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蔡英文登基在即民進黨內卻暗潮洶湧

  民進黨將於七月間召開第十七屆第一次全國黨員代表大會。這是蔡英文「五‧二零」宣誓就職,及民進黨奪得「立法院」過半議席,並拿下正副院長,實現全面執行之下的第一次「全代會」,因而是權力資源再分配的黨代會,黨內各派系都要籍此機會搶奪地盤,伸展勢力。
  為迎接這次「全代會」,民進黨將於五月二十二日亦即蔡英文宣誓就職兩天後進行選任黨代表的選舉,及改選縣市黨部主委。各派系為能爭取多幾個中執委以至中常委的席位,黨代表的數量至關重要。因為按照民進黨的選舉制度,除了政治公職出任的當然黨代表之外,選任黨代表佔全體黨代表的八成以上。而在投票中執委時,每名黨代表只可勾選其中一位候選人,不能複選,因而各派系擁有黨代表的數量,及在配票時如何計算拿捏精準,就是成敗的關鍵。另外,縣市黨部主委對所在縣市議會黨團的領導,及縣市議員候選人初選的運作,擁有絕對的權力,而且也是「全代會」的當然黨代表,因而競爭也十分激烈。
   從種種跡象看,五月二十二日的黨代表及縣市黨部主委選舉,主戰場在新北市。這不但因為新北市是全台灣地區人口最多,選民也最多的城市,成為兵家必爭之地;而且也因為在六個直轄市中,新北市是唯一由國民黨掌握的城市,因而在兩年多後的「九合一」選舉中,承載著民進黨最大希望的城市。而市黨部主委也掌控著對市長候選人初選的運作,甚至本人就是候選人初選參與者,因而黨內個主要派系都在覬覦著新北市黨部主委的位子。
  目前已知的,主要是已經改名為「正常國家促進會」(簡稱「正國會」)的「游系」和「新潮流系」在爭奪。而「謝系」則與「正國會」結盟,「蘇系」則奧援「新潮流系」。在「九合一」選舉中,「空降」新北市的游錫堃,挑戰被視為「國民黨明日之星」,爭取連任的朱立倫,本來並不被看好。但游錫堃發揮其「水牛」精神,埋頭苦幹,再得大環境之助,竟然只輸朱立倫二萬多票,雖敗猶榮,也嚇得朱立倫一身冷汗,使他在國民黨「總統」黨內初選中不敢登記報名參選。
  游錫堃立了這個大功,而且他曾任過「行政院長」和黨主席,因而被視為黨內「四大天王」之一,但卻在這次蔡英文和民進黨勝選後的「分田分地」中,竟然沒有任何禞賞,就連只是「報派」而且還是屬於「蘇武牧羊」式的駐外職務傳說,也竟然沒有他的分,讓他頗感挫頓,躲到雲深不知去處,連每週一次的中常會也「懶」得出席。
  但由林佳龍出任召集人的「正國會」卻沒有喪失鬥志,積極運作由「立委」高志鵬出征市黨部主委之戰。但卻傳出在領表登記前夕,卻傳出高志鵬因為身負「政治獻金」官司,不符黨內《 公職候選人提名條例》規定,因此失去參選資格,「正國會」改推同屬「游系」的前「立委」余天出馬。余天昨日已經完成登記參選下屆新北市黨部主委的程序,而已於前日委託助理完成新北市黨部主委登記的新北市議會副議長陳文治則嘀咕,「民進黨新北市黨部主委的選舉,弄得好像是選『總統』一樣!」並指出有派系想藉著余天的參選,向準「總統」蔡英文示威。言下之意,就是余天要代表游錫堃向蔡英文「秀肌肉」。
  倘陳文治只是旁觀者,這番話還可算是客觀平實。但問題是他本人也是參選競爭者,而且還是由其所在的「新潮流系」推派,並獲得與蔡英文有「瑜亮情結」的蘇貞昌及其「蘇系」的支持,又何嘗不是帶有為蘇貞昌向蔡英文「出氣」的意涵?!當然,本身與蔡英文關係極佳的「新潮流系」,就不是如此想,而是有著更深遠的戰略意圖,那就是為賴清德北上「卡位」。
  實際上,賴清德的台南市長已經兩屆,不能再爭取連任。而由於賴清德倘不是受登革熱疫情及「拒進議會」之累,而放棄參加黨內「總統」初選,就是蔡英文的競爭對手。蔡英文為避免他「勢力坐大」,並不打算在「分田分地」中對他「分侯封爵」,因而他只能是另尋出路,而新北市長就是最佳的位置。因此,「新潮流系」決定,在二零一八年的「九合一」選舉中,賴清德北上征戰新北市。而此時朱立倫也因已任兩屆不能再選,國民黨可能推不出更佳人選,再加上大環境之助,絕對由贏的可能,未來再除圖發展。
  面對「新潮流系」的咄咄逼人,「正國會」和「謝系」一點也不敢懈怠。據報導,日前,「謝系」謝長廷曾向「謝系」成員明白表示,「我們在新北市黨部主委選舉支持高志鵬,並不只是為了支持高志鵬,而是不能讓新系獨大」,因此謝長廷向子弟兵明確下達指令,「謝系」應該要和所有「非新系」合作。基於此一理念和主張,謝長廷從選前到選後,積極廣結善緣,不僅在「立法院長」選舉中,「謝系」率先明確表態支持曾隸屬謝長廷所創「福利國連線」成員的蘇嘉全,更在選後和成為「正國會」召集人的林佳龍多次會面,討論合作方案,而新北市黨部主委選舉,「謝系」和「正國會」共同支持高志鵬,正是兩派系聯手合作的第一役。
  但似乎「新潮流系」和「正國會」都忽略了一個重要情況,就是屬於「英系」的現任新北市黨部主委、「立委」羅致政,早就有意參選新北市長。屆時倘賴清德執意參選新北市長,而「正國會」也仍然推派游錫堃重披新北市長選舉戰袍,就可能會與「英系」尤其是「總統」兼黨主席蔡英文槓上了。
  倘此,就將是蘇貞昌與蔡英文此前黨主席和「總統」黨內初選的「延續戰」,也將是賴清德正式開展此前尚未能展開的「交鋒戰」。不過,由於「新潮流系」在「組閣」中收穫甚豐,與蔡英文的關係更佳,是否會為了蘇貞昌而與蔡英文交惡,可能屆時將會權衡得失。
  反而是游錫堃將「死牛一邊頸」,與蔡英文糾纏下去。這除了是權位利益之鬥之外,還因為政治理念之爭。實際上,游錫堃一直對蔡英文以「後法優於前法」為由,聲稱《台灣前途決議文》已經取代「台獨黨綱」的說法,頗不以為然並耿耿於懷。因為正是根據「後法優於前法」的原則,二零零七年由時任民進黨主席的他主持通過的《正常國家決議文》,也已經取代了一九九九年通過的《台灣前途決議文》。 
  而蔡英文現在所奉行的「中間路線」,也與《正常國家決議文》所揭櫫的「台獨」路線相悖。高志鵬就不諱言說「正常國家促進會」的名稱,就是比較「獨派」。 何況,游錫堃在任民進黨主席時,曾與謝長廷聯手,以打擊「十一寇」為名,與「新潮流系」廝殺得見骨見血,現在蔡英文卻與「新潮流系」結盟,他和也與「新潮流系」有仇的謝長廷,哪能咽得下這口氣?!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6-04-21 05:25:25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