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取消國共論壇一阻習洪會二成無根之木?

  今日是蔣介石先生逝世四十一周年紀念日,也是清明節翌日(按曆法安排有時是清明正日或前一日)。按中國國民黨慣例,黨主席將率領中央領導機關主要成員前往桃園大溪慈湖謁陵。而在國民黨執政時,國民黨籍正副「總統」和「行政院長」等也將會出席(按「黨章」規定,黨執政時「總統」為當然黨主席,但會因敗選等原因而辭任黨主席)。
  今日國民黨中央領導機關前往慈湖謁陵,是繼二零零零年國民黨在敗選「總統」後、尚未交出政權之前的又一次「倉皇辭廟」,由新任洪秀柱率領秘書長和以及主管人員主祭。洪秀柱在當選並就任黨主席後,並未同時發佈新人事。但她卻對秘書長人選開出了四條件,包括耐操耐磨、具調和鼎鼐能力、嫺熟行政立法運作、具相當黨政資歷等。而她也宣佈,具體人選在慈湖謁陵時就會看得出端倪。  因此,今日洪秀柱將會率領的新任秘書長和一級主管人員,是一個怎麼樣的團隊,究竟是全黨所渴望的推動改革,讓國民黨浴火重生、鳳凰涅磐,還是守舊抱殘,讓國民黨繼續沉淪、逐漸式微?而在兩岸政策上,是繼續堅持「九二共識」,推動兩岸關係和平發展,還是片面吸取某些「教訓」,因懼怕繼續被「獨派」勢力攻擊「傾中賣台」而放棄國共合作,減少兩岸交流?都值得注意。
  從洪秀柱的本質看,她將會繼續堅持「九二共識」,推動國共合作和兩岸交流,甚至還將會追求終極統一;但從她個人曾經遭遇過的不公平待遇看,她對黨內同樣也堅持「九二共識」,但對「反獨促統」持各種不同態度的高層人士,持有不同的情緒甚至是極為抗拒。實際上,日前當她以新任黨主席身份首度受邀列席國民黨「立法院」黨團大會,向眾藍委們信心喊話,會前被媒體追問黨內人事,黨秘書長會不會是曾永權或余騰芳時?她則斬釘截鐵地秒回:「不可能!」 這顯然是折射了她對國民黨「換柱工程」暗中獲得「總統府」的默許和支持的強烈反感和反彈情緒。
  在此強烈情感背景之下,曾在馬英九台北市長任內得到重用,獲得有「鏡子裡的馬英九」雅稱的江宜樺聘任「行政院秘書長」,朱立倫任國民黨主席時又被禮聘為國民黨秘書長的李四川,將肯定不會獲得留任。實際上,在國民黨「總統」初選過程中的「防磚機制」、「換柱工程」,及國民黨主席補選過程中的以拖長時程來爭取結成「防洪陣線」等,無不隱現著朱立倫、李四川的身影。
  對此,李四川當然是有自知之明。不過,還是在卸任前,盡了最後一點責任,走訪了二十一縣市召開基層黨組織座談會,整理基層黨工及地方領袖意見,提出黨務革新彙整報告,歸納出執政成績不佳、高層不團結及青年與國民黨疏離等十四項敗選原因,並提出應確認國民黨路線等十二項黨務改革建議,呈交給新任黨主席洪秀柱,以供參考。
  報告在匯集基層黨組織的意見,對黨中央的各項內部失當政策和措施進行猛烈批評之後指出,新任黨主席當務之急,就是釐清黨的中心思想及路線論述;對於黨內兩岸政策長期被批「傾中」,建議應該取消「國共論壇大拜拜」形式,改以具體兩岸議題的交流為主,像是設立「台商服務中心」,實際解決台商遇到的困難,爭取認同。
    無可否認,李四川雖然是馬英九、朱立倫的「人馬」,但在該報告的黨內及島內政策措施方面的批評和建言,還是出以公心,沒有偏私,而是敢於秉筆直書的。實際上,報告中所匯集的民眾對政策無感,幾項重大政策推動與作為失當,引發廣大民怨;高層不團結,中央整合無果,未能展現大團結氣勢,影響基層黨員信心與認同;「不分區立委」部分提名人選被質疑,引發黨內不滿與社會負面評價;執政八年無法解決年輕人低薪、就業問題、子女教育、物價問題;黨內「論資排輩」,限縮青年人才發展空間、不重視青年組織;……等,雖然早已是國民黨的弊端,但均在馬英九、朱立倫時期更為突出強烈。就此而言,李四川仍可說是有所擔當,不失為一個愛黨的忠誠黨員。
  而報告中提出的地方黨部主委應該改為直選;各級各類公職候選人提名制度也要檢討調整,於全民調外應考量加入黨員投票、地方經營程度、知名度或建立從政同志服務黨員紀錄;「不分區立委」提名應以能為黨衝鋒陷陣,能為政策辯護及對黨部有貢獻者優先;黨產部分,合法黨產絕對要保留,「不必隨民進黨及媒體起舞」……等,也應值得洪秀柱重視及採用。
  但報告中有關國共關係和兩岸關係的部份,其批評和某些建議卻令人感到不解。比如所謂「國共論壇大拜拜」,表面上看,是批評「國共論壇」舉辦過程中的某些形式主義,希望能改為以向台商提供服務的實務工作,或許是說中了部分黨員的心理。
  但具體問題具體分析,而且更需跳出事務主義的框框,在更高的戰略層次思考問題。如果取消「國共論壇」,可能就將會遭遇如下的「不適格」情境:其一是「胡連會」《兩岸和平發展共同願景》將橫遭腰斬。實際上,「建立兩黨定期溝通平臺,包括開展不同層級的黨務人員互訪,進行有關改善兩岸關係議題的研討,舉行有關兩岸同胞切身利益議題的磋商,邀請各界人士參加,組織商討密切兩岸交流的措施等。」這是《兩岸和平發展共同願景》五項任務之一,而且已經寫進了《中國國民黨黨綱》。其最高形式的「國共論壇」也已舉行了十次,歷屆「國共論壇」均針對當前兩岸經貿文化交流議題進行前瞻性研討,並在會後具體實踐共同建議事項,對兩岸經貿交流有其不可忽視的貢獻。誠然,可能在某些具體做法上也有形式主義之嫌,或不夠深入紮實;但可在總結經驗的基礎上,予以改善,使之更臻完善。
  尤其是在民進黨再次執政之後,更需要有諸如「國共論壇」之類的活動,團結廣大台灣同胞。如果取消,等於是自動向民進黨輸誠投降,自砍旗幟,放棄陣地。因此,「國共論壇」決不能廢除,相反還應當邀請更多的台灣地區青少年及地方政權組織人員和民意代表,以出席各種論壇形式到大陸進行交流。只有保持進行大交流,才能促成大合作、大發展。
  更重要的是,國共兩黨領袖的會面,往往是與「國共論壇」綑綁在一起進行的。如果取消,就將失去每年一度國共兩黨領袖會面的機會。因而有人猜測,提出取消「國共論壇」的建議,是否要阻止「習洪會」?當然,「習洪會」也可單獨進行,但其意義卻驟然,並容易被島內」獨派」勢力攻擊為「權貴主義」。實際上,按照政黨政治「群眾--階級--政黨--領袖」的模式,在群體性的「國共論壇」過程中實現國共兩黨領袖會晤,正好就體現了「在群眾中產生領袖,領袖走群眾路線」的政黨政治規律。否則,沒有「國共論壇」的國共兩黨領袖會晤,國共關係和兩岸關係就將變成無根之木,政治意義大減。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6-04-05 05:28:22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