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新南向政策舊瓶裝新酒前景難明

  在距離蔡英文「五二零」宣誓就職還有一個多月之際,昨日召開的民進黨中常會,邀請該黨國際事務部主任黃志芳作《新南向政策——以人為本的台灣對外經濟新戰略》專題報告。黃志芳表示,未來希望以五年為期,積極推動與東協及南亞國家的人才、產業、投資、教育、文化、觀光、農業等密切的雙向交流與合作,以建構台灣與東協及南亞國家二十一世紀新夥伴關係。為達此一目標,新政府未來將成立「新南向政策辦公室」,以提高決策及整合層級,並設立國家級的東協及南亞研究智庫,雙軌並進,推動政策。將來也將整合成立大型「東協南亞獎學金計劃」,透過人才的培養與交流,打通與東協及南亞國家關係的任督二脈。他認為,現在跟東協國家有很多產業接觸的機會,像是石化業、機械業等,東南亞國家也希望引進台灣的技職教育,以及台灣農業也是強項。加上東協在基礎建設的需求龐大,很多國際投資銀行都加碼協助東協進行基礎建設,這對台灣業者也是重要機會,將來政府會積極協助業者爭取機會。黃志芳強調,以台灣的地理位置及經濟條件,東協及南亞國家是未來重要的海外市場,也是最好的經濟、文化夥伴。在台灣面臨當前重大經濟挑戰的時刻,就必須勇往直前,以海洋國家的精神,透過「新南向政策」為台灣的經濟開創新的格局。
  蔡英文在聽取報告後指出,「這個將會是我們下一個階段這個國家重要的政策,也希望各位將來不管是在中央還是在地方,我們共同來打拚。」另外,她於昨晚也在自己的臉書上以《「面向海洋,就會找到機會」,世世代代的臺灣人都如此相信》為題發文,表示充滿活力的東協及南亞,現在是全世界都在關注的區域,也是台灣不能錯過的機會,強調在那裡擁有完整的台商供應鏈,也有僑生和新移民的連結,是新政府推動「新南向政策」的基礎。因而新政府將會提高決策的層級,除了鼓勵雙方的投資,也會在人才、教育、文化、觀光、農業等等面向,與東協及南亞國家建立多元的合作關係,打開「外交」工作與經濟發展的新格局。蔡英文還聲稱,海洋沒有界線,台灣也不應該自我設限,面對寬闊的海平線,我們充滿信心,一定要做世界的台灣。有國家級東協及南亞研究智庫,會邀請東協與南亞的意見領袖、業者和台商等人參與。
  蔡英文在競選「總統」的過程中,就已經提出了「新南向政策」,但那還是一句口號。而現在則透過中常會決議,將之轉化為新政府的既定政策,並還將會成立專門機構和智庫來落實執行之。由此看來,她已經是鐵定心腸,在「五二零講話」中,寧願中斷兩岸經貿交流合作,也要拒絕承認「九二共識」。但為了彌補因此而給臺灣經濟帶來的損失,就採取「堤內損失堤外補」的方式,意圖透過實施「新南向政策」,在東南亞市場上補救回來。而且,倘此政策能獲得成功,也就可在政治上打破「九二共識」的「魔咒」,有利於民進黨在爭取實現長期執政的夢想中,排除兩岸關系因素的影響。因此,這是蔡英文一項既具有實用的現實性,也具有長遠前瞻性戰略意義的決策。
  應當說,蔡英文很幸運,但也很不幸運。幸運的是,她是在「太陽花學運」完全汙名化兩岸經貿交流政策,使得她不用再像二零一二年那樣承受沉重的兩岸政策壓力,及馬政府政績太爛,使得民進黨可以輕易營造「國民黨不倒,台灣不會好」的輿論氣氛之下,參選「總統」的。在此極為有利的氛圍條件下,民進黨即使是隨便推出一位候選人,都可當選,而無需一定要是蔡英文。正因為如此,先後在黨主席和「總統」黨內初選敗下陣來的蘇貞昌,才那麼極不服氣,並在幕後指導其女兒蘇巧慧在「立法院」搞了幾個針對性很強的小動作,來發泄自己的晦氣。
  但蔡英文也是很不幸的。在她宣誓就職後,就將會立即遇到世界經濟整體放緩,對海島型經濟極為不利的問題,從而墮落柯文哲「蔡英文最大的困難,是大家對她的期望值太高,由於分母太大,不管蔡英文怎麼做,滿意度都會很低」的盲區。實際上,「批評容易當家難」,當民進黨是在野黨時,當然可以不負責任地批評馬英九的各項政策。但當自己也坐上這個位置時,馬英九的「施政原罪」已經卸下,「施政責任」就將轉移到自己的身上。馬英九有將兩岸關係及兩會協議的「紅利」可吃,政績尚且如此不濟;到自己上臺後,缺乏馬英九這個有利條件,政績可能更為慘情,所受到的批評將會比馬英九更為猛烈。
  但蔡英文受困於民進黨的「臺獨神主牌」,根本不可能會承認「九二共識」。於是就希望能加入由美國主導的跨太平洋經濟夥伴協議〈TPP〉。但很不幸,力推「TPP」的奧巴馬即將卸任,而參與共和、民主兩黨總統初選的參選人,卻對「TPP」持批評態度,因而蔡英文的這個希望應是「凍過水」。而可以令臺灣突圍而出的「亞投行」,連承認「九二共識」的馬英九要參加都尚且有難度,蔡英文就更不用想了。由中國大陸主導的東南亞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議〈RCEP〉,更是不會輕易讓英政府參與。因此,蔡英文要突圍,就只能是寄望于「新南向政策」了。
  蔡英文並非不知道李登輝的「南向政策」以失敗收場。實際上由於東南亞當地語言文化與臺灣不同,基礎建設落後、不少地方政治混亂,一九九七年亞洲金融風暴後東南亞更是出現諸多經濟政治亂象,許多台商投資失利血本無歸。陳水扁上臺後也對南向有重啟的努力,但南向政策的實質效果仍然不高。因此,「新南向政策」是昧於整個國際情勢,流沙築塔,只是一個空話。
  但為了抗衡必須承認「九二共識」才能有所進展的兩岸經貿交流合作,蔡英文仍然是一條死路走到底,提出「新南向政策」,卻是舊瓶裝新酒,多了個「人心」的包裝而已。
  由此看來,此前傳出的外放「四大天王」,還真的是有那麼一回事。其中蘇貞昌駐新加坡,因為李顯龍是他的私人朋友,因而可能會有所作為。何況,他留在台灣將會很「冇癮」,即使是蔡英文任命他為「總統府資政」,也只是一個榮譽職位,何況是一年一聘,還有任期限制,還是•已經改制為「無給職」的。而且更重要的是,蔡英文不樂見他在自己身旁,因而還不如順水推舟,到新加坡去。
  而黃志芳的派駐印尼,則是另一類型。因為印尼是東南亞第一大國,地位重要。還有一個長遠考慮,「反核」是民進黨的「神主牌」,但當核電役後,臺灣將無電可用;用煤發電,則會污染環境。只有用天然氣發電,才能解決問題。因此,讓曾經任過「外交部長」的黃志芳座鎮印尼,應是為了天然氣交易。
  (發自臺北)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6-04-14 05:26:22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