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交部“91人大字報”力挺陳毅內幕

一提起“91人大字報”,就知道是那份由外交部91名中高層幹部在“文革”中保衛陳毅的署名大字報。《世紀》第4期刊登王偉民的文章,揭示了這張大字報貼出後發生的事情。

“91人大字報”亮相於1968年2月13日,當時外交部副部長喬冠華到陳毅家中匯報工作時興奮地告訴陳毅這個大好消息,並將大字報的重點內容復述給陳毅聽。陳毅聽後,十分感慨,沉思片刻後語重心長地說: “天下自有公道在,有人出來說公道話當然好,但弄不好寫這樣的大字報又是給我幫倒忙啊!”

2月24日,當周恩來總理獲知在外交部貼出的這份大字報時,由於正在處理解決全國鐵路癱瘓問題,抽不出身來,就讓秘書錢嘉棟給外交部打電話轉告他的意見:把大字報撤下來;要求寫大宇報的人作檢查;要求外交部黨委迅速採取補救措施,並對91入犯的“原則錯誤”進行批判。還特別強調: “現在又是二月,去年二月的情況不應再出現。”第二天上午,又再次讓錢嘉棟給外交部打電話,說: “91位同志、部党組和‘大聯籌’都要表態,不表態不批判,極‘左’思潮又要出來。部黨委不表態,就站不住腳。如果部黨委不表態,我就來表態。”後來周總理在見到參與寫大字報的司長們時,又嚴厲地批評他們:為什麼不事先給我看一下!

當陳毅知道周恩來總理對“91人大字報”的批評後,於2月28日給周總理寫了封信,表態贊同周總理的處理意見,並願意為91人犯的“錯誤”承擔責任。3月1日,外交部以大字報形式貼出陳毅給周總理的信作為陳毅的書面檢查。3月6日,陳毅在外交部“大聯籌”召開的大會上作了檢查,他說: “這張大字報以‘打倒陳毅,的口號作為革命與保守、正確與錯誤的分界線是錯誤的。”又說:“打倒陳毅:的口號是根據我的一些錯誤提出的,希望在大字報上簽名的同志也來揭發我的錯誤。”這就是陳毅為保護自己酌部下免受批鬥,在當時的形勢逼迫下所能採取的唯一辦法了,即將“錯誤”招惹來的火力引向自己的胸膛。

周恩來總理對“91人大字報”的批評,使大字報的發起者們陷入困境,一時難以接受,也發了不少牢騷話,余湛曾說過:“幫倒忙也是幫忙,總比那些不幫忙的要強呀廠他們弄不清楚,在“文化大革命”中周恩來總理一直是竭盡全力保護陳毅,而他們保衛陳毅的大字報為什麼卻是犯了“原則錯誤”?他們理解不了大字報是在批判極左思潮怎麼就成了“為右傾翻案”之作?在醞釀寫大字報的過程中,他們早就做好了充分的思想准備,即不懼怕由此而帶來的挨鬥受批。但是對來自他們最敬愛的周總理的批評,使他們感覺到了壓力的沉重和事情的複雜性。他們是周總理親手培養和率領的“文裝解放軍”中的骨幹成員,周總理的話他們是要聽的。於是,餘湛、陳楚、韓敘、趙政一重新聚集在一起,代表大家寫了一份檢查。檢查是在2月25日深夜寫好,連夜抄成大字報。這份兩幹餘字的大字報於2月26日一大早在外交部貼出後又一次引起眾人的關注。

91位大字報的簽名者在所屬單位部做了檢查,受到批判。韓敘一連做了10次檢查才算過關。耿、黃鎮等26位大使寫的大字報也被列為重點批判對象。但隨著時間的推移,91位簽名者發現事情並沒有想像的那麼嚴重而被“打倒”, “宮位”並沒有丟,而且工作的擔子越來越重。在耿、黃鎮擔任“中共九大中央委員”和毛主席講“我還是喜歡91人的”話之後,戴在91位大字報簽名者及持相同觀點人頭上“為右傾翻案”的帽子終於被摘掉了。這時,他們才逐步理解了 周恩來總理的良苦用心。

1971年10月,第26屆聯合國大會通過了恢復中國在聯合國合法席位後,中國迅速組建以喬冠華為團長,黃華為副團長,符浩為秘書長,陳楚、熊向暉、唐明照為成員的中國政府代表團赴聯合國參加大會。在代表團臨動身的前一天,11月8日晚上,毛主席接見了代表團的主要成員。當周恩來總理向毛主席介紹符浩.、陳楚時說:“他們兩人是屬於外交部91人的,這次出國,部裏做了政審”,“91人?”毛主席略為思索了一下,記起外交部91人聯名保陳毅的事,便笑著說:“我還是喜歡91人的廠短短的一句話,將扣在91人及持相同觀點的人身上“為右傾翻案的典型”的罪名解脫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