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張夏會」在金門舉行具有多重戰略意義

  台灣陸委會主委夏立言就任後的首次兩岸事務主管部門負責人工作會面亦即「張夏會」,前日在金門舉行。大陸國台辦主任張志軍和夏立言「出場亮相」的陣勢,兩人幾乎一樣的身高,都幾乎是滿頭斑駁的白髮,都是資深的外交家,都採用同樣的外交辭令及肢體語言,予人「棋逢對手」但又「惺惺相惜」的感覺。這與王郁琦比張志軍矮一個頭,資歷距離較遠,缺乏第一線歷練,外交手腕也有欠成熟相比,顯得夏立言「姜還是老大辣」,果然是令人刮目相看。
  誠然,盡管兩岸關係並不是完全等於國共關係,但在國共兩黨目前都是兩岸的執政黨的大背景之下,秉承國共兩黨九十年關係史上既有鬥爭又有合作的的老傳統,前日的「張夏會」既堅持各自的原則又互相體諒合作,在對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大原則,「九二共識」的涵義解讀,及大陸《國家安全法》納入台灣同胞等敏感議題,分別闡述了自己的立場之後,卻沒有反駁的觀點,可以說是「雖然我不贊同你的觀點,但我堅決維護你的發言權」,沒有反駁對方的言論,以免外界轉移這次難得的「張夏會」的視線,失去焦點方向。畢竟,在「太陽花學運」尤其是「九合一」選舉後台灣地區的政治態勢之下,能夠舉行「張夏會」真的是太不容易了。就以這次「金門兩岸事務主管部門負責人工作會面」為例,本來是規劃於二月間進行的,後因復興空難和「M五零三」航線問題而被延誤。但也是「錯有錯著」,王郁琦因張顯耀「間諜疑案」不獲起訴而辭職,夏立言接任並上場「金門會」,才有兩天前的「氣質對等」的氣場出現。實際上,前兩次「張王會」中王郁琦的表現,不要說是大陸民眾從電視屏幕上看了心中暗笑,就是在台灣島內,也有不少人對王郁琦在南京首見張志軍握手時,無論是身高還是氣質以至態度都「矮了一截」的滑稽境況,頗不以為然。而夏立言,則把這些難堪場景都拋到料羅灣去。
  首次「張夏會」選擇在金門舉行,從技術上看,因有向金門供水、漂流垃圾、盜挖海砂等在地議題,在金門舉行便於就地考察,及蒐集在地民眾的意見,實際上張志軍昨日在與金門業界座談時就表示,金門在經濟社會發展上仍有實際問題,這次前來除了舉行第三次兩岸事務首長會議外,也是為實地考察金門而來,此行會將第一手消息和問題帶回去,進行研究再做出反饋,透過適當管道探討解決方法。然而,在首次「張夏會」談及到底陸客中轉,兩會互設辦事處,台灣加入「亞投行」,遣返通緝犯,第十一次兩會領導人會談等議題,都是全島性的議題,而並非是金門島地方議題,但為何首次「張夏會」卻會選擇在金門舉行?
  看來,這具有多重意義。其一是凸顯「化干戈為玉帛」。實際上,在一九四九年兩岸分治後,三次台海危機就有兩次發生在金門,也是兩岸處於軍事敵對狀態時,軍事對峙最激烈的地方。因此,張志軍在參訪金合利鋼刀店,並獲老闆吳增棟贈送現場打造的砲彈鋼刀後感性表示,金門鋼刀是金門四大特產中意涵是最豐富的!中華民族可說經歷太多戰亂,盼兩岸能夠「化干戈為玉帛」用親情、鄉情、友情化解心結,邁向共同的美好未來。這真是振聾發聵。
  其二是紀念「金門談判」,寓意冀望在「九二共識」下,繼續進行兩岸協商。實際上,在海峽兩會進行「汪辜會談」及事務性協商之前,兩岸間的首次半官方談判——「金門談判」,就是於一九九零年九月十一至十二日在金門舉行,雙方就「海上遣返」事務達成了協議(此前於一九八六年五月十七至二十日在香港舉行的「華航事件」談判,是「企業談判」),衝破了台灣當局「不接觸,不談判,不妥協」的桎梏,並為後來的兩會協商打開了大門。因此,「張夏會」在金門舉行,大有祈求兩岸協商能夠持續順利進行的希冀。
  其三是體現「三中一青」的對台工作方針,紮根基層,讓普通民眾都能分享到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紅利。尤其是金門島,曾經長期是前線陣地,因而沒有什麼大型建設;當兩岸停止「炮戰」後,大批駐軍從金門撤軍,以軍隊人員為主要光顧對象的工商業大量萎縮,因而發展極為落後,民眾的生活品質也長期處於低水平。後來雖然開放「小三通」,並向大陸居民提供落地簽注,但仍未能從根本上解決金門經濟發展落後的問題。尤其是缺水,連作為金門財政收入主要來源之一的金門酒廠也無水釀酒。在惡性環境之下,財政更為困難。這次「張夏會」,就大陸向金門供水達成了共識,不但可解決金門居民的飲水困難問題,而且也可讓金門酒廠擴大再生產,創造更多的財政收入及就業機會。這跳出了以前的兩會協議,被說成是紅利都由大財團拿去,老百姓未能分享的模式。「以民生為重」,這是張志軍的感言,也正體現了大陸對台工作的新方向。
  其實,這次「張夏會」也折射了大陸對台工作的新戰略思維。首先,是重啟「農村包圍城市」的戰略。在「九合一」選舉中,六大直轄市,除新北市外,其餘五市均由民進黨及其政治盟友連任或奪走,國民黨所掌控的大多是農漁業縣市,財政收入不高,人口也不多。因此,走「三中一青」路線,也可說是廣義的「農村包圍城市」,更重要的是從基層做起。
  有意思的是,曾經在逃亡時熟讀毛澤東著作的民進黨前主席許信良,參考毛澤東「農村包圍城市」的戰略,而提出「地方包圍中央」的戰略方針。現在,張志軍的做法,也帶有「農村包圍城市」之意,而且在一定意義上,也是「地方包圍中央」。即使是蔡英文明年「黃袍加身」,大格局已定,在「三中一青」基層都充分享受到兩岸關係發展的成果後,總會運用自己手中的選票,讓堅持「九二共識」的政黨掌握台灣地區的權柄。
  其次,是不計較一城一池的得失。仍然體現「單方讓利」精神的陸客在台轉機議題,在「張夏會」中獲得重大進展,並不計較民進黨是否會重新執政。而從長遠看,這是爭取民心的「政治工程」,張志軍昨日就說,民生是最大的政治。明年「總統」大選,國民黨或將會失利,但只要繼續「愚公移山」,就能感動「上帝」。本欄今年元旦分析說,兩岸關係發展路向也是螺旋式上升,因而對於兩岸關係和平發展征途上所遇到的某些困難和挫折,沒有理由悲觀失望。歷史是螺旋式上升發展的,某些支流性的困難錯頓,阻擋不了歷史發展主流浩浩蕩盪前行的勢頭。即使是民進黨再次上台,由於人們已經有了免疫力,也已經有了應對的經驗,因而並沒有什麼可怕。尤其是在過去幾年的深耕細作下,連台灣中南部的基層政權也已植根了對兩岸交流的渴望心情,目前的發展勢頭是「回不去」了。「克難前行」,善於把危機化為轉機,是沒有甚麼困難克服不了的。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5-05-25 05:35:59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