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前主席將毀掉民進黨完全執政美夢

  二零一六年一月十九日的選舉,將是第十四任「總統」和第九屆「立委」選舉合併進行。因此,民進黨除了是爭取由其黨主席蔡英文拿下「總統」大位之外,也希望能單獨或與其盟軍實現奪下過半「立委」議席,從而實現「完全執政」,避免再次發生陳水扁執政時期,雖然行政大權掌在民進黨的手中,但由於「立委」議席不過半,民進黨政府的各項法案金議案遭到泛藍「立委」的阻攔,致使政令出不了「總統府」,「行政院」的情況。
  民進黨要實現「完全執政」,並非自今日始。在陳水扁掌政時期,就曾喊出「國會過半」的口號,並為此而發起猛烈的攻勢,包括在「立委」選舉中橫衝直撞,在文宣戰線推出著名的「再怎麼野蠻,也不能怎麼……」系列廣告等。但總因策略錯誤,及受制於藍綠政治版圖,而未能如願。
  今次應說是遇到千載難逢的大好機會,乘著「太陽花學運」的旋風,利用馬英九施政失誤的有利因素,民進黨已經在「九合一」選舉中攻城掠地,再次重現一九九七年第十三次縣市長選舉後「地方包圍中央」的有利戰略態勢,而國民黨則是士氣低迷,「A咖」戰將們怯戰、畏戰,整個國民黨都陷入「藍色憂鬱」。因而蔡英文躊躇滿志,不但是以已在執政的心態發號施令,而且也在民進黨中執會上發出攻下「立法院」過半議席,以實現「完全執政」的指令。
  但蔡英文可能會料想不到,她這個雄心勃勃的這個計劃,將可能會毀在她的黨主席前任,民進黨的「聖人」林義雄的手中。因此,蔡英文對林義雄的各種訴求及言行,都保持著高度的警覺,並小心翼翼地避免跌落林義雄挖好的陷阱之中。
  實際上,蔡英文最近與林義雄幹了一架,為雙方是否就某些選區的「區域立委」候選人協調合作發生衝突。盡管蔡英文仍然低聲下氣,不敢得罪這位「林聖人」,但卻堅定自己的選戰策略安排,決不向林義雄及其卵翼下的「第三勢力」讓寸分。不過,民進黨與作為其側翼的「第三勢力」之間的裂痕,已然形成。
  其實,林義雄「靠害」民進黨,已不是第一次,而且還是要害性的。那就是他在二零零五年以絕食等手段,堅持要「立委」減半至一百一十三席,及推動「單一選區兩票制」。盡管陳水扁頗不以為然,「台獨理論大師」林濁水也大聲疾呼「萬萬不可」,並撰寫高品質的評論文章分析其弊端,甚至連藍綠「立委」也直斥其非,但林義雄仍然以死相逼,逼得陳水扁只好就範,下令民進黨黨團含淚跟進,但卻讓國民黨黨團喜在心頭,予以全力配合。結果,果如淋濁水所預料,在實施「單一選區」後,幾個人口特少的縣市,如花蓮、金門、連江、台東等,都落在國民黨的手中;一般縣市要二三十萬人口才獲分配一個「立委」應選名額,對上只有幾千人口的連江等縣也擁有一個應選名額,就顯出票票並非等值。而平地原住民和山地原住民的六個應選名額,也基本上是由泛藍陣營尤其是國民黨所奪得。因此,國民黨未選就先拿下十來個議席,佔一百一十三席個總議席的十分之一。
   另外,在實施「單一選區」後,嚴重擠壓小政黨的生存空間,只有國、民兩個大黨瓜分絕大多數議席,也有違林義雄整日價掛在口中的「民主、平等」原教旨宗旨。
  這一次,以林義雄為精神領袖的「第三勢力」,要在「立委」選舉中分一杯羹。而《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規定,上次選舉得票率超過百分之五的政黨或政團,可在不提名候選人參加「區域立委」選舉之下,直接提名「不分區立委」選舉的候選人;而上次選舉總得票率未達百分之五,或未曾參加過「立委」選舉的政黨或政團,倘欲參加政黨票亦即「不分區立委」選舉,就必須先行在「區域立委」中提名十位候選人。「第三勢力」的社會民主黨和「時代力量」兩個政黨剛成立,未有參加上次「立委」選舉,更遑論跨過百分之五「門檻」,因而必須各自提出十名「區域立委」候選人,才能提名「不分區立委」候選人。
   民進黨將三十多個選區列為「艱困選區」,其中有十三個最艱困選區放棄,讓「第三勢力」去經營。但是,尚欠七個選區,兩個「第三勢力」政黨才能湊足二十個候選人,因而希望民進黨再讓七個選區,讓「第三勢力」湊足二十席。但民進黨不願再讓,寧願由已在「九合一」選舉中當選縣市議員的本黨從政人員再次出征。
  蔡英文的想法很簡單,其一、與其讓實力不強的「第三勢力」人員去選而選不上,不如由較有實力的民進黨員去選,或還有機會。實際上,去年「九合一」選舉,本來不抱希望的桃園市和新竹市,民進黨候選人都意外地當選了;甚至事前評估將會大輸三十萬票的新北市,最後竟是只輸掉三萬餘票。基隆市、台中市等縣市也拿了下來。因此,即使是在艱困選區,說不好民進黨候選人會有意外收穫。但倘是由「第三勢力」的候選人來選,則未必會有此效果,畢竟他們都不是柯文哲。
  其二、民進黨除了參加「區域立委」選舉之外,還有「不分區立委」要選。這除了是關乎到總議席之外,還有一個重要原因,就是必須在包括艱困選區在內的大部分選區,都要籍著「立委」選舉而維繫蔡英文在此選區內的高人氣。
  其三、必須爭取更多的政黨選舉補助金,每票每年五十元的政黨選舉補助金,是民進黨前黨主席許信良「夜奔敵營」,與李登輝密斟後爭取到的,這是民進黨日常黨務活動經費的主要來源,不能輕易放棄。而總得票數的計算依據,是「不分區立委」選舉亦即政黨票的部分,但能否將每一選區的政黨票拉高,就依靠該選區「區域立委」候選人來帶動。因此,民進黨絕不會放棄對「區域立委」的提名權,即使是明知選不上也要提名候選人。而禮讓給「第三勢力」候選人,即意味著自己的政黨票將會受到影響。
  而「第三勢力」在分裂為「時代力量」和「社會民主黨」後,雖然兩黨都把林義雄視為精神領袖,但卻沒有能力也不願整合。「第三勢力」分開參選,對其「區域立委」候選人可能沒有影響,但對其「不分區立委」道得票率卻絕對有影響。因為「不分區立委」選舉有兩個「門檻」,其一是分配「不分區立委」名額的「門檻」,仍然是百分之五;其二是決定可以領取政黨選舉補助金的「門檻」,已從百分之五降低為百分之三點五。「第三勢力」的分開參選,勢必影響其總得票率,即使是能跨過百分之三點五的「門檻」,獲得分配政黨選舉補助金,也無法過百分之五的「門檻」,獲得分配議席。等於是浪費選票資源。
  由此可見,「第三勢力」的參選,是志在領取政黨選舉補助金,可以繼續生存,而並不在乎是否能獲分配「不分區立委」議席。但在民進黨的參選意圖中,卻是兩者皆要。而「第三勢力」的「蠻幹」,則將會令民進黨在「不分區立委」選舉中掉議席,但「第三勢力」卻並未因此而得益,反而將會毀了民進黨「完全執政」的美夢。因此,不要說是「林聖人」,即使是天王老子,也「冇面俾」。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5-05-27 05:15:05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