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政協探討推行對台交流的新途徑

賈慶林主席在十一屆全國政協四次會議上所作的《常委會工作報告》中,除了是列舉了例常年會的內容之外,還多了幾個新亮點,如常委會把為編制「十二五」規劃獻計獻策作為一項重點工作,及圍繞提高人民政協工作科學水平,大力推進經常性工作創新等。但這些都是可以預料得到的,因為其與北京當前的工作密切相關,而且已經在此前已做足了輿論功夫。

而《常委會工作報告》中的另一新亮點,則是在預料之外。那就是在對二零一零年工作的回顧部分的「邀請由台灣有關黨派和無黨籍人士組成的『台灣民意代表交流參訪團』到京參訪,首次以政協委員聯誼會名義應邀組團赴台交流,探索了政協委員與台灣民意代表交流的新途徑」,及在二零一一年工作部署部分的「積極推動政協委員與台灣民意代表的深入交流,擴大同台灣島內有關黨派團體、社會組織、各界人士和基層民眾的交往」。

這些論述,等於是宣佈了在兩岸大交流中,開啟了政協委員和台灣民意代表的交流互訪活動的大門。所謂民意代表,又稱為「代議員」。按照字面意思解釋,是指代表多數人的意思,也等同於一群人的意見領袖。在現代的代議制度中,人民藉由選舉選出民意代表,來行使間接民主的權利。在台灣地區,民意代表分兩種,其一是最高民意代表,主要是指「立法委員」,在過去還包括已經廢除了的「國大代表」;其二是指地方民意代表,包括直轄市和縣市的議會議員,及鄉民代表、市民代表等。而在大陸地區,全國人大和地方各級人大的代表也可說是民意代表。至於全國政協及地方各級政協的委員,是否也可稱為「民意代表」,則有不同說法。如果嚴格按照政治學的理論,政協委員並非是透過直接選舉或間接選舉產生,而是由各黨派、各人民團體、各民族和各界別協商產生,故而不能算是民意代表,只能算是相當於過去台灣地區尚未實行地方自治制度時的諮議員;但按功能來對比,由於政協委員的職能中,有通過政協會議和組織充分發表各種意見,參加討論國家大政方針和各該地方重大事務的權利,對國家機關和國家工作人員的工作提出建議和批評的權利,以及對違紀違法行為檢舉揭發,參與調查和檢查的權利,因而也可算是民意代表。當然,由於人大代表是由直接選舉或間接選舉產生,具有立法和選舉產生同級行政機關的職能,故其性質比政協委員更為接近於民意代表。不過,大陸的政協委員與台灣的民意代表,在一定程度上還算是「對口」的。

由此可見,賈慶林昨日在《常委會工作報告》中所指的「首次以政協委員聯誼會名義應邀組團赴台交流,探索了政協委員與台灣民意代表交流的新途徑」,雖然並未完全把政協委員與民意代表劃上等號,但在實質上是將兩者視為「同類型」的政治公職。因此,推動政協委員與台灣民意代表的交流,這是兩岸人民交流中的一個新突破。

實際上,過去由於台灣方面採取了保守僵化的兩岸政策,而且對政協的性質、功能不大瞭解,因而是限制具有政協委員身份的大陸居民甚至是港澳居民入境的。而在馬英九上臺後,在鼓勵和推動兩岸人民交流往來的大背景之下,不但是放寬了政協委員入境台灣的限制,而且連中共的省級負責人和具有中共黨籍的部長以上的高官都可入境台灣,這就為政協委員以個人身份赴台提供了便利,甚至可以組團以「政協委員聯誼會」的前往台灣進行交流參訪活動。

而在大陸方面,對台灣地區的民意代表入境旅遊、參訪和求學,早就沒有限制,因而包括個別民進黨藉的「立委」、縣市議員,都以個人身份絡繹不絕地前往大陸參訪,還受到國家領導人的接見,因而曾有「中南海的下午茶」之說,甚至是在大陸投資設廠。但由全國政協出面接待組團參訪的台灣民意代表,及以政協委員的名義組團赴台進行集體參訪來說,去年都可說是破啼兒頭一遭。

實際上,賈慶林去年三月二十八日就曾會見了由饒穎奇率領的台灣「立委」組成的台灣「海峽兩岸民意代表聯誼會」交流參訪團。他當時就表示,人民政協與台灣各界一直保持著各方面的聯繫。台灣民意代表交流參訪團這次來大陸同政協委員舉行座談,是一件好事,是兩岸交流的一種新形式,具有開創性意義。希望兩岸各界共同努力,為促進兩岸關係繼續改善和發展作出積極貢獻。去年十二月初,以李長江為團長的「政協委員聯誼會文化交流參訪團」一行前往台灣參訪,就是對台灣「海峽兩岸民意代表聯誼會」到大陸參訪的一個回訪。李長江在會見「立法院長」王金平時表示,希望通過兩個聯誼會不斷的交流,使它常態化,機制化,並強調這次參訪團也是實踐中共中央總書記胡錦濤和中國國民黨榮譽主席吳伯雄在三次會談當中提到的加強兩岸的教育文化交流,透過兩岸的聯誼會長期交往,不斷地發展,不斷的壯大,相信經過共同的努力,一定會把兩岸教育文化的交流、兩岸民眾的交流發展到一個新的階段。因此,賈慶林在《常委會工作報告》上的上述論述,就是對這次互訪進行了總結。

這種較高形式的兩岸人民交流互訪,可能在中央內部被視為是貫徹寄希望於台灣人民的方針的一個新形式,因而要總結經驗,擴大實施。實際上,在台灣地區的政治實踐中,有「官員怕立委,立委怕選民」的說法,立委對官員的制衡和影響力甚大,對選民則是既有對其選票的討好和依賴,也有以其政見影響選民的互補作用。因此,只要做好「立委」的工作,就將會影響一大片選民。加強政協委員與台灣民意代表的交流,有利於團結更多的台灣人民,共同推進兩岸關係和平發展。地方政協委員也是如此,但應是與同是地方級的民意代表進行對口交流。

因此,賈慶林所說的「積極推動政協委員與台灣民意代表的深入交流,擴大同台灣島內有關黨派團體、社會組織、各界人士和基層民眾的交往,紮實有效地做好台灣人民工作」,就有可能是除了以往的政協委員及「立委」以個人身份進行參訪之外,還將會提升到以「聯誼會」名義進行的組織上的交流。而且,也不排除由參加政協的各黨派、團體及界別,與台灣的各政黨、團體、界別進行「對口」參訪交流。尤其今年是辛亥革命一百周年,而全國政協又受中共中央委託舉辦紀念活動,因而可以預期,全國政協將會作為主辦單位,邀請台灣地區國民黨、親民黨、新黨的各級民意代表前往大陸參加各種紀念活動,不排除也將向民進黨、台聯黨的個別各級民意代表參與相關的活動。並以此為契機,推動政協委員與台灣民意代表的大交流。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