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捉放電訊詐騙嫌犯起到珍珠港效應作用?

  由中國大陸從肯尼亞押解有中國台灣籍嫌犯在內的電訊詐騙犯罪嫌疑人回中國而引發的台灣政客煽動的民粹情緒,在大陸國台辦等有關部門的充分說理之後,開始逐步平復;而就在此關鍵時刻,二十名在馬來西亞被捕的台籍同類疑犯,被台灣官方接回後竟然全部釋放,有疑犯歡呼「回家很爽,台灣有人權」,有人更囂張地阻擾媒體拍攝,這荒誕的一幕,台灣法律界人士和大部分媒體都直言「可笑」,指台灣欠缺事證,爭了半天卻放人,既無程序正義,更無司法正義可言,更讓煽動民粹的政客瞠目呆口,讓他們此前叫囂的「人權」、「管轄權」等訴求的正當性喪失殆盡,從而成為引導台灣民眾的意識和情緒轉向的轉折點,因此,有台灣媒體形容此一幕不啻為「珍珠港事件」的翻版,甚至揣測這是大陸公安和台灣警方不約而同地施行「珍珠港事件」式的「苦肉計」的成果。不管此一說法是否屬實,類似「珍珠港事件」的效應確實是存在的,只不過無論是規模上還是在性質上,有著不可比的比例差距而已。
  所謂「珍珠港事件」是美國總統羅斯福的「苦肉計」的說法,在「珍珠港」事件發生後的七十多年來一直在流傳,甚至是日本更為盛行。據「陰謀論」的支持者所言,在「珍珠港」事件爆發前,美國盛行「孤立主義」,美國僅有百分之十的民眾支持參戰,美國國會更是反對羅斯福總統援助遭受侵略國家的撥款申請。為了改變這種不利狀況,他在軍方已經截聽破譯到日本將會偷襲珍珠港的日軍密電之後,故意將之截留,並不作任何反制偷襲的準備措施。在日軍成功偷襲珍珠港的翌日,羅斯福向國會發表戰爭宣言,爭取到參議院以八十二票對零票,眾議院以三百八十八票對一票通過率宣戰決議。美國的參戰加速了法西斯軸心國的滅亡,也進一步促進美國成為國際大國和「世界警察。
  在台灣政論者和媒體中,對「捉放」電訊詐騙嫌犯持有「苦肉計論」的,多從以下兩點入手:其一,該二十名台灣籍嫌犯在被押解回台灣之前,已抵達馬來西亞的大陸公安要求馬方將之移交給中方,以至於台灣地區派駐當地的官員發生「搶人大戰」。也正在此時,中國大陸將在肯尼亞犯案的台灣籍嫌犯押解回大陸,引發台灣政客和部分媒體的甛躁,國台辦以舉行記者會,在強調大陸享有對台籍嫌犯的司法管轄權的同時,申訴大陸受害者的慘況,及此前大陸將在菲律賓捕獲的台籍嫌犯遣返台灣,結果台灣法院全部輕判,甚至有人被判無罪。被判刑的也可易科罰金。因而很多作案累累的台灣電信詐騙犯罪嫌疑人未得到應有懲處,犯罪贓款也遲遲不能追繳。不少台灣犯罪嫌疑人剛被押解回台就被當即釋放,有的過了不久,就再次在國外開設詐騙犯罪窩點,繼續作案。這些情況使得以台灣犯罪嫌疑人為骨幹的電信詐騙犯罪團伙屢禁不絕。也就是在此背景之下,大陸公安沒有在與台方官員的「搶人大戰」中堅持下去,等於是「放人」。而台方警員將他們押解回台灣桃園機場時,台灣警方並沒有即時收押,而是在刑事局人員問話後,以罪證不足為由逐一釋放。這就更為佐證了國台辦的批評,並反證了由大陸實施司法管轄權對電訊詐騙犯罪行為的震懾作用。
  其二、肯尼亞案發生後,台灣「法務部」和刑事警察局以其專業業務知識指出,台灣的電話詐騙案在境外真的非常嚴重,就以該案件為例,大陸被害人損失的金額約在新台幣五億元,因而大家都應該有正義感主持正義。雖然台灣地區目前的詐騙案件減少了,但大陸的詐騙案增加百分之三十以上,大陸很重視、全力偵辦這些案件;又因為詐欺案在台灣判的比較輕,大陸判的比較重,所以希望大家重視詐騙的部分,當然也要重視國人的司法權益,但對於善良百姓的權益大家也應注意一下。當然大家要重視「國人」的司法權益,但對於善良百姓的權益也應注意一下。目前兩岸打擊犯罪有一個問題,就是如果台灣人在臺灣觸法犯罪,台灣就可以一起打擊犯罪,但這些電信詐騙案基本上都沒有在台灣犯案,沒有台灣的被害人,所以基於這些理由,大陸強行將他們帶回去是有這方面的理由。而「法務部長」羅瑩雪在前往「立法院」司法及法制委員會備詢時,更是強調該案大陸享有司法管轄權,在管轄權競合的情況下,哪地辦理最有效率,國際間都可以討論,案件正確處理是最終目的,打擊犯罪的領域不涉政治,無關主權高低,就是鎖定犯罪,並與民進黨「立委」當面槓上,爭吵激烈。但民進黨「立委」仍然堅持台灣地區的司法管轄權。也就是在此時間內,發生了「捉放嫌犯」的事件,正好印證了羅瑩雪關於由大陸實施司法管轄權比台方審理要好得多的表述。實際上,在肯尼亞案發生後,不少法律界和警界人士都在報端上發文,指出台灣刑法對此類案件的量刑畸輕,等於是放縱犯罪行為,並放虎歸山。而台灣警方在桃園機場「放人」,儘管是依法行事,但惟其如此,才證實了羅瑩雪和法界、警界人士的說法。而台灣媒體也看不過眼,發表評論指出,台灣當局處事沒有規矩,亂成一團,只管爭管轄權,但對於這批嫌犯的后續處理,沒有任何章法,沒有事先掌握證據,只好把嫌犯縱放,雖不至於是縱虎歸山,但詐騙案嫌犯又回民間,無辜民眾可能繼續受害。
  當然,馬來西亞在兩岸之間的「搶人大戰」中,最後是選擇將犯罪嫌疑人移交給台灣警方,與肯尼亞的做法有重大差別,是基於幾方面的原因:其一、台灣方面在馬來西亞設有代表處,因而台灣地區的官員能夠在地力爭;而台灣方面並未在肯尼亞設立代表處,其交涉是由駐南非代表處的人員進行的,效果上就差了一大截。其二、台灣方面與馬來西亞的關係比較密切,而且蔡英文已經宣布將會推行「新南向政策」,可能會令馬來西亞得益;而台灣在肯尼亞並沒有什麼利益關係,反而中國大陸在肯尼亞有重大投資。其三、台灣在馬來西亞有直航班機,在肯尼亞則沒有,反而中國大陸在肯尼亞有直航班機。
  對於台灣地區「放縱」電訊詐騙行為之說,國民黨「立委」蔣乃辛已經提出修改《刑法》,建議透過電話或網絡詐騙者,將刑責從一年以上七年以下監禁,提高到三年以上十0年以下監禁,希望收阻嚇之用。此案已由「立法院」院會交付司法及法制委員會審查。希望今後能夠消弭「捉放嫌犯」的事件。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6-04-18 05:15:16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