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富權)


 

林奏延能否列席WHA關鍵在「九二共識」

  五月二十三日,世界衛生組織(WHO)將會在日內瓦召開第五十九屆世界衛生大會(WHA)。按照馬英九上台後翌年以來共七年的經驗,馬政府的「衛生署長」(後改名為「衛生福利部長」)多是在四月間就收到世界衛生組織總幹事陳馮富珍以個人名義發出的信函,邀請其以「中華台北衛生署長」的名義,「觀察員」的身份列席大會。但今年是否能如同過去七年那樣出席,還是未知之數。因為直到昨日,台灣「衛福部」仍未收到邀請函。為此,馬英九日前在接受新加坡《海峽時報》專訪時指出, 已經有好幾個具觀察員身份的國家和團體收到邀請函,但到現在為止台灣還沒有收到,所以這個議題是「敏感中的敏感,可以說是重中之重」。 「政府」正努力爭取, 也已通知世界衛生組織, 下屆「政府」已任命林奏延擔任「衛福部長」, 由於現屆「政府」只是工作至下月十九日, 已經建議民進黨, 現在就要開始設法解決問題。馬英九還特地指出,出席世衛大會的問題非常不容易解決,台灣之所以從二零零九年開始恢復參加,最主要的差別在於,台灣與大陸就兩岸共同的政治基礎「九二共識」達成一致的意見。      
  還是馬英九分析得透徹,「英政府」的「衛福部長」林奏延能否獲邀請列席世界衛生大會,關鍵是在於蔡英文在「五二零講話」中,正面回應「九二共識」及其「兩岸同屬一個中國」的核心內涵」。而現在尷尬的情況是,在世界衛生組織進行發出邀請函的作業期間,台灣地區仍然是由承認「九二共識」的馬英九執掌政權,按照過去七年的慣例,世界衛生組織的邀請函應是在馬英九餘下的任期內發出;而今年度的世界衛生大會召開時,蔡英文已經走馬上任三天。現在的問題是,儘管島內外各種聲音都強烈呼籲蔡英文在就職講話中,正面回應「九二共識」,但她卻仍然顧左右而言他,看來她將會是拒絕承認「九二共識」,既然如此,陳馮富珍的邀請函還是會「HODL住先」,等待蔡英文的「五二零講話」再作決定。
  也就是說,儘管邀請函發出的時間已過,但倘蔡英文能夠「識時務為俊傑」,在「五‧二零講話」中正面回應「九二共識」,相信林奏延列席世界衛生大會還是來得及的。因為世界衛生組織總幹事陳馮富珍,是中國香港人,曾出任中國香港特區政府的衛生署長。她在競選世界衛生組織的總幹事時,中國發揮了在聯合國及其世界衛生組織的影響力,使她得以順利當選。以她的政治智慧,當然是知道聯合國的宗旨和中國政府的態度的,既能堅持原則又能靈活調適:堅持的是:聯合國第二七五八號決議所揭櫫的「一個中國」原則,及中國政府「九二共識」的涉台政策;靈活調適的是:做好兩套方案,其一是正案,在發出觀察員的邀請函之前,倘蔡英文仍未能對「九二共識」作出正面回應,就將會「留中不發」;其二是預案,倘蔡英文在「五‧二零講話」中承認「九二共識」,就將會立即向林奏延發出口頭邀請或是以現代通訊工具如傳真等發出文字邀請。而正在「枕戈待旦」的林奏延,當即可以帶備早已準備好的文件、行李啟程。
  這個道理,其實就連美國人也看得很明白。實際上,曾任美國在台協會台北辦事處主任的美國華府智庫學者卜睿智就指出,北京會觀察蔡英文的「五二零」就職演說後,才會視情況考慮如何對世界衛生組織秘書處發邀請函一事發揮影響力,秘書處「五二零」再口頭邀請也還來得及。何況,卜睿智還未說到,雖然世界衛生組織的章程根本未提及「觀察員」的制度,但根據該組織的實踐,世界衛生大會的程序規定已經發展出此種制度。它分為兩種:一是因政治原因主權國家未申請加入而被邀請為觀察員,但不能投票,如梵蒂岡、列支敦士敦;二是非國家政治實體,如巴勒斯坦解放組織、馬耳他騎士團;三是與其專業相關的非政府組織如國際紅十字會。很顯然,前兩類都是國際法主體,不能適用於台灣。至於第三類,台灣的有關專業組織雖可以參加,但需要作為正式會員的中國的同意。而陳馮富珍在過去七年來向馬政府的「衛生署長」或「衛生福利部長」發出邀請函之前,想必也獲得北京「同意」的答复。而倘蔡英文直到「五二零」仍不承認「九二共識」,相信北京決不會開這個「口子」。
  「英政府」卻是「既要威,又要戴頭盔」——既強烈要求能夠繼續列席世界衛生大會,又不肯承認「九二共識」,並為此而煞費苦心。實際上,「英政府」在第一波公佈的閣員名單中,就有「衛福部長」林奏延,而且還是由「馬政府」的「衛福部」政務次長升任。其意圖很明顯,本年度的世界衛生大會定於五月二十三日舉行,而在此前三天,蔡英文於五月二十日宣誓就職,而在此日之前,「衛福部長」蔣炳煌是承認「九二共識」的馬政府的閣員,按照於二零零九年的模式,其本人以「觀察員」的身份,代表「中華台北」獲邀請列席世界衛生大會,並無問題;但在此日之後,接任「衛福部長」的林奏延卻是蔡英文的「人馬」,倘蔡英文在「五‧二零」講話中未能正面回應「九二共識」,按照二零零八年之前的政策,他可能會被拒於門外。
  而林全的做法,顯然是採用「投機主義」及碰運氣,希望利用世界衛生組織目前正在進行邀請作業,「托馬政府的福」,弄到「入場券」;至於蔡英文的「五‧二零談話」是否被「收貨」,由於屆時邀請函已經發出,「生米煮成熟飯」,也就混進門去了。但這只是雕蟲小技,林奏延能否列席世界衛生大會,完全取決於蔡英文是否承認「九二共識」,沒有別的捷徑可走。
  緊接著,還有若干國際組織的大事,蔡英文都將難以邁過「九二共識」這道「坎」。比如,今年十一月的「APEC」,可能又將會回到「西雅圖模式」,由經濟領域的部長級官員,作為台灣地區領袖的代表,出席「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實際上,在二零零八年之前一直都是如此。二零零一年「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在中國的上海舉行,陳水扁以為這是向中國大陸及全世界展示自己「存在」的大好機會,堅持要自己親自出席;遭到拒絕後,又意圖以前「副總統」李元簇代表他出席,仍遭主辦方以「超越西雅圖模式」為由拒絕。陳水扁一氣之下,竟然要求人已在上海,也已出席「雙部長會議」的「經濟部長」林信義和「經建會」主委陳博志不要出席領導人非正式會議,從而形成了西雅圖以來的「空白」。「扁政府」事後檢討,也感到是失策,喪失了一次台灣代表在中國大陸境內與世界各國領袖「排排企」大合照的機會。
  但在二零零八年馬英九上台後,因為承認「九二共識」,北京方面就同意,由前「副總統」連戰代表馬英九出席「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這除了是回報馬英九承認「九二共識」之外,也是回饋連戰二零零五年到大陸進行「和平之旅」。後來代表馬英九的蕭萬長,也曾任「副總統」,而且還是剛卸任。
  這就是是否承認「九二共識」的分水嶺,蔡英文不要詐傻扮懵。

點擊次數:  更新時間:2016-04-25 05:15:15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