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信良為何要為蔡英文十八趴保駕護航?

施明德、許信良都是民進黨前主席,都因與其繼任者理念不合或爭奪權力未遂而退出民進黨,也都曾對民進黨籍的首位「總統」陳水扁大加鞭笞,以展示自己的高尚道德信念。但在對待民進黨現任主席蔡英文一邊領取「十八趴」,一邊猛打「十八趴」的道德缺失問題上,兩人卻有著截然相反的態度。其中施明德如同他發起「紅衫軍」運動聲討陳水扁的貪腐行為那樣,以嚴厲的口吻批評蔡英文,而許信良則避開蔡英文的兩面派作風是否符合道德標準的問題,卻在大談「十八趴」不會損害蔡英文的泛藍共主地位。

施明德批判蔡英文是不假辭色的。他指出,一個政治人物「被抓包」,至少應該誠心誠意道歉,但蔡英文的表現卻跟陳水扁如出一轍,令他搖頭嘆息,如果以過去民進黨的標準,蔡英文應該立刻辭職。施明德還表示,蔡英文是黨主席,也是未來的「總統」可能人選,當然要受到嚴格的檢驗。但蔡英文「犯錯還硬拗」,沒有政治領袖的氣勢,「好陌生,我真的不認識了。」

而許信良則針對旺旺中時民調中發表的蘇貞昌已經以百分之二十二的比例微幅領先蔡英文的百分之二十的支持度,沒拿「十八趴」的蘇貞昌在「十八趴」風暴中從穀底翻身,蔡英文可謂「四面受敵」的最新民調數據及政治前景預測,卻仍對蔡英文深具信心,認為民進黨不論是採民調或黨員投票方式挑選二零一二年「總統」候選人,蔡英文「只會贏、不會輸」。

為何施、許兩位民進黨前主席會有如此相反的態度?除了與兩人不同,一個嫉惡如仇,另一個與人為善之外,看來,施明德本人的訴求較為單純,因而是以高政治道德標準來看待民進黨的領袖;而許信良的訴求則較為複雜並懷有強烈的個人政治企圖心,要籍著乘搭蔡英文這條「大船」來抵達自己個人政治前景的彼岸,倘若蔡英文倒了,許信良也必然是唇亡齒寒了。因此,許信良大概是出於以下幾個原因,唱社會主流輿論的反調:

一、雖然當年在蔡英文否認有「九二共識」時,許信良曾經有所批評,但其後許、蔡二人的互動情況卻並不差。尤其是在二零零八年「總統」選舉之後,蔡英文當選為民進黨主席後,她邀請許信良重返民進黨。雖然許信良仍未能重返民進黨的權力核心,但畢竟蔡英文還是把他當作「黨師」來看待,既有表面上的尊敬,也有實質性的徵詢許信良的意見。因此,許信良此舉是「投桃報李」,亦即單純的報恩式語言,不含任何政治涵意。

二、蔡英文為了要贏得二零一二年「總統」大選,籌謀組建兩岸政策智庫,及走中間路線,還聲稱不排除與大陸接觸。而蔡英文智庫的操盤人,是「新潮流系」大老吳乃仁。當年許信良在民進黨主席任內,提出了「大膽西進」,並主導「中國政策大辯論」,但「新潮流」卻激烈反對,以「強本漸進」作反制,「新潮流」的主辯代表之一,就是吳乃仁。經過激烈辯論,最後才達成「強本西進」的共識,算是給了許信良一點面子。因而在許信良的眼中,吳乃仁並非是蔡英文兩岸政策智庫的最佳操盤人。

另外,蔡英文的三名「兩岸政策」顧問,是曾任「陸委會」主委的陳明通、吳釗燮,及副主委的邱太三。其中除邱太三較為理性之外,陳明通、吳釗燮都是發展兩岸關係的「絆腳石」。這也令許信良對蔡英文的兩岸政策路線並不看好。

而許信良則一向以自己曾多次前往大陸,並與中共高層領導人有一定的人脈關係,認為自己的「大膽西進」路線才能令民進黨爭取到中間選民,而自己的與大陸交往經驗才能為蔡英文與中共高層領導人之間搭建橋樑。因此,許信良此舉,也有可能是希望能藉著此次對蔡英文「雪中送炭」,來換取蔡英文重用自己作為其兩岸政策的主要主持人,甚至將本早已宣佈完全退休的吳乃仁推倒,由他來取而代之主持蔡英文的兩岸智庫。

三、其實到目前為止,蔡英文尚未確定自己參選「總統」的搭配人選。社會上曾經議論過的蘇嘉全,是「謝系」子弟兵,然他做民進黨秘書長當然沒問題,但要做自己的「總統」副手搭檔,則未必能予以信任。蘇貞昌過於強勢,且擁有豐富的行政經驗,比自己強得多,不符台灣地區正副「總統」的「主強副弱」傳統規律,而且也難以駕馭。而許信良則做人較為圓滑,關鍵是與對岸有密切聯係,蔡英文與之搭配,可能在一定程度上,能消除對岸對蔡英文的疑慮;倘蔡英文果然當選,蔡英文要「繼續前朝的大陸政策」,由許信良出面與對岸來往也是最佳人選。因此,也不排除許信良的在蔡英文遇逢「寒流」時及時向她「送暖」,為的是要感動蔡英文,將自己扶為「副總統」配搭人選。

以上幾點揣測,都有可能。但最接近許信良原始心態的,還應是最後一項。實際上,許信良還在孩提時代,就發誓要當台灣的領導人。在一九九六年台灣首次進行「總統」直選時,他果然是第一時間報名參加黨內提名初選,但卻敗在彭明敏的手中。二零零零年的「總統」選舉,他又與陳水扁相爭民進黨的出線權,卻因爭不過陳水扁而宣佈退黨。始今時移世易,彭明敏、陳水扁都已離開了民進黨,但民進黨仍不可能讓他來代表黨出征「總統」選戰,那麼,就是「副總統」候選人也可說是圓了他一半的夢,總比空手而歸要好得多。

但正因為「十八趴」事件對蔡英文造成的衝擊頗大,蔡英文能否在「全民調」中獲勝,前景未明。何況,呂秀蓮已徵集到足夠的黨代表聯署,要求推動「黨員投票」,「全民調」隨時會在「臨全會」中有翻盤的可能。但倘是實行「黨員投票」,口袋中沒有「人頭黨員」的蔡英文,肯定是鬥不過在黨內經營多年,而且也掌握到較多「人頭黨員」的蘇貞昌或謝長廷。為此,許信良還是為自己留下來另一條後路,他一邊為蔡英文的「十八趴」保駕護航的同時,另一邊卻聲稱謝長廷提出對內以「憲法共識」取代「九二共識」,對外以「憲法各表」取代「一中各表」,是進步的觀點,比「九二共識」更堅強,值得讚揚,似就是「狡兔三窟」之舉。但蘇、謝二人與許信良的關係並不「鐵」,不一定會找他作「副手」。因此,無論如何,許信良的密底算盤都將會打不響。

(發自貴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