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分運用礦產人才資源發展湛江稀土產業

稀土資源是現代社會的工業製造尤其是高端技術製造業中所必需的原料,小到電腦硬碟、照相機,大到愛國者飛彈、衛星、運載火箭,都離不開稀土元素。當今世界,每六項新技術的發明,就有一項離不開稀土。稀土是二十一世紀重要的戰略資源,是現代工業的「味精」。由於稀土具有優良的光電磁等物理特性,能與其他材料組成性能各異、品種繁多的新型材料,其最顯著的功能就是大幅度提高其他產品的質量和性能。因而在國防戰略武器、新材料開發、資訊產業、生物工程上應用越來越廣泛。比如大幅度提高用於製造坦克、飛機、導彈的鋼材、鋁合金、鎂合金、鈦合金的戰術性能。而且,稀土同樣是電子、鐳射、核工業、超導等諸多高科技的潤滑劑。

鄧小平曾說過,「中東有石油,中國有稀土」。為此,早在上世紀五十年代,周恩來總理就把稀土開發列入中國第一個科技發展規劃。但國家對稀土的真正重視還是始於最近幾年。前年一月七日,中國發佈實施了《全國礦產資源規劃(2008-2015年)》,宣佈中國將對稀土等資源實行戰略礦產儲備制度。去年,又開始相繼制定《稀土行業准入條件》、《稀土工業發展專項規劃》和《稀土工業產業發展政策》等等草案。不僅把有色金屬類的稀土列為兼併重組的「重點行業」,進入國家級的調控範圍。國務院總理溫家寶最近在中歐工商峰會上只談了三個問題,人民幣匯率、投資環境和稀土出口。稀土問題能夠與人民幣匯率並列,可以想像它在國家戰略當中的位置。本月,稀土問題更是成為國務院常務會議討論的單一議題。

據湛江市有關單位編制的《湛江市礦產資源及勘查開發利用狀況》顯示,我們湛江市也有數量並不少的稀土礦藏資源。湛江市的鈦鐵礦、獨居石、磷釔礦和鋯英石主要以海濱沖積砂礦形式產出,分佈在吳川市吳陽至雷州半島東海岸一帶,沿海岸帶呈帶狀斷續延伸一百三十公里,儲量豐富,礦區儲量規模可達到大型,有用礦物含量高,可選性能良好,開採技術條件簡單,適於組建大型礦山開採。另外,《廣東湛江市礦產2001-2010年資源規劃》也有類似的表述。而《湛江市志》也記載,湛江市擁有十處鈦鐵礦產地,現保有儲量達到五十五萬噸,另還有磷釔礦等稀土資源。為此,在湛江市境內,有十幾家稀土開採或精選企業(多集中在遂溪縣境內),但多是民企,資本和技術都有待大幅度提升,可能會造成資源浪費。

在上世紀七十年代,市面上曾傳說湛江化工廠在生產磷肥和硫酸過程中形成的酸渣,含有製造高科技工業產品和軍用產品所必需的稀有金屬元素。但我國當時的工藝科技尚未達到可以提煉的水平,結果讓日本無償運回國,我們還以為人家在誠心幫助處理危害環境的廢渣,感激不盡,其實是白白將寶貴資源拱手送給人家。

中國科學院院士、中國科學院長春應用化學研究所研究員、中山大學教授蘇鏘,長期從事稀土資源的綜合利用和稀土元素分離理論研究,有重大的成就和貢獻,是我國稀土科學的泰斗人物。他在接受中國新聞社廣東分社社長顧立軍訪問時指出,他贊成把廣東打造成「中國稀土城」的提法。他指出,廣東這些年已經加大了對稀土資源的保護力度,但開發不足。蘇院士指出,對工業發展極其重要的稀土,應當成為廣東省新的經濟增長點。如果開發利用得好,廣東省在礦產開採和加工方面的總產值將可從現在的五千億元上升到一萬億元。所以,廣東急需改變目前稀土的開採和利用現狀。這中間的關鍵點就是要打動省委省政府的心,引起他們的重視,從而採取必要的政策和措施,幫助稀土資源走出被忽視的現狀和發揮更大的價值。

蘇鏘院士是湛江這塊熱土孕育出的三位中國院士之一(另兩位院士是中國工程學院院士辛世文和李紹珍)。他曾在湛江度過整個中學時期,是湛江市培才中學(湛江一中前身)的高材生。他常說,湛江是他終生難忘的地方,在這裏打下紮實的中學基礎,也真切地體會到國弱被欺淩的痛楚,更奠定了為國家強大振興出力的人生取向。為此,他與稀土糾纏了一生,他對自己的事業由衷的熱愛之情和強烈的國家及民族意識,無時無刻都溶化在工作中。他決心要將我國儲量居世界首位的稀土資源,發揮更大作用,為國家的四化建設作出更大貢獻。蘇鏘院士始終沒有忘記湛江這塊熱土哺育過他、母校培才中學培育過他。二零零二年他曾回湛江訪問,還為湛江一中的同學講學和作報告,用當年的切身經歷,勉勵同學們珍惜來之不易的學習環境,要為振興中華而勤奮讀書,希望同學們都成為帥材,將來效報國家。

我國作為稀土大國,必須要充分利用好自然賜予的這一資源稟賦。應當讓稀土戰略再出發,重新整合稀土產業,在政府主導下,讓市場經濟規律發揮作用,提高資源利用效率,應憑此作為國際戰略中一張王牌。中國的高精尖技術已經同世界接軌,航太、風力發電等技術已經處於世界領先水平,而電子工業的發展對稀土的需求不斷增加。中國有必要加強對稀土產業的管理,既有利於保護環境和自然資源,也是自身長遠發展的需要,並不違反世貿規則。相比之下,某些國家長期低價收購、囤積中國稀土,即使擁有豐富稀土資源卻不開採,在稀土資源利用上不公平對待中國,根本無資格對中國加強管理稀土產業說三道四,橫加指責。尤其是中國作為一個發展中的大國,中國本身對稀土的需求也日益提升,必須主動結束國際稀土市場不平衡的供應格局。開發稀土材料高效清潔和循環利用技術已列為「十二五」規劃重點項目之一,中國在保持稀土穩定出口的同時,積極引進國外先進稀土應用技術,提高稀土應用的廣度與深度,才能增強核心競爭力,提升中國在稀土及其他資源利用的國際話語權。

基於此,湛江市也應配合國家戰略和「十二五」規劃,充分運用我市的礦產資源和人才資源,發展稀土產業。為此,特建議如下:

一,在湛江市「十二五」規劃中有關發展新材料產業的論述,應增加有關稀土產業的內容。

二,統一協調市國土資源、礦產企業等部門,成立管理稀土資源的勘探調查、開發、利用、儲藏、出口等環節的部門,進行有序管理,防止無序開發,浪費資源。

三、邀請蘇鏘院士回湛,在其指導下進行全市稀土資源的調查,並就有關稀土資源的儲藏、稀土資源的開採和精選技術的提高等議題,提供權威意見。

四,在稀土開發過程中,必須注意保護環境,尤其是採用新工藝,避免造成污染和水土流失。

(本文是作者向湛江市政協十一屆五次會議提交的提案)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