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雙英會」終舉行馬雖誠懇卻自釀苦果

  「千呼萬喚始會面」!在馬英九幾乎是先後「懇求」四次之下,而且還是在蔡英文不知是刻意還是無心之失,在先行與宋楚瑜會面,無形中形成一種怠慢以至是羞辱馬英九的效果之後,現任和即使就任「總統」的「雙英會」,昨日終在台北賓館舉行。但由於仍然是「防人之心不可無」,因而仍有遺憾,馬英九雖然主張「雙英會」全程公開進行,而「必須公開透明,反對黑箱作業」也正是民進黨歷來的主張,但蔡英文仍然堅持按照國民兩黨分別召開中常會的方式,僅是先行開放首長致辭的部分,並讓媒體拍照,然後就舉行閉門會議,內容保密到家。只是在會後分別由雙方秘書長舉行記者會予以說明。當然,僅是官樣文章而已,看不到多少實質性的內容。據說,蔡英文之所以自打「黑箱作業」嘴巴,是擔心全程公開可能變成馬英九的個人政治秀,使得相較於不那麼伶牙利齒蔡英文處於不利位置,未就職就先」矮了一截」。
  但不管怎樣,總比起十六年前的陳水扁驚嘆「驚濤駭浪」,政權移交是「良心移交」不是「制度移交,是「口頭移交」不是「清冊移交」,八年前的陳水扁在撤出「總統府」前,將二十箱秘密文件偷運出「總統府」,私藏在其「卸任總統辦公室」,要好得多了,也算是形成了政黨輪替常態化的制式禮儀。倘再加上「立法院」日後能為《政權交接條例》立法,就將更是形成制度化,為未來台灣地區的政黨政治正常化打下制度基礎。
  盡管說,「雙英會」是馬英九提出的,但造成今日馬英九要實現「雙英會」的困難,也卻正是馬英九本人。台灣地區有十多類大小政治公職選舉,此前是分散進行,形成幾乎是年年有選舉的現象,徒浪費社會政治資源及財力,而且也造成群體撕裂。因此,官民雙方還學者都主張將性質相近及時間接近的幾類選舉集中在一起進行,如「七合一選舉」等,並確定為每隔兩年進行一次集中型的選舉活動。為此,曾經將縣市長的任期一次過延長一年多,以便於與原先任期不吻合的直轄市市長選舉合併進行。這確是可以達成節約社會資源和財政,避免過於頻密的選舉活動造成社會撕裂之目標,但將「總統」大選和「立委」選舉合併進行,則產出頗為尷尬的「空窗期」過長的問題。
  實際上,按照「憲法」和兩個「選舉罷免法」規定,新一屆「立委」選舉應於現任「立委」任期屆滿四十日前進行,而第八屆「立委」的任期是到一月三十一日止,新科「立委」於二月一日報到,因而第九屆「立委」選舉至遲不能太接近當選者報到之日,因為期間還有一個「中選會」核實及公佈選舉結果,以及頒發當選證書的程序;在以往,「立委」選舉多是於十二月下旬至一月初舉行。而新一任「總統」大選則是於現任「總統」任期屆滿一百二十日前進行,而新任「總統」應於五月二十日就職,因而以往「總統」大選多是安排在三月下旬舉行,此時距離當選者宣誓就職只有兩個月左右,「空窗期」不致太長。
  馬英九迷信他這隻「母雞」可以帶領國民黨「區域立委」候選人「小雞」的選情,因而在二零一二年決定將「立委」選舉和「總統」大選合併進行。由於新任「立委」必須鐵定在二月一日報到,因而「立委」選舉再延後也不能拖至報到前半個月進行;這就需要「總統」大選遷就「立委」選舉,提前四個多月進行。按規定,投票日必須是在星期六,以讓選民在投票後翌日能得到充分的休息。當年因為是馬英九本人在選,而且能夠成功爭取連任的機率甚高,亦即在一月十四日投票到五月二十日就職之間,現任「總統」是他,候任「總統」又是他,不存在政黨輪替問題,更不存在「換人」的問題,因而就沒有所謂「新舊交接空窗期」之困惑。
   而今年的「總統」大選和「立委」選舉,馬政府明知馬英九受任期限制不可再爭取連任,而且經過「九合一」選舉也已預兆到國民黨的選情將會欠佳,合併選舉未必能保證產生「母雞帶小雞」的效果,但馬政府仍然決定予以合併選舉處理,並將投票日訂定為一月十六日。結果,國民黨的選情不但達不到「母雞帶小雞」的效果,相反還差點形成「小雞被母雞壓死」,而且更是造成了「空窗期」過長這個尷尬場景。
  實際上,長達四個月的「空窗期」,這在全球都是罕見的。由於藍綠對抗情結未消,而且蔡英文與馬英九本來的互信基礎就相當薄弱,這就使得這個漫長的交接期,加深了政權交接的難度。儘管馬英九表面上釋出善意,「行政院長」張善政也下達務求讓政權無縫交接的指令,但蔡英文陣營對這只「隨街跳」的「咁大蛤乸」充滿著疑慮。因而出現了卸任政府很想趕快給,新任政府卻不想立刻接的怪現象,導致一場「雙英會」拖了兩個月才進行。
  昨日「雙英會」在閉門舉行的七十分鐘中談了些什麼,無從得知。而據雙方秘書長會後記者會的介紹,雙方談到了年金、外交、能源及南海議題等議題。奇怪的是,馬英九自恃他最有表現、最有成效,因而經驗最豐富的兩岸關係議題,尤其是近來紅透半邊天的「九二共識」,卻未見談及。這讓記者們十分納悶:究竟是馬英九避免產生「對著禿鷹說和尚」、「哪壺不開提哪壺」的尷尬情況,還是留了一手?
  後來,來自馬政府的內部消息傳出,原來馬英九有準備在蔡英文面前提出「九二共識」等兩岸議題,並將之安排為最後陳述的「壓軸戲」,大有要「教訓」蔡英文一頓的意況。但「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馬英九的戰術被蔡英文所偵知,因而採取了拖延時間戰術來予以反制,將大部分時間主攻能源、年金等內政議題之上,花了很多時間解釋台灣面對核能的挑戰與年金的問題。這讓馬英九極不耐煩,頻頻看錶,直到剩下十分鐘時才提到南海爭議,兩人又是一輪各自闡述立場與看法,待到馬英九要談兩岸議題時,已經超時十分鐘,只得被迫「閘住」。由此看來,馬英九是被蔡英文「玩」了;當然,更可窺見蔡英文根本就對「九二共識」沒有誠意。
  對此,主持馬英九一方記者會的「總統府」秘書長曾永權表示,因為馬英九平時就大力宣導「九二共識」,對馬政府處理兩岸關係的立場還有原則大家都很清楚,所以馬英九就沒有繼續講到細節上去。一副「啊Q精神勝利法」的樣子,白白糟蹋了一個在蔡英文面前宣導「九二共識」的大好機會也就算了,卻又唾面自乾,反辱為榮,真是從提議「雙英會」到實施「雙英會」,一路都自釀苦果。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6-03-31 05:22:52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