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正式形成蔡英文林全分唱黑紅臉角色格局

  與二零零零年陳水扁當選「總統」,民進黨首次執政時,民進黨召開「全代會」,全體黨代表鬥志昂揚,既是團結一致地應對國民黨的挑戰,也是黨內各派系相互爭鬥,甚至在「全代會」召開前夜還發生毆鬥,而在「全代會」召開過程中各派別代表在會上炮聲隆隆的情況完全相反,前日召開的民進黨第十六屆第一次臨時全國黨員代表大會,卻竟然有超過一半的黨代表沒有出席,會場上一半椅子沒有人坐,無論是按照《人民團體法》對「國法」,還是民進黨自己的黨內規章的規定,似乎並不符合開會法定人數的規範。而且會議過程中沒有爭論,只有一位黨代表提出疑問,在會議主持輕易搪塞過去後即消聲,會議扣除三十分鐘的開幕式,不到四十分鐘就全部完成所有議程,蔡英文還要說冷笑話防止黨代表「開溜」。這是繼去年九月十九日的民進黨第十六屆第二次「全代會」後,又一次鬆鬆垮垮,毫無「戰鬥力」的黨代會,因而潛伏著危機,如果不是國民黨表現得太爛,民進黨又怎能這麼「好命」,不但是「躺著選」也可以當選,而且是繼續表現渙散也可以輕鬆掌政?
  其實,部分黨代表也知道,民進黨這次主題為「穩健改革,團結台灣」的黨代會,主要任務是通過民進黨「黨章」修正案,規範未來「副總統」、「總統府秘書長」、「行政院長」,不再是「當然中常委」,由直轄市長、縣市長、黨團三長擔任當然中常委;其他「中央政府正副院長」、秘書長、政務委員、正副部會首長,也將不具有當然黨代表身分,因而並非是各派系的主戰場。真正戰場是在將於今年七月舉行的第十七屆第一次黨代會,屆時將不但要改選中央領導機構,而且還有可能會因應情勢發展,通過新的「決議文」。因而各派系都「留力」,留待三個多月之後才在•再次上演「眾聲喧嘩」的情景,既要為本派系爭取多幾席中執委和中常委,更要將本派系的政治主張演化為全黨的意志。
  表面上看來,民進黨「臨全會」的決策,有點自相矛盾:一方面,蔡英文本人沒有兌現在競選「總統」過程中作出的「免兼黨主席,做全民總統」的諾言;另一方面,卻又逆背民進黨自己的慣例,剝奪「副總統」、「總統府秘書長」、「行政院長」等「當然中常委」,及「中央政府正副院長」、秘書長、政務委員、正副部會首長的「當然黨代表」資格。其實,蔡英文是在佈局,應對「五二零」後的大政局。
  平情而論,蔡英文選後食言應是無奈之舉。因為民進黨籍「立委」那些草莽梟雄,仍然以在野黨的心態,橫沖直撞,提出不少「暴沖提案」,直接沖擊蔡英文的「走第三條路」中間路線。因此,她必須兼任黨主席,並以「英派領袖」的形象號令全黨,才能鎮得住「暴沖立委」和其他沖動型黨員。
  但是,作為黨主席,必然受到「台獨黨綱」、「反核」等民進黨「神主牌」的桎梏,難以體現「全民總統」。盡管說,蔡英文老是強調,按照「後法優於前法」的原則,《台灣前途決議文》已經取代了「台獨黨綱」,但此話倘是在二零零七年九月三十日之前說出,還有其道理;而在當時舉行的第十二屆第二次「全代會」時任黨主席的游錫堃強行主導通過《正常國家決議文》之後,又以「後法優於前法」的原則,取代了《台灣前途決議文》。但蔡英文卻詐傻扮懵,不提《正常國家決議文》。
  顯然,就連蔡英文自己也感到,「總統」兼任黨主席,將難以施展。因此,修改黨章籍著「副總統」、「行政院長」不具「當然中常委」及「當然黨代表」的資格,將陳建仁、林全的非民進黨員身份固定化,就可化解分擔她的壓力。此前,她出任「陸委會」主委時,也是非民進黨籍,好處是她推動的兩岸政策,可與民進黨的兩岸政策主張保持一定的距離。實際上,蔡英文當時搞了「小三通」,修改《兩岸關係條例》,對兩岸經貿有一定程度的放寬,就是一個成功的經驗,現在蔡英文要將自己的經驗,移植到陳建仁、林全的身上去。..這樣,不是民進黨員更不是民進黨中常委的陳建仁、林全,在處理兩岸關系事務上就可保持一定的靈活性,不受民進黨「神主牌」的束縛。尤其是林全,作為在高雄眷村出生機長大的外省人第二代,但統獨色彩並不明顯,而且是經濟學博士,在「扁朝」任政務官時爭議不大,作為財政部長竟可在陳水扁的涉貪案中抽身而退,確實是一個異數。因而蔡英文要他當「行政院長」,除了是要他主抓經濟,趕走經濟寒冬的功能性考量之外,可能就是政治性,讓他不受民進黨「神主牌」所羈絆,只要按照「行政官僚」體系的思路,「埋頭拉車」就行。為此,他聲稱「我無時無刻不想向對岸釋出善意」。
  但蔡英文作為黨主席,必然受到「台獨黨綱」的束縛。她雖然聲稱《台灣前途決議文》已經取代了「臺獨黨綱」,但不提《正常國家決議文》,讓遊錫堃極為「無癮」及不滿。因此,蔡英文當選之後,遊錫堃一直沒有出席民進黨中常會,昨日更沒有出席「臨全會」。而且,「遊系」重要成員林佳龍、高志鵬還聲稱,「遊系」將改名為「正常國家促進會」,並以《正常國家決議文》為圭梟。此舉似是在抗議蔡英文。
  可以預見,遊錫堃正積聚力量,要堅持《正常國家決議文》的「正當性」。既然是民進黨的政治檔,也既然按照「後法優於前法」的原則,蔡英文作為黨主席就必須執行,即使是她詐傻扮懵。其實,即使是《台灣前途決議文》,也是主張「華獨」,她作為黨主席也已被綁架。估計遊錫堃肯定不會死心,必會「誓死捍衛」自己的「成果」反對,取消《正常國家決議文》。
  唯一的反制辦法,就是再次運用「後法優於前法」的原理,由「全代會」通過一個新的「決議文」,以取代《正常國家決文》。這一次「臨全會」,由於任務單純,沒有人提出提案,但不排除下一次「全代會」將會見端倪。有消息說,有黨代表正按照蔡英文「憲政體制」的說法,草擬《中華民國決議文》,再次端出《台灣前途決議文》的主要論述,並強化「華獨」的定義,即「台灣現狀為獨立國家,國號為中華民國,也就是中華民國在台灣或是中華民國是台灣,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沒有任何隸屬關系」。
  既然如此,就是抗拒承認「九二共識」,林全受肘於此,再釋出更多的善意,也將於事無補。蔡英文以與林全分唱「黑白臉」方式糊弄忽悠人的圖謀,必定破產。
  (發自臺北)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6-04-11 05:03:57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