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英系「立委」提酸葡萄條款力阻習馬再會

  自二月十九日新舊政府交接小組舉行第一次會議,「總統府」秘書長曾永權向民進黨秘書長吳劍燮表達馬英九希望能與蔡英文會面的意願後,經過多次磋商,雙方昨日上午決定,「雙英會」定於明日上午十時在台北賓館舉行,並確定了開會敲定「雙英會」的會談形式、出席人員及會後說明。決定在會談前,雙方將致詞三到五分鐘,並供媒體拍攝,隨後進行閉門會談,就「國是」廣泛意見交換。據報導,兩人有可能觸及兩岸關係、南海議題,以及核電等重大議題。「雙英會」結束後,曾永權將會直接在台北賓館舉行記者會說明會面情況,吳釗燮則將回到民進黨黨部再向媒體說明。
  這是一個好的開始,比上兩次政黨輪替政權交接時的互不信任要好得多。實際上,陳水扁在就職後翌年,出版了《世紀首航──政黨輪替五百天的沉思》一書,回顧台灣地區歷史上首次的政權移交過程,沒有清冊、沒有資料,甚至連「國家安全會議」都沒有完整的檔案資料。陳水扁形容這次政權移交是「良心移交」不是「制度移交,是「口頭移交」不是「清冊移交」,陳水扁因而百感交集,並以「驚濤駭浪」形容此時期的險峻情勢。
  而在八年後,再次發生政黨輪替,陳水扁向馬英九移交政權。此後不久發現陳水扁在撤出「總統府」前,將二十箱秘密文件偷運出「總統府」,私藏在陳水扁的「卸任總統辦公室」。如果不是「扁辦」要搬家,無法處理這些文件,主動發文提請處理辦法,「總統府」根本就不知道還有這些「流落在外」的文件,因而以「公務侵占罪嫌」函請特偵組偵辦。
  希望今次透過「雙英會」,新舊政權的最高領導人心平氣靜地商討政權移交的大原則和細節安排等問題,連同藍綠「立委」都在擬制的《政權交接條例(草案)》完成立法程序,以求做到和平移交,為民主政制和政黨政治建立一個好的開始。
  但就在這相對平和,預兆政黨輪替將成為台灣地區今後政治生活的新常態,大家都能以平常心對待,不再像前兩次政黨輪替時,交出政權的一方的支持者那樣如喪考妣之際,卻傳出民進黨「立委」對馬英九極為不友善的消息。那就是由「英系立委」羅致政領銜提案,十八名民進黨「立委」參與共同提案或共同連署的《〈台灣地區與大陸地區人民關係條例〉第九條條文修正草案》,已於上週五在院會完成「一讀」,交付內政委員會審查。
  按照這個法案的建議,卸任「總統」、「副總統」在離任三年內,倘出訪大陸必須在一個月前向現任「總統」報備後,始得進入大陸地區,不得於現任「元首」及人民不知情的情況下逕行前往。以此完善相關規定並提升「國家安全」。
  這個修法條款與蔡英文之間是否有內在關係?外人難以知悉。不過,由於羅致政是「英系立委」,並已獲蔡英文欽定在兩年多後代表民進黨出選新北市長,以兩人關係之密切程度,因而不排除事先曾經通過氣,甚至可能就是羅致政的奉命之作。
  不管這個法案是否帶上了「英記」的標籤,都將會造成如下與蔡英文密切相關的後果:其一、是對去年十一月間「習馬會」的反撲。實際上,當時就有評論說,「習馬會」是要「框住」蔡英文,在當選後必須承認「九二共識」。而蔡英文自己當時也氣急敗壞地痛批,「習馬會」令台灣人民失望,會中唯一獲致的共識就是用「一中」框架框住台灣,台灣人民絕對不會接受。現在,蔡英文趁著馬英九即將卸任,「你做初一,我做十五」地進行報復,給馬英九「下絆」。
  其二、「酸葡萄」心態作怪。「習馬會」後,曾傳出馬英九在卸任前還將會有「習馬二會」;後來證實是「流料」,但不排除馬英九在卸任後,經常往大陸跑,進行「習馬M會」。因而設下阻礙,不讓馬英九「說去就去」得那麼容易。反正我吃不到的,也要你不那麼容易吃得到,實行「一拍兩散」。
  這個修法條款主要是針對馬英九,但使得吳敦義也跟著受累。其實,曾經堅持要等到國民黨贏回執政權才「登陸」的吳敦義,早在二零零八年終於實現再次政黨輪替後的當月,在國民黨秘書長任內,跟隨黨主席吳伯雄到過大陸,受到高規格的接待,並應邀到中南海瀛台出席胡錦濤總書記的家宴。並就在此次總書記家宴上,雙方敲定了海協會、海基會重啟中斷十多年的兩會協商,開放「三通」、開放陸客赴台觀光等議題。但在此後,吳敦義倘要再去大陸,就有麻煩。
  現在的情況是,剛當選國民黨主席的洪秀柱,只是填補未完成任期的馬英九、朱立倫所餘下的任期,待到明年八月國民黨第二十次全代表大會第一次會議召開時就卸任。明年國民黨主席選舉時,說不好馬英九將會捲土重來,當然馬英九倘感到不便,或將推出吳敦義作「代理人」參選。而無論其中任一人當選,按照「胡連會」《兩岸和平發展共同願景》所列出的任務,每年將都舉行「國共論壇」,國民黨主席率團前往大陸,並與中共總書記會面。倘此,每次出訪前一個月,都須報備,甚至被以「國家安全」的理由不獲批准,那就相當困擾。
  不過,平情而論,羅致政的修法條款還是留有餘地。因為該法案援引的《兩岸關係條例》第九條,原文是「涉及『國家機密』且退離職未滿三年之政務官,應向『內政部』申請許可,始得進入大陸地區」。而未來卸任未滿三年的正副「總統」前往大陸,只需事前報備而無需批准,已是「網開一面」。但反過來說,正副卸任「總統」雖然已經離任,然而畢竟在層級上高於「內政部長」,總不能由下級批准前上級的出訪吧?因而這樣的安排,也算是照顧到了行政倫理。
  或許,這也是在為蔡英文預留一個「巧門」,在她未來卸任後,也可訪問大陸,而不用受到政黨輪替之困?實際上,在去年十一月「習馬會」後,蔡英文一方面痛罵馬英九,另一方面卻又聲稱她將樂於見到「習蔡會」。這就反而折射出,這個條款多少有點「損人不利己」的意涵,自己得不到,也希望別人得不到,但卻又為自己和別人都留留有一定的餘地。避免做得過絕,徒惹人笑話。
  其實,這個修法條款是多此一舉。馬英九要與習近平等中共領導人會面,不一定非要在大陸不可。隨著中國大陸的國際地位日益提高,有中國大陸參與的國際活動將會越來越多。而馬英九屆時已不再是台灣地區領導人,因而「習馬會」就不再受到「不宜在國際場合進行」的限制,而是可以某一團體負責人的名義甚或是個人身份應邀出席,那就可以任意進行「習馬會」了。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6-03-29 05:03:31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