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黨人事改組預兆將淡化兩岸關係

中國國民黨人事改組將於本月三十一日進行交接。在此前夕,候任大陸事務部主任高輝接受中央社訪問,針對外間「國共平臺將會淡化」的疑慮,強調「千萬不能解釋成為弱化,而是官方的公權力已經強化」。他表示,當時「國共平臺」的建立,是因為國民黨是在野黨,而執政的民進黨與中國大陸官方彼此不相往來;為了兩岸建立溝通管道,才會成立「國共平臺」。現在國民黨已經執政,兩岸雙方官方已可直接進行接觸,包括「陸委會」,或受委託的海基會也都有與對岸接觸的管道,這些都是事涉公權力的事務,尤其兩岸已經簽署15項協議。不過,雖然海基與海協兩會的功能相對彰顯出來,但不代表「國共平臺」不重要,未來國共之間的意見交流與發展,還是要繼續維持,但「國共平臺」只是民間組織,不可能事涉公權力。「國共平臺」與兩會之間,只是分工與角色的不同,「國共平臺」千萬不能解釋成為弱化,而是官方的公權力已經強化。未來國民黨與共產黨還是會繼續溝通,溝通絕對不會弱化;這是因應國民黨在野與執政的不同,所產生的形勢變化所導致,畢竟中國大陸還是以黨領政,不能忽視與共產黨的溝通管道。

高輝關於「國共平臺」千萬不能解釋成為弱化,而是官方的公權力已經強化的言論,雖然有一定道理,但仍難以澄清人們的疑慮。實際上,單從高輝本人的本兼職務及與對岸的接觸經驗等情況看,就令人疑慮難消。

其一、從高輝的本兼職務看,「國共平臺」的台方實質操作部門──大陸事務部的位階,已大為降減。實際上,在這次國民黨中央的人事改組中,高輝雖然接掌了張榮恭的大陸事務部主任之職,但卻並未同時也接掌張榮恭的國民黨副秘書長之職。也就是說,張榮恭的大陸事務部主任,是由他以副秘書長的身份兼任的;而高輝的大陸事務部主任,則單純是大陸事務部主任,因而使大陸事務部淪為國民黨中央單純的一個部門。這與張榮恭在國民黨中央的職務相比,是一個很重要的「對照組」。

其實,當年張榮恭也只是單純的大陸事務部主任,但在「國共平臺」建構了起來之後,大陸事務部的工作日益繁重,而在國民黨中央的地位也日顯重要,因而才將他提升為副秘書長,但仍兼大陸事務部主任。這樣,作為大陸事務部主任的張榮恭,就可以副秘書長對身份,參與國民黨重要黨務的決策,更為方便其對「國共平臺」的操作和個人的靈活掌握,而大陸事務也被視為國民黨中央黨部的重要黨務。

而高輝接任大陸事務部主任後,由於不再是以副秘書長的身份兼任,因而不能參贊國民黨中央的決策,故大陸事務部只能是作為單純的執行單位。由此觀之,「國共平臺」及大陸政策,再也不是國民黨黨務的「主軸」,而是一般黨務。

其實,高輝在國民黨內,仍是有兼任職務的,那就是他在接任大陸事務部主任,原來的國家發展研究院(簡稱「國發院」)院長職務並沒有被免去,因而是以國發院長的身份兼任大陸事務部長的。但也正因為如此,才更折射了今後大陸事務部將會是一個門可羅雀的置閑單位。其分別在於,張榮恭是專職的主任,因而他每天全程在國民黨總部辦公;而高輝卻是由「國發院」院長的身份兼任,其主要的辦公室在作為國民黨黨校的「國發院」,大陸事務工作部只是他的「副辦公室」。他的主要職責,仍是掌管國民黨的黨幹培訓工作,包括在選戰前夕培訓選戰幹部,再騰出那麼一點精力和時間,去兼管大陸事務部的業務。當大陸方面有重要事情要透過「國共平臺」聯絡他時,電話不知是要打到大陸事務部,還是打到國發院?這也是一個重要的「對照組」。

其二、從高輝與對岸的接觸經驗等情況看,大陸事務部今後與對岸的接觸也不會如以往那麼通暢熱絡。這是因為,張榮恭早在上世紀九十年代就踏足大陸,從新聞業務及參加兩岸關係研討會開始,進而為兩岸春節台商包機、維護台商權益等事宜經常往大陸跑,因而建立充沛的人脈,從中共中央、國務院的高層領導,到國台辦官員,各地省級官員,都頗為熟悉,甚至藉著「國共平臺」表現形式之一的「國共論壇」的關係,先後陪同連戰、吳伯雄赴中南海瀛台,出席胡錦濤的家宴。「國共平臺」的各種文稿,他也與中台辦的寫手門一道,一手一腳參與起草。因此,張榮恭與大陸官員之間的關係,已是到了「老友」的地步,因而受到大陸官員的尊敬。兩岸之間有甚麼問題需要和溝通聯繫,張榮恭本身就是「熱線」。

大陸省部級官員訪台,由於當時的國民黨秘書長金溥聰不願出面接待,也大多是由張榮恭出面,代表國民黨予以會見及設宴招待。而高輝雖然也曾前赴大陸出席兩岸關係研討會,但他與對岸的關係也僅止是學者研討,只是學術交流的「初級層次」而已。可以說,他從未參與「國共平臺」接觸的實務,也沒有張榮恭與對岸打交道的經驗,更遑論與對岸建立了私人關係了。日後國民黨的「國共平臺」業務,也只能是機械式的工作,缺少靈活性及可能折衷鼎鼐的可能。

因此可以說,從這一人事變化中可以猜測,至少是在二零一二年「總統」選舉之前,馬英九將會刻意貶降「國共平臺」的位階和作用,並淡化兩岸關係,以避防民進黨將「傾中賣台」的「紅帽子」扣在他的頭上。在此情況下,不但是「陳江會」難以保證每半年召開一次,就是召開了也不一定會有協議簽署。「國共平臺」也將淪為單純的學術交流研討會,不再會像以往那樣在各個領域提出共識,提供給馬政府作決策參考。要到馬英九爭取連任成功後,才會使兩岸關係恢復這幾年的熱絡狀態,甚至會有新的重大突破,不排除與對岸進行政治對話以至是進行結束敵對狀態談判,以求在馬英九卸任前立下歷史功勳。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