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洪秀柱受惠於「換柱」卻也應吸取教訓

  中國國民黨主席選舉,洪秀柱以七萬八千八百二十九票,得票率百分之五十六點一六當選,成為國民黨這家百年老店的第一位女性主席,沒有發生人們所擔心的第二輪投票。其實,即使有黃敏惠所寄望的第二輪投票,她也不可能贏。因為即使李新、陳學聖的支持者全部都改投黃敏惠,得票率也無法過半。何況,以李新的新黨背景及陳學聖的中、深藍屬性,即使是有第二輪投票,其支持者也將是集中跑到洪秀柱那邊去,而不是黃敏惠。
    從點票結果看,洪秀柱的支持者集中在北台灣,每個縣市的得票率都突破六成,離島更是全勝;而黃敏惠只有在雲林縣、嘉義縣市、彰化縣、南投縣、台東縣取得領先。這更印證了這次黨主席選舉是「深藍」對「本土」,以至是「本土派」要修築起「防洪連線」之說。當然,中南部的國民黨「本土派」人物,也以自己的實際行動,撇清了不投票,以讓洪秀柱順利當選,任由洪秀柱推動國民黨「新黨化」,讓民進黨更為大行其道的疑慮。看來,「本土派」們是擔心國民黨朝向「新黨化」發展,比樂見其成國民黨「新黨化」,好讓民進黨對台灣政治「予取予奪」的成分要大些。
  但由於國民黨在「九合一」選舉和「總統」、「立委」大選中連二敗,馬政府施政失誤流失民心,導致國民黨士氣低迷。因而投票率創下歷史新低,只得百分之四十一點六一。因而洪秀柱雖然得票率過半,卻也是自二零零一年國民黨主席實行直選以來,得票數最低的,還不如二零零五年王金平與馬英九相爭時,獲得的十四萬一千六百二十四票。但已高於二零零七年她自己與吳伯雄競爭時,所獲得的二萬三千四百四十七票。
  這真是歷史的弔詭。按道理,在以往馬英九、朱立倫同額參選黨主席,根本沒有競爭性,可能會導致黨員們產生「反正不差在我這一票」想法的情況下,卻投票率極高;但今次是「四搶一」,應當說是競爭激烈,但投票率卻是這麼低。可見黨員們並不太關心這次主席選舉,頗有心灰意冷的味況。實際上,在競選的過程中,一直激不起火花,也上不了媒體的頭條,被「新鮮熱辣」的「蔡英文現象」所掩蓋。
  遙想二零零零年國民黨第一次丟失政權後召開的「全代會」,會場上唱起了《總理紀念歌》,「莫散了團體,休灰了志氣」的歌詞和旋律慷慨激昂,為此後的東山再起打下紮實的組織基礎,鋪墊雄厚的思想準備。而如今,國民黨再次丟失政權,「團體」雖然尚未散,但國民黨已經萎縮為中型政黨;志氣倒是灰得差不多了。
  本次黨主席選舉是第六屆黨主席的補選,前面已有馬英九、朱立倫兩位黨主席因國民黨敗選而辭職。按《黨章》第十九條「主席之任期為四年」的規定,當選者只是遞補本屆黨主席未完成任期,因並非是重新計算任期。而第六屆黨主席的任期是到二零一七年八、九月間召開的第二十次全國代表大會第一次會議時結束,任期只有一年零四、五個月,是典型的「看守型主席」或「過渡性主席」。
  這也正是今次黨主席選舉投票率極低的其中一個主要原因。因為黨內「大咖」們包括吳敦義、郝龍斌等都興趣缺缺,沒有落場參選,以避免提前折損羽毛,只有「二咖」、「三咖」洪秀柱、黃敏惠、陳學聖、李新「四搶一」。雖然是自二零零一年以來七次黨員直選黨主席最多候選人的選舉,但選情並不算緊張激烈。出來投票的黨員,多數將手中的選票投給洪秀柱,除了「睇死」這只能是一個過渡性的黨主席,沒有多大作為,無所謂之外,多少也有對她遭受「換柱」予以「補償」之意。
  部分黨員擔心國民黨將會「新黨化」,這確是一個值得深思卻又顯得弔詭的問題。本來,新黨就是從國民黨中出走,其成員都是極為「純潔」的中國國民黨黨員,不滿李登輝排斥外省人及搞「台獨」。但新黨本身也在蛻化中,其中一些中堅骨幹後來比李登輝走得更遠。包括郝龍斌在出任新黨總召時,提出「一中兩國」的口號,比李登輝提出「特殊兩國論」還早了兩年,後來還欣然應陳水扁邀請,出任「扁朝內閣」的「環保署長」,而在此時,關中等忠貞的國民黨員卻不願吃「嗟來之食」,即使是有任期保障也掛冠歸去。也包括姚立明最近先後成了柯文哲、蔡英文在選舉時的座上高參。
  奇怪的是,新黨對國民黨將會「新黨化」的話題不表示意見,畢竟在台灣地區的政治語境中,「新黨化」並不是一個正面的概念。難道新黨真的樂見國民黨「新黨化」,以利於新黨重返國民黨,並主導國民黨的發展方向乎?
  這需要洪秀柱特別提高警覺。本來,這確是一個嚴峻的問題,但卻又相當矛盾,而且矛盾還有兩對。第一對矛盾,一方面,按照政黨政治理論,政黨當然是必須相對純潔,因而國民黨應當保持其黨魂;但另一方面,政黨的任務是參加公職選舉,爭取執政,以在管治中落實自己的政見綱領,而國民黨「深藍化」就勢必難以實現此目標。第二對矛盾,一方面國民黨只有保持純潔,才能符合其黨名中的「中國」,及追求兩岸關係和平發展並走向統一的黨綱;但另一方面,面對選舉等任務,卻又必須更為多元寬容,穩住「本土派」。
  實際上,洪秀柱在黨內「總統」初選過程中,由於幾位「比新黨還新黨」的「統派」學者進駐其總部,提出了一些超越社會現實的「急統」口號,終於惹怒了「本土派」,這正是導致「換柱」的主要原因。
  而從中共總書記習近平的祝賀致函看,也明白台灣目前的政治態勢,對「促統」不能操之過急,否則欲速不達,因而只是強調反「台獨」及堅持「九二共識」,而「九二共識」的內涵還是正宗的各自表述「兩岸同屬一個中國」,而不是「一中同表」。否則,就很可能會爆發人們所擔心的「本土派出走潮」。
  洪秀柱在發表當選感言後談到未來的黨務人事規劃時說,未來人事安排她將「海納百川」,各界可以借重的人力,無論是政界、學界或原有的黨務人員,只要大家願意一起拼鬥,她都願意請益,請他們加入陣容。倘能把「深藍」和「本土」都共冶一爐,就是最好。在這方面,連戰、吳伯雄兩位前主席都做出了榜樣。洪秀柱不妨多些請益,並邀請其重新出山,擔任榮譽主席。並找回能夠正確闡釋及實踐「九二共識」的兩岸事務專家,包括蘇起、張榮恭等,以襄助自己。
  馬英九的任期末段,「看守閣魁」張善政表現亮麗。作為「看守黨主席」的洪秀柱,能否有如張善政般的表現亮麗,拭目以待。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6-03-28 05:11:39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