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林全不完整閣員名單的幾個觀察焦點

  在已敲定將於今日與馬政府「行政院長」張善政會晤,商談政權交接的前夕,「英政府」的候任「行政院長」林全,昨日宣佈其內閣部分人選。其中民進黨政權交接小組共同召集人林錫耀將出任「行政院」副院長;前「經建會」副主委張景森、「金管會前主委施俊吉、前「主計總處」主計長許璋瑤、嘉義縣前副縣長林美珠、台灣大學教授林萬億等將出任「行政院」政務委員;政治大學教授童振源將出任「行政院」發言人。另外,前「衛生福利部次」長林奏延將出任「衛生福利部」部長,林全說,由於世界衛生組織年會五月將登場,因此他於首波人事中先公佈「衛福部長」人選,期望能夠及早著手相關事項安排。
  這份名單是不完全的,因而難以對林全內閣作全面評估。而就已經公佈的部分人員名單看,可能具有以下的幾個特點:
  其一、這個名單除「衛福部長」外,全部都只是屬於「院本部」的人選,如發言人,政務委員等。但即使如此,「院本部」人員名單也不完整,因為連「秘書長」都付諸厥如。這令人納悶,在政權交接過程中,秘書長作為「行政院長」的幕僚長,是最重要的人物,為何未能趕及宣布及就位?按道理,民進黨內可以協調鼎鼐各方關係,能夠勝任秘書長的人才濟濟,而且也曾執政八年,早就儲備了相應人才,但卻在政權交接的關鍵時刻之際,卻竟然「找譕人」?可能是林全的要求很高,既要上乘蔡英文下連「行政院」的各部門,左聯繫民進黨中央右協調「立法院」,以至是各個在野政黨,身上倘沒有「金剛鑽」,可還真的攬不起「行政院秘書長」這個「瓷器活」。
  其二、沒有一位「國安系統」的人員,這倒是可以理解。因為按其相關規定,屬於「國家安全」體系的「國安會」秘書長,及直屬於「國安會」的「國家安全局長」,本身就是直屬於「總統」,由「總統」直接任命。而即使掛名於「行政院」之下的「國家安全」體系主官,如「外交部部長」、「國防部長」、陸委會主委,及情治機構的負責人,如「國防部」屬下的「軍事情報局長」,「內政部」屬的下警政署長、海巡署長、移民署長,「 法務部」屬下的調查局長等的人事權,都是「總統」的直接事權。因此,林全無權決定及宣布,這是留給蔡英文自行決定及公佈。
   其三、即使是屬於林全本身所專長的財經、主計等專業領域(他曾任「行政院主計長」及「財政部長」),並擁有「高度自治權」的財政、經濟、金管、主計等部會的首長,也全都付諸厥如。可見他組班不易,既要真正做到知人善用,落實其「財經內閣」、「改革內閣」,力拚臺灣經濟發展、產業升級的理想,又要對輔選蔡英文的有功人員實施酬庸,並安撫黨內各重要派系,做到各全善美,還真的要煞費苦心。
  其實,民進黨「四大天王」、「獨派」領袖等,可以而且必須由蔡英文直接安排出任給職或不給職的「總統府資政」、「國策顧問」,或「總統府顧問」等,因而已經為林全減輕了必須安排這部分人「出路」的負擔。否則,林全可能還將要更苦惱。
  其四、即使如此,在已宣佈的「院本部」人員名單中,也仍是小心翼翼,盡量做到派系平衡,以體現「全民進黨只有一個英派」。比如,「行政院副院長」林錫耀雖然出身於「新潮流系」,但卻是明顯的「蘇系」人物。蘇貞昌當選台北縣長後,向與之友好的「新潮流系」借將,借到林錫耀和劉導等人,其中林錫耀出任副縣長;蘇貞昌升任「行政院長」後,又跟隨轉任「行政院秘書長」。
  又如童振源是「謝系」人物,謝長廷兩岸政策的重要智囊,「憲法一中」就是他按照謝長廷的思路梳理歸納出來的主旨論述;曾任「陸委會」副主委,也是部分民進黨黨代表所提「凍結台獨黨綱提案」的主要起草人。曾經盛傳,他將出任「陸委會」主委,尤其是外傳謝長廷將不會出任海基會董事長,而是改任駐日代表之後。但現在對童振源的安排,主要是利用他善於與媒體溝通的專長,而非聲言要與大陸搞好關係的林全,專為兩岸事務而作出。實際上,昨午他在公佈「行政院」部分人選時,有記者提問童振源的角色身份處理兩岸關係,他才「驀然」想起童振源最大的優勢還是在兩岸政策研究方面,因而承諾以後將會借助童振源這方面的專長。
  實際上,即使是將由蔡英文親自「揀蟀」的陸委會正副主委,林全也將會擁有較大的建議空間。比如,他昨日說「兩岸貨貿協議」的談判還應繼續進行下去,這除了與談判直接相關的「經濟部長」等部會首長人選,是由他自己自主決定外,可能也將會根據談判的需要,向蔡英文推薦熟悉兩岸談判的財政專家,作陸委會主官的儲備人選。當然,「五二零」後能否繼續進行洽簽「兩岸貨貿協議」的談判,主要是受制於蔡英文是否承認「九二共識」。因而林全的迴旋空間並不會太大,儘管他本人的「統獨」意識並不明顯。
  其五、雖然昨日公佈的內閣名單是以「院本部」為主,但也有例外,就是「衛福部長」林奏延。其意圖很明顯,本年度的世界衛生大會定於五月二十三日舉行,這是一個對民進黨來說極為敏感尷尬的日子。因為蔡英文將於五月二十日宣誓就職,而在此日之前,「衛福部長」蔣炳煌是承認「九二共識」的馬政府的閣員,按照於二零零九年的模式,其本人以觀察員的身份,代表「中華台北」獲邀請列席世界衛生大會,並無問題;但在此日之後,接任「衛福部長」的林奏延卻是蔡英文的「人馬」,倘蔡英文在「五‧二零」講話中未能正面回應「九二共識」,按照二零零八年之前的政策,他可能會被拒於門外。
  而林全的做法,顯然是採用「投機主義」及碰運氣,希望利用世界衛生組織目前正在進行邀請作業,「托馬政府的福」,弄到「入場券」;至於蔡英文的「五‧二零談話」是否被「收貨」,由於屆時邀請函已經發出,「生米煮成熟飯」,也就混進門去了。而且,林全早就佈局,在蔡英文勝券在握的去年一月二十一日,就情商時任「衛福部」副部長的林奏延,以「健康」的理由申請退休。也就是說,他在政治上是屬於馬英九的人,世界衛生組織幹事長陳馮富珍很難予以拒絕。但倘現在卻又成了蔡英文的人,倘蔡英文不承認「九二共識」,卻又讓他列席世界衛生大會,就將會形成違反聯合國二七五八號決議的事實,這真是棘手大難題。看來,世界衛生組織在作出邀請之前,必須認真諮詢北京的意見。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6-04-08 04:47:27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