱當選,一是出於「馬王政爭延長戰」的權力鬥爭,二是為了避免國民黨「新黨化」。而由於原曾是新黨公職的李新參選,而且是在整場選舉中表現最高調的,而陳學聖則是傾向於「深藍」的「中藍」,因而將會分薄洪秀柱的選票,恐怕不利於洪秀柱。因而在客觀上,「本土」和部分「深藍」、「中藍」攜手形成了「防洪連線」,對得到黃復興黨部「鐵票部隊」力挺,並因「換柱」而激發黨內滋生「補償」心理而篤定當選的洪秀柱,形成了較大的威脅。
   這是因為,國民黨主席選舉採取「絕對多數制」。倘點票結果沒有任何一位候選人的得票率過半,就將進行第二輪投票,由得票最多的前二名候選人再次競逐。本來,倘是採用「相對多數制」,由得票最多即使其得票率未過半的候選人當選,應是對民調一直走在前面的洪秀柱有利。但由於實行「絕對多數制」,而且是「四搶一」,倘若陳學聖、李新得票超過百分之十,使得洪秀柱的得票未過半,就需進行第二輪投票,由洪秀柱與黃敏惠再選,在四月十六日第二次投票時再決高低。如果真的進入第二輪投票,黃敏惠將可以用空間換取時間,爭取更多選票讓選舉趁勢翻盤,或許參與「防洪連線」的李新、陳學聖的支持者,改為集中選票支持黃敏惠,則洪秀柱危矣。這也就難怪,洪秀柱希望選舉能一次完成,並表示時間拖的越長不僅對國民黨不利,對自己的選情更是添加變數,甚至還質疑由黃敏惠出任代主席的黨中央,將原定於二月二十七日的投票日,延後一個月到三月二十六日,是替特定人士量身訂做。不過,也有另一種說法,認為在第一輪投票中支持李新、陳學聖的黨員,未必會在第二輪投票中改投給黃敏惠。因為李新、陳學聖的政治光譜,靠近「深藍」,他們的支持者在無可選擇之下,只好將選票投給與自己政治理念相近的洪秀柱。
  不過,一向民調甚準的未來事件交易研究所,前日推出最新的民調,是洪秀柱百分之六十八,黃敏惠百分之十七,陳學聖百分之八,李新百分之七,應是可能不用第二輪投票,洪秀柱最快在三月二十八日就可走馬上任。
  在此情況下,目前雙方的策略是,洪秀柱力爭首輪投票就過半,黃敏惠則將希望寄託在第二輪投票。
  這是歷史的吊詭。在二零零零年「總統」大選前,已有「憲法學」專家提出,應當效仿歐洲大陸多數國家的總統選舉,採取「絕對多數制」,宋楚瑜也附和此議。但李登輝卻堅決反對,並以自己在首次民選「總統」時,也有多位參選人,包括從國民黨中分裂出來的林洋港、陳履安,他和連戰的組合的得票率仍可過半,因而無須搞兩輪投票。結果,讓得票率僅百分之三十九的陳水扁受惠。倘是實行「絕對多數制」,就須有陳水扁與陳水扁在第二輪投票中對決,曾經在第一輪投票中支持連戰的選民,就可能會「含淚」投給宋楚瑜。因此,這也成為李登輝扶持陳水扁的一個「證據」。
  倘「未來事件交易所」的民調符合或接近事實,為何來勢洶洶的黃敏惠的民調會如此低落?看來,與「本土派」的崩潰有關。在「二合一」選舉中,「本土派」挾王金平而威迫朱立倫,聲言倘黨中央不將王金平納入「不分區立委」候選人名單並排名第一位,他們就將出走。被嚇壞了的朱立倫只好被迫讓步,但也不能讓王金平坐享其成,當然更是迷信王金平在南台灣的影響力,因而向王金平委以南中部總輔選的重任。而王金平也信心滿滿,不但認為自己可以在南中台灣充分發揮自己的實力,保住國民黨的基本盤,而且整個國民黨「立委」選情,可以再次實現議席過半,「立法院長」仍然是他王金平的囊中之物。但點票結果卻是,不但朱立倫的「總統」選情和國民黨的「立委」選情跡近崩潰,而且南中台灣更是一片綠油油,連僅有的幾席「立委」也丟掉。這就充分暴露王金平的「實力」,不過如此,使他不敢再「牙擦擦」,只好乖乖地當一名「陽春立委」。
  當然,可能也有另一個原因,傳說在「總統」大選和「立委」選舉後,中南部的國民黨「本土派」人物,正在紛紛向蔡英文輸誠,醞釀「跳船」。倘此,他們及其支持者在黨主席選舉中,可能就會與「總統」大選中,「深藍」「含淚不投票」一樣,實行「不投票」,讓洪秀柱順利當選,這樣,就將會任由洪秀柱推動國民黨「新黨化」,在台灣地區的「新民意」態勢之下,今後國民黨的選舉前途更為狹窄,就可保證民進黨長期執政。
  這確是一個嚴峻的問題,但卻又相當矛盾,而且矛盾還有兩對。第一對矛盾,一方面,按照政黨政治理論,政黨當然是必須相對純潔,因而國民黨應當保持其黨魂;但另一方面,政黨的任務是參加公職選舉,爭取執政,以在管治中落實自己的政見綱領,而國民黨「深藍化」就勢必難以實現此目標。第二對矛盾,一方面國民黨只有保持純潔,才能符合其黨名中的「中國」,及追求兩岸關係和平發展並走向統一的黨綱;但另一方面,面對選舉等任務,卻又必須更為多元寬容,穩住「本土派」。
   因此,面對台灣地區今後將更為複雜的社會政治態勢,國民黨何從何去,確是大傷腦筋的問題。這次主席補選,將無法解決問題,反而更增添紛擾。只有在第六屆國民黨主席任滿,到二零一七年的第七屆黨主席選舉中,較為符合黨內最大公約數的吳敦義出選,才有可能打破這僵局。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6-03-26 05:10:37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