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弊天平上的賭城迷局

博弈真能振興澎湖的經濟,真能扭轉台灣在金融危機下的艱難嗎?這正是支持與反對雙方的焦點所在。

2009年1月12日下午,在台灣 “立法院”外等侯的澎湖縣長王乾發長長地舒了一口氣,自參與起草”離島博弈條款”至今已經二十年過去了,二十年的努力如今終於有了結果,他望了頭頂上的天空一眼,心裏五味雜陳。

就在王乾發心裏的石頭落地的前一刻鐘,台灣“立法院”對“離島博弈條款”進行表決,在國民黨“立委”人數眾多的情況下,以71人贊成票,26人反對票,1人棄權,最終通過延宕二十年的“離島博弈條款”,這意味著“觀光賭場”即將在台灣登場。

結果與自己的預期一樣,終於對澎湖民眾有了交代,王乾發一下子輕松了許多。在當地輿論看來,王乾發執政的前2年曾被部分鄉親質疑魄力不足,而在離島賭場的爭取上又是一波三折,這讓當初允諾選民將澎湖建設脅為國際觀光勝地的王乾發苦惱不已,如果承諾沒有兌現,想謀求連任幾乎是空想。為了提升在民眾心目中的形象,從去年到今年初,他一再釋放政策利多,包括澎湖人搭機七折、免費搭公車等,平時也積極下鄉參加婚喪喜慶及社團活動,意圖累積基層的支持,然而這都是小打小鬧。如今,期待已久的博弈政策終於松綁,國際觀光勝地的願景一下子近了許多,連任的聲勢也上揚了不少。

先天不足

2006年的秋天,剛剛避開夏日的酷暑,一批來自高雄的老人相約來到了澎湖開始了三天二夜的旅行,享受澎湖的陽光、沙灘、海浪和仙人掌。然而就在第一天,當他們搭乘遊艇欲從七美島返回馬公島時,因季風天氣作祟,風浪迅猛導致遊艇激烈跳動,造成五人受傷,甚至還有人因此骨折,所幸都沒有生命危險。

這個因季風而起的旅遊事故在澎湖歷史上,已不是第一次。

每年中秋節一過,澎湖島上就會刮起強勁的東北季風,此時澎湖進入冬眠朗,船隻幾乎都不動,直至第二年的春末夏初,長達四個月之久。一位在季風期間到過澎湖的同行回憶:“剛進入10月份,東北季風的風頭已到,風大到推不開轎車車門,想拍個照都站立不穩。”在季風的影響下,季風期內約有五分之二商店休市,五分之一被迫關門,而真正營業的商店僅有五分之一至五分之二。

然而,季風的影響,只是其一。由於長期不受台灣當局重視,加上兩岸長期軍事對峙,作為第二道軍事防線的澎湖及附屬島,完全不在台灣當局的產業佈局範圍內。又因澎湖縣本身土地狹小、缺乏礦產資源,無法進行工業、農業生產,當地經濟一直無法有效發展,許多澎湖人紛紛遷往台灣島內,人口一度呈負增長。

1995年,為了成功實現經濟的轉型,澎湖縣開始大力發展觀光旅遊業。為了吸引客源,澎湖縣不放過任何宣傳、推銷自己的機會。在臺北、高雄,澎湖的旅遊資訊不斷,臺北美食展、高雄旅遊展、新竹旅遊節各地的展會澎湖從未缺席;此外,澎湖還根據節假日不斷推廣自辦的海鮮節、嘉年華、海上花火節、泳渡澎湖灣等活動,招攬台灣本島遊客乘半個小時的飛機前往度假。觀光旅遊為澎湖帶來了新的經濟增長點,然而每年到澎湖旅遊人數不過五十萬上下,這樣的觀光人數離王乾發的國際觀光旅遊勝地還差一大截。

漫漫“求賭”之路

同樣是地小人少的澳門,何以從一彈丸貧瘠之地,發展成為“東方蒙蒂卡羅”,每年到澳門觀光博弈的人數上千萬?同樣是自然環境不足,產業發展先天不足的美國拉斯維加斯,為何成為沙漠中的海市蜃樓,每年吸引遊客3千多萬人次?

於是澎湖人把目光第一次投向了觀光博弈產業。那是在兩蔣時代,王乾發之兄王乾同,上世紀八九十年代的澎湖縣長,連同民意代表開始推動觀光博弈,然而那時更多台灣人將觀光博弈產業等同於喬裸裸的賭博,對觀光博弈的認可還未形成氣候,響應者寥寥。

1989年,競選澎湖選區“立法委員”的陳癸淼,提出“政府”開放澎湖的旅遊建設。順利當選後,陳癸淼一一履行競選時的承諾,在台灣“立法院”中積極為澎湖爭取權益。

在陳癸淼的選舉政見中,最早實現的是1995年正式成立的“澎湖國家風景區管理處”,以此拉開澎湖觀光旅遊業的序幕,使澎湖在百業凋敝中“殺出一條血路”。可是受制於地理環境,特別是一年中的三分之一均處于季風的肆虐下,以觀光旅遊業提振澎湖經濟依然奏效不大。於是,隨著對觀光博弈的進一步認識,更多人把振興澎湖經濟的希望寄託於“離島建設條例”,尤其是備受爭議的“博弈事業”。 2000年4月5臼,在確定政黨將輪替,民進黨”執政”前,台灣“行政院”設置了”離島建設指導委員會”,以及離島建設基金,除了公務的預算,每年還額外投入30億元(新台幣,下同),作為離島相關建設之用。由此, “離島建設條例”最終通過。而“離島建設條例”中怯生生提及的“得於觀光特區中設置博弈事業”的敏感字眼卻被刪除。據王乾發回憶,那時針對澎湖縣,包括台灣本島,已經進行過幾次民意調查,贊成開設觀光博弈的民調多於反對的。

在過去的20年中,在歷任的縣長、 “立委”、 “議長”及各級“民意代表”的極力爭取下,澎湖離島設置“博弈事業”的呼聲不斷高漲,然而由於涉及道德爭議,且與台灣“法律”相違背,一直被”立法院”擋在門外。直到馬英九競選允諾及順利當選後,澎湖離島博弈才出現了轉機。

離島博弈“除罪化”

2006年的7月1日,當時的國民党主席馬英九視察澎湖縣。王乾發對那一天記得很清楚。 “我們向烏主席當面呈報博弈產業的時候,他當面跟我說:經濟弱勢的地區要通過博弈產業來發展當地的觀光產業。他認為我們的建議案是可行。這是他在党主席任內的一個說法,當時國民黨沒有‘執政’。”王乾發回憶說。

2007年8月,馬英九造訪澎湖,當天下午在參加“澎湖博弈與亙航展望座談會”中宣佈支持開放澎湖興建附設賭場的國際觀光飯店,但澎湖最終是否設賭場,由地方透過“公投”自行決定,這是馬英九首度公開對開放博弈事業表態。

2008年4月,當選後的馬英九在澎湖謝票時,再次承諾開放博弈。

同年7月,馬英九表示,已指示“經建會”盡快規劃,也希望”離島建設條例”的“法源”趕快在“立法院”通過,讓離島能發展博弈事業。澎湖離島博弈事業終於出現轉機。

2009年的1月12日下午,離島博弈在“立法院”通過,觀光博弈能否實施最關鍵的一環——“除罪化”,最終獲得通過,從此離島賭博的合法性獲得台灣“法律”承認。博弈條款通過後,在“立法院”裏,民進黨和國民党展開激烈對罵。一直堅持反對立場的民進黨黨員齊聚議場發言台前,高喊“賭博不能救經濟”、“賭博不能救台灣”的口號,國民黨”立委”也不甘示弱,回應“振興觀光救台灣”。民進党把指責焦點放在“賭博”上,國民黨方面則強調重點在促進“觀光”。

與“立法院”一門之隔的外面,抗議的呼聲和“立法院”裏的喊聲一樣高亢,“反賭博合法化聯盟”等40多個社團的人士及部分民眾手舉”澎湖不要賭場”、 “賭博魔鬼,化裝天使”、“不要讓下一代墮落”等標語,在“立法院”外示威抗議。

盡管各方反應不同,然而爭議和擱置二十年的離島博弈條例,終於獲得通過,而馬英九也兌現了競選的支票。如今觀光博弈及相關配套設施的建設只待今年澎湖人民的“公投”表決。然而博弈真能振興澎湖的經濟,真能扭轉台灣在金融危機下的艱難嗎?這也正是支持與反對雙方的焦點所在。

利弊天平向哪傾斜

在“離島博弈條例”通過的之後幾天,澎湖的土地交易明顯頻繁,東森房屋澎湖誠信店內的成交量,每2天成交一宗買賣,且多以土地為大宗。而拜博弈條款話題所賜,10年來澎湖地價就漲了4倍。

“離島博弈條例”通過的第三天,澳門賭王的接班人何猷龍向媒體表示對澎湖感興趣,並期望將家族博弈王國拓展到台灣。緊接著,澳門鼎環集團到澎湖後寮、湖西、隘門等可能設置的博弈地點參訪。提前嗅到商機的機構,僅去年就在澎湖興建了15家觀光飯店,投資金額高達l37億元。而英商湄京集團手腳更快,兩年前就以投資度假村的名義,取得澎湖馬公風櫃裏10.7公頃的土地。

澎湖縣政府預估,博弈開辦後一年稅收可達37.5億元,澎湖縣可支配其中的22.5億元;另外可創造6000個直接就業機會,以及衍生約4000個間接就業機會。 “我對澎湖的發展非常樂觀”,澎湖縣長王乾發期待地說。

然而以上所呈現的大多是跡象,是徵兆,財團的表態和考察離投資和興建等關鍵的動作尚遠。更何況澎湖縣政府的樂觀預估。

當前金融海嘯尚未退去,曾經規劃在澎湖投資建立賭場的美國金沙集團在金融海嘯的;中擊下宣佈裁減旗下澳門威尼斯人度假村賭場500名員工,本已動工的澳門威尼斯人度假村第五和第六期工程也被迫喊停,本來紅火的澳門賭場突然蕭條許多。澎湖此時啟動博弈產業,是否時機不對?

同時,與澳門、馬來西亞等賭場相比,澎湖作為離島,交通的不便和季風的作祟,便是其先天的不足。澎湖設賭所倚重的大陸遊客,要直航澎湖本就需要繁雜的手續,加上大陸中央政府日益加大防腐力度,限制內地遊客訪問澳門等賭場所在地的次數,原本期待的大陸遊客到澎湖觀光旅遊的落地簽政策便又不知何時出臺。

也許現在評價其利與弊,為時尚早,正如廈門大學台灣研究所的李非教授所言:“‘離島博弈條例’的通過,本來就是不得已而為主的下策,是沒有辦法中的辦法,也許可以給澎湖帶來人氣,能提升澎湖經濟,但是至於能否提振台灣的經濟,那就要看人流量有多少。而這一舉措無非增加民眾信心。”(李庭輝/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