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民粹與正義的博弈戰令民意悄悄拐彎?

  厤史發展有時真的很弔詭。往往一個眼看不可逆轉的重大事態發展,在遭遇另一突然發生的事件後,就悄悄地拐了一個大彎。就以今次在台灣朝野鬧個翻天的電訊詐騙案為例,由於民進黨「立委」煽動民粹和偏綠名咀的甛躁,究讓台灣民眾看清了他們「凡中必反」及「為反對而反對」的醜陋真面目,導致主流民意猛地轉了個大彎,開始理解大陸警方在押解台籍嫌犯到大陸地區處理的處置方式,並同情案中大陸地區的受害者,從而有可能會消淡他們對大陸有可能會在「五‧二零」後,因為蔡英文拒絕承認「九二共識」而採取反制措施的抵觸情緒。當然,現在離離「五‧二零」還有一個月的時間,而台灣地區則是「刺激新聞日日出」,民意瞬間轉向,目前的這種民意態勢能否繼續保存下去,並成為大陸方面可用的民氣,還有待觀察。
  實際上,前一段時間的民意發展,是令人頗為尷尬和矛盾的。一方面,人們都希望蔡英文在「五二零講話」中,能夠對「九二共識」及其「兩岸同屬一個中國」的核心內涵進行正面表態,使得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勢頭持續下去,為維護台海和平作出貢獻。但從種種跡象看,蔡英文極有可能會逆歷史潮流而行,仍然在「五二零講話」中閃躲「九二共識」,拒接作出正面回應。對此,藍綠兩陣營都預估到大陸方面將會作出反制措施,甚至連「國安局長」楊國強在到「立法院國防及外交委員會」邀請報告「國安局」業務並接受質詢時也指出,大陸方面屆時將會採取撤銷協商管道、陸客中止及外交手段這三種手段。另一方面,不少人也在擔心,倘若屆時大陸真的採取這些措施,尤其是所謂「雪崩式斷交潮」,可能會適得其反,反而將會刺激台灣民眾的逆反心理,背離大陸的情緒將會更為強烈。何況,所謂「雪崩式斷交潮」的做法,也不符合「毛澤東戰法」,因為尚未進入核心戰役,就一下子將所有的「彈藥」都消耗光,而且還將難以收到預期效果。但是,大陸方面若不採取反制措施,或將會導致蔡英文誤判形勢,以為無需承認「九二共識」,也能偏安一隅,安然做她的「第一位女總統」。這真是進退兩難,必須拿捏得當。坦誠地說,在半月前,這種尷尬的氛圍頗為濃重,也使得相關人員在處理有關事務時頗為棘手。
   但意想不到的是,恰在此時來了連場電訊詐騙案,在客觀上很好地發揮了轉移了視線的作用。而且,那些「凡中必反」的偏綠「立委」和媒體,按照其固化的邏輯思維及傳統,不少青紅皂白地進行制式反應,不但暴露了其膚淺,而且也在客觀上反證了他們思維深處的「人妖顛倒是非淆」心態。
  很明顯,在電訊詐騙案的問題上,所謂管轄權,按照屬地主義優先於屬人主義,受害者所屬地優先於加害者所屬地的原則,台灣人在肯尼亞透過電信網路詐騙大陸人,犯罪行為地在肯尼亞,犯罪結果地在大陸,故肯尼亞擁有第一順位管轄權,大陸擁有第二順位管轄權。只有主張「一中原則」,台灣才有權在法理上主張犯罪結果地在「中華民國領土」,與大陸享有同樣順位的管轄權。如果不承認「一中原則」,台灣只能根據加害者所屬地的立場,主張第三順位的管轄權。但即使如此,台灣方面的主張的正當性都很薄弱,因為肯尼亞與台灣沒有「邦交」。因而於法於理,大陸方面都有權把人帶走。當然台灣方面也有權要求按照《兩岸共同打擊犯罪及司法互助協議》的規定,將嫌犯遣返回台灣,但這個要求並沒有強制力。因而即使是在兩岸關係良好的二零一一年,馬政府也是在交涉了四個多月之後,才成功地要回在菲律賓犯案的台籍嫌犯。但是,台灣的司法機關卻是予以輕判,甚至判決無罪,不但是惹起大陸偵辦案件公安幹警的強烈不滿,因為他們為了偵查案件,花了不少力氣,長期排查蹲窩,而且在第三國辦案還受到許多限制,好不容易才抓捕到案犯,竟然就被台灣司法機關放掉了;而且更是惹起大陸受害者的怨憤。
  因而今次沒有實行兩岸警方合作,而只是陸方公安單獨辦案。這除了是不信任台灣司法機關之外,更因為台灣與肯尼亞沒有任何關係,連「務實外交」下的代表處都沒有設立,也沒有官員派駐,實際上前往肯尼亞辦事的都是台灣派駐南非的官員。而堅守「一個中國」原則的肯尼亞,並在肯尼亞與大陸之間有直航航線的情況下,當然更是將嫌犯交給中國大陸警方。
  民進黨和「時代力量」「立委」以為鴻鵠將至,又逮住了「修理」大陸和馬政府的把柄,因而又按照其過去的路套,大放厥詞,並大搞政治化,只談台灣的「主權」和嫌犯的司法主權,不談受害者的人權。如果事態就到此為止的話,可能還能蒙蔽部分台灣民眾;但台灣警方將從馬來西亞遣返的嫌犯釋放掉,就使得「綠委」和綠媒的正當性都被削掉,連普通台灣民眾也感到不對路。實際上,台灣派駐當地的官員,為了與大陸警方「搶人」,而在未有得到大陸警方所掌握的案情資料的情況下,就將嫌犯送回台灣,而台灣警方因為沒有嫌犯的犯罪證據,也就只能是將其釋放。這就在客觀上形成放縱犯罪活動的事實,因而不但是大陸國台辦理直壯地提出譴責並要求將嫌犯送回大陸受審,而且就連台灣的法務官員和警方人員也實事求是地說法講理,使得大陸方面完全掌握了正當性和主動權。而「法務部長」羅瑩雪更是拼了老命,親自撰寫新聞稿批判荒腔走板的「綠委」。昨日「綠委」們曾經囂張一時的氣焰,就收斂了不少。更重要的是,整個社會氛圍都翻了個轉,顛覆了僅在幾日之前還是對大陸不太友善的所謂「主流民意」,反而欣賞大陸嚴厲打擊電訊詐騙等刑事犯罪活動的做法。
   在這種撥亂反正的氛圍之下,倘現時就是「五‧二零」,也倘因為蔡英文拒絕承認「九二共識」而遭到大陸採取反制措施,可能台灣民眾的反彈情緒也將會不那麼強烈,因為已在這場司法大戰中抵消殆盡。因此,倘若這場鬧劇能夠一直上演下去,「棚尾拉箱」地演到「五‧二零」,就可抵銷大陸採取反制措施的負面效應。這可是千載難逢的好機會,就看能否因勢利導。
  而更為現實的情況是,台灣方面希望能與大陸協商,將從肯尼亞遣返大陸的台籍嫌犯移送台方,由台灣司法機關審判。但按照前例,即使是在兩岸關係良好的馬政府時期,也需四個月的時間。而現在距離「五‧二零」只有一個月,協商才剛開始,就因為蔡英文在「五‧二零」講話中不承認「九二共識」,而使得協商告吹,因而已經注定了台灣方面的訴求,將不會得到大陸方面正面回應。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6-04-19 05:08:43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