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蔡英文清君側流放「天王」圖謀遭挫敗

  在今年一月十六日「總統」大選和「立委」選舉之前的一段時間裡,民進黨全黨上下展現了空前的團結。黨內「四大天王」雖然未見積極為蔡英文站台輔選,但卻也沒有像過去那樣為蔡英文添亂;黨內各派系都拋下以往的恩怨情仇,全力支持蔡英文,並任由蔡英文嫡系子弟兵獨掌選戰兵符,及黨內各派系的「共同天敵」——「新潮流系」作蔡英文的「近衛軍」;就連曾經發出「穿裙子的不能出任三軍統帥」挑釁語言的「獨派」元老,也表示臣服蔡英文的領導。總之,只要能把國民黨趕下台,即使是與民進黨傳統政治文化格格不入的蔡英文也行,等拿到政權再說。因此,對此現象,說是全黨上下只有一個派系,那就是「英獨」,為此,民進黨智庫還集體創作了《英派--點亮台灣的這一里路》一書,以「蔡英文」的署名出版,書中的序言更是《我們都是英派》。由此,好像民進黨內只有一個派別——「英派」,展現了民進黨成立近三十年來從來未有過的「萬朝歸宗」,定尊於一個「英派」及與之關係密切的「新潮流系」,其餘各個曾經叱吒風雲、眾聲喧嘩的派系,都已銷聲匿跡。
  現在,政權終於拿到手了,民進黨內各派系開始為自己「稻粱謀」了。由於除有任期保障的「司法院」、「考試院」、「監察院」成員,及專業性很強、被迫還得使用國民黨人才的「外交」、「國防」及情治系統等部會之外,將有近千個各級政務官和「國營」企業老董的位子可供蔡英文節制,都可安排民進黨的各類人才,尤其是基於歷史的原因,當年黨外青年都熱衷於法律、醫學、會計等領域的專業人才,出任與之相關的部會首長。但畢竟有某些政務領域出現「人才扎堆」的現象,因而競爭還是十分激烈的。
  於是,各種明爭暗鬥手段紛至沓來。其中最常見的手法,就是「報派」。既有上頭為了試探外界反應才作最後決定的,也有自己希望能謀得到某個位子而主動放風以圖形成「既成事實」的,更有要以「見光死」的手段來清除自己的強大競爭對手的,不一而足。
  而被視為民進黨「機關報」的《自由時報》,昨日更是刊出勁爆的獨家消息,謂新政府已經完成極具突破性的「外交」人事布局:呂秀蓮將出任駐巴拿馬「大使」,現任駐義大利代表高碩泰已經內定將出任駐美代表,謝長廷內定駐日代表,蘇貞昌內定駐新加坡代表,前「外交部長」黃志芳則將出任駐印尼代表。《自由時報》聲稱,由黨內資深大老派駐重要國家固守台灣對外關係的拓展,被視為權力分配的高招,同時亦切合新政府上台後的政策路線需要,因此相當震撼。
  但奇怪的是,在民進黨「四大天王」中,該「報派」消息卻獨缺一位游錫堃。而他卻偏是最需要蔡英文安撫的創黨元老之一。實際上,由於對蔡英文對其「維持現狀」的詮釋,只是以《台灣前途決議文》為基準;而一直未按「後法優於前法」的原則,採用由游錫堃任黨主席時主持制定的《正常國家決議文》,因而他極為不滿,在「總統」大選後就一直沒有出席民進黨例行中常會,以示抵制。不過,昨日也有網友在為游錫堃鳴冤叫屈,並「報派」他出任駐歐盟代表。
  倘此,這「四大天王」都將被打發掉了,全部外派,遠離台北「權力中心」,以確保不會對黨內資歷比他們短得多的蔡英文造成任何騷擾。表面上他們駐節的地方都是繁華都市,十分風光,實質上是被「流放」,只不過並非是「蘇武收羊」而已。 
  而在獲得「報派」駐外職務的「天王」中,似乎只有謝長廷是欣然接納。實際上他也早已被「報派」並表態領命。本來,他最在意的職位是海基會董事長,但在確知自己的「憲法一中」理念,與蔡英文不及於大陸地區的「中華民國憲政體制」有衝突之後,就不再奢望海基會董事長,而是自忖曾經留學日本,並在日本有深厚人脈關係,將能如魚得水,在中日關係緊張中尋罅幹出一番事業,甚或籍著東京的有利區位,暗中為海峽兩岸及民共關係穿針引線,這又何樂而不為?
  但蘇貞昌和呂秀蓮卻強烈反彈。尤其是在民進黨「總統」黨內初選及民進黨主席選舉中,與蔡英文發生過激烈競爭,因而對她懷有強烈瑜亮情結的蘇貞昌,最為不滿,透過其女兒蘇巧慧公開「嗆聲」,指出她父親說從來沒有人就這件事情跟他討論,不知道消息是從哪裡出來的,非常驚訝。而蘇巧慧本人更是聲稱,她本人也在昨早起床後,邊吃早餐邊看新聞,看到此「報派消息」自己的下巴都快要掉到咖啡裡!因為從來沒聽父親講過。
  而從一位「蘇系」重要骨幹則聲稱,蘇貞昌在台北還有很多事情要做。看來,蘇貞昌是洞察蔡英文的用意,就是要讓他遠離台北「權力中心」,也失去就近指導女兒蘇巧慧在「立法院」給蔡英文「下絆」的機會。因而要將他「調虎離山」,不幹!
  相反,寧可不被安排任何職務(位高而沒有實權的「總統府資政」還將會撈到的),也偏要留在台北,眼觀六路地觀察台北的政情,以隨時準備「該出手時就出手」。目前最重要的是指導其「新科立委」女兒蘇巧慧的問政,在堅持其作為民進黨創黨元老的價值觀和意識形態的同時,也要與蔡英文「別苗頭」,就像本欄曾經評議過的提出《〈立法院職權行使法〉第六十九條修正案》,利用蔡英文「國會改革」訴求中「議長中立化」的口號,卻要把「立法院」正副院長驅趕出朝野黨團協商,讓蔡英文親自欽點的「立法院長」蘇嘉全成為「空頭院長」,及擬制提交《台灣與中國締結協議處理及監督條例》草案,直接衝擊蔡英文「維持現狀」的政治承諾那樣。
  至於曾一心要做「台灣第一位女總統」,現在台灣地區確實是出現了「第一位女總統」,但卻不是自己的呂秀蓮,也立即發表聲明,她從未、也絕不考慮在新政府營謀任何公職,只願擔任台灣良心志工。 她還呼籲新政府要善用「國家名器」,尊重政治倫理與專業經驗,切勿循私弄權。
  其實,呂秀蓮早就知道蔡英文不會給自己好位置,當「報派」她獲派駐巴拿馬更是氣不打一處來。因為不但是巴拿馬的格局太小,與她關注「全球性」、「高端性」的事務,尤其是專攻台灣加入聯合國及各種國際組織,及志在聯合全球的分裂中華國土勢力,包括「疆獨」、「藏獨」、「蒙獨」團體尤其是是其領袖熱比婭、達賴喇嘛等的「大志」,距離太遠,而且據說巴拿馬有意與中國大陸建交,要她一上任就需背上「丟失邦交國」的「黑鍋」,她可不幹!
  這是蔡英文的重大挫折,只好趕忙由民進黨發言人阮昭雄出面聲稱,該則報導並非事實,請勿轉載,以免造成當事人困擾。相關人事訊息,請以正式發佈為準。這真的是「另類見光死」了,「英派」光環被遮蔭了一角。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6-04-01 05:22:28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