賭王家事:妻妾成群的煩惱

企業能生存數百年,創辦人的生命卻是有限的。因此,所有的家族企業終要面臨傳承的問題。澳門賭王何鴻燊就在自己90歲高齡的時候遭遇四房家族成員爭産風波,其商業帝國也隨之危機四伏。

賭王分家,屢屢變臉

賭王家産劃分難題始於2009年8月。當時,88歲的澳門首富、素有“賭王”之稱的何鴻燊因病入院,進行了腦部手術,從此淡出家族企業的日常管理工作,並開始將其“帝國家業”陸續分給自己人數衆多的諸位家人。

2010年12月初,何鴻燊宣佈,將名下信德集團的部分股權轉讓給二房藍瓊纓,開始對其“博彩帝國”進行資産分配。半個月後,何鴻燊把自己直接掌握的澳博控股的股權悉數交給四房梁安琪,並提名其擔任澳博控股的董事總經理。當時,無論是媒體還是觀察家,都認為這顯示何家的接班工作正平穩展開。

2011年1月24日,90歲的何鴻燊再一次處置手中的資産。香港上市的澳門博彩控股有限公司(下稱澳博控股)突然發表聲明宣稱,公司主席何鴻燊已向香港交易所申報持股轉讓,把其持有的澳博控股的母公司——澳門旅遊娛樂有限公司(下稱澳娛)約31.6%的股權被重新分配,何鴻燊僅保留100股澳娛的普通股。

想不到四房的家産爭奪戰立刻圍繞Lanceford公司展開。這家公司原本由何鴻燊百分之百擁有,Lanceford是持有澳娛32%股份的最大股東,從而間接擁有澳博控股18%的股份,這部分股權價值約16億美元。1月24日的聲明,使三房陳婉珍旗下Action Winner公司持有Lanceford股份50.55%;而二房藍瓊纓的何超瓊、何超鳳、何超蕸、何超儀與何猷龍四女一子以Ranillo公司名義擁有49.45%權益。此次股權分配沒有提到長房三個女兒以及四房的三子兩女。至此,何鴻燊幾乎將手中持有的資産處置一空。

當時,各界對賭王的這一做法還頗為贊許。《澳門商報》評論稱,何鴻燊將家産分給兒女,宣告著一個時代的結束,而何鴻燊的做法也是在盡力保證自己離開後不會有大的鬥爭。何鴻燊退居幕後,從現代商業運作和市場管理的角度,體現了法治終將取代人治的現代社會發展趨勢。

令人大跌眼鏡的是,翌日中午12時,何鴻燊在淺水灣家中,與其代表律師、高李嚴律師行合夥人高國駿(Gordon Oldham)見面。在高國駿提供的一段錄像中,何鴻燊清晰地用英語表示:“我們一定要奪回Lanceford!”當高國駿詢問“賭王”如何形容今次事件時,何鴻燊拿起手上眼鏡說:“It’s something like robbery(這猶如搶劫)”,他對此要求進行訴訟。高國駿引述何鴻燊警告,若在48小時內事件未解決,將會對家人採取法律行動。

想不到沒過一天,賭王的態度又變了。1月26日上午,賭王在三房陳婉珍家中現身,承認股份轉讓予二房及三房是公司的安排,重申家人應該以和為貴,不應該以法律訴訟來解決問題,並口頭解雇了代理律師高國駿。

賭王的“變臉”越來越勤。當天下午4時,何鴻燊被四房梁安琪接回淺水灣的大宅,拍攝第二段與高國駿對話的錄像,聲稱自己是受到二房女兒何超瓊和何超鳳的壓力,才宣讀聲明的。他承認高國駿仍是其代表律師,希望他繼續法律程序,入稟法院。下午5時,高國駿代表何鴻燊入稟香港高等法院,控告二房、三房等11人。

誰知幾小時後,賭王又“反悔”了。1月27日,香港高院收到何鴻燊親筆簽名的檔案,要求撤銷對二房、三房的控告。也是這一天,何家在澳門開了一次會議,與會者包括代表長房的何超賢(54歲,與原配黎婉華生的次女)、二房的何超瓊(49歲,與藍瓊纓所生的長女,在何鴻燊11個女兒中排行老四)及四太太梁安琪。大家原則上達成共識,按何鴻燊意願,重新將Lanceford權益平均分配給四家人。

3天后的1月30日上午11時,何鴻燊拍攝了第三段與高國駿對話的錄像。他對何超瓊等人“出爾反爾”感到失望,希望通過法律行動予以阻止。一天后,高國駿向媒體公開了一些與賭王會晤的錄像片段,並表示早前在三房陳婉珍住所拍攝的錄像片段,是在“被強迫”的情況下進行的。

就在高國駿發出聲明一小時後,事件再度出現轉折:二房、三房向媒體發出多份檔案,其中何鴻燊在1月28日簽署的聲明中表示,女兒從無搶劫和欺詐,“超瓊和超鳳曾向他全面詳盡、深入解釋有關Lanceford的改組程序,並取得他的認同及簽署。整個事件從無任何‘騎劫’‘搶劫’‘欺詐’或‘違背誠信’的情況”;“這類字眼非我原意,使用者是嘩衆取寵,另有用心……我的兒女隨我身邊工作近20年……我對他們的誠信、忠心和能力,從過去到現今,從無絲毫懷疑或動搖。”“賭王”還表示,過去沒有經過深入瞭解和溝通,採取了不必要的法律行為,但現在已全部撤銷。

1月31日,高國駿在首次舉行的記者會上公開三段與何鴻燊會面的錄像片段,重申仍然代表何鴻燊,將繼續進行法律訴訟。當天深夜,何超瓊發出聲明,稱錄像片段的公佈令她驚訝,“因為這與家父何鴻燊博士於不下一次在醫生與律師在場的情況下,向我們表達的指示並不相符”。

2月2日除夕夜,何鴻燊與長房成員團聚,其間還來了個四代同堂溫馨大合照。賭王不時以“家和萬事興”掛在嘴邊,盡管對二房女兒何超瓊奪産不滿,但始終留有餘地,希望能如願把財産平分給四房家人。

面對賭王軟硬兼施,何超瓊終於作出讓步,向賭王提出兩個解決方案。由於長房在這次分産中“顆粒無收”,長房子女最為氣憤,抗議也最激烈,何超瓊等人遂提出第一個方案,建議把部分Lanceford股份分給長房,主要是平息長房抗議並加以拉攏,以孤立四太太梁安琪。這個方案的最大殺傷力是將四房排擠門外,還會導致已持有過半股權的三房陳婉珍及其兩女一子利益受損。

何超瓊提出的第二個方案是建議將賭王在跌傷後分給各房的東西全部拿出來,再一次均分。然而這個方案要各房把已放入口袋中的錢拿出來再分,更為複雜,而且此方案對四房最不利,因為當年正是四太太梁安琪的不斷努力才使澳博終於上市,所以賭王把澳博股份送給她時,說是她應得的。對於女兒何超瓊的兩個建議方案,何鴻燊未有定奪。

各房發現“明爭”不易,紛紛打出親情牌來“暗奪”。比如三房陳婉珍的22歲女兒何超雲,就在自己的博客上貼出與爸爸笑迎新年的親密合照。而二房藍瓊纓的37歲女兒何超儀(歌手兼演員)留言稱,“我現在真的很害怕!但其實只有蠢材才會真的這樣想。祝願所有支持正能量的兄弟姊妹新年快樂!做人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就最好!祝大家有個嶄新充滿朝氣的新年。”

春節過後,硝煙再起。何鴻燊2月10日晚在二太太藍瓊纓大宅留宿。眼見和解期限將至,二房女兒何超瓊、何超鳳(47歲,澳娛和信德的副董事)和何超蕸(44歲,信德執行董事)2月11日早上便返母親家遊說父親。但轉眼便到四太太梁安琪與賭王相聚時間,梁安琪派出女兒何超盈親自到二太太家接賭王返回淺水灣大宅。其後,梁安琪與賭王最小的女兒何超欣(12歲)前往探望賭王,一直在大宅內的長房女婿Peter(何超賢的丈夫)則於當晚離開;直至晚上7時許,何鴻燊再被護送到三太太陳婉珍家。連日奔波勞碌,但賭王仍堅持一日走三場,可見他極希望嘗試憑一家之主的力量平息四房紛爭。

也是在2月11日,高國駿向記者明確表示,已收到久候多時的“重要資料”,賭王已決定再告奪産的二、三房成員,並大有機會在2月14日情人節向高院提交控告兩房的入稟狀……頗有故事“狼來了”之嫌。所有人都把這當作TVB大戲在看,只不過賭王的“家事”對股民利益和澳門經濟有著不可估量的作用,也對華人家族企業的傳承敲響了警鐘。

妻妾成群,傳承之痛

和其他家族企業不同,何鴻燊的三位太太(原配黎婉華2004年過世)和十六名子女(長子何猷光30年前車禍去世)的複雜關係,讓這位澳門賭王的家産傳承面臨更多法律和傳統道德的考驗。

有香港學者認為,1957年何鴻燊迎娶二太太藍瓊纓時,香港的婚姻制度仍沿用大清律例,因此藍瓊纓屬合法妻子。1971年10月7日,香港通過的《婚姻改革條例》廢除了一夫多妻制,該條例在1972年再經修訂,規定在1972年6月30日以前未經注冊的依中國習俗締結的婚姻必須重新進行注冊。上世紀80年代成為何鴻燊“太太”的三房陳婉珍和四房梁安琪只是擺了酒席,沒有注冊結婚。這樣賭王就不算犯下重婚罪。

也有人指出,在很長一段歷史時期,港澳多法並用,有來自宗主國的英國法律和葡萄牙法律,有殖民當局制訂的香港法澳門法,還有“大清律例”的殘餘。雖然“大清律例”允許“一夫多妻”,但適用範圍只限於華人。因此,加入葡萄牙籍的何鴻燊在1957年原配黎婉華尚在的情況下迎娶藍瓊纓,在引起澳門洋人的普遍反感之餘,也讓藍瓊纓這個“妾”顯得不夠名正言順。由此看來,賭王現在的三位太太,在合法性上都有“存疑”。

對此,曾編著《華人家族企業傳承研究》的香港大學香港人文社會研究所助理教授鄭宏泰建議,賭王的家産不應該按照四房分,而是按照子女來分比較好。他在接受《新民週刊》採訪時表示,何鴻燊在發現自己健康出現問題後才想到安排家産分配,這是家族企業創業者和第一代人的通病。賭王之前對自己的健康過於自信,耄耋之年仍然不願分家産。但是由於身體出現問題後,處理問題力不從心。何鴻燊始終是家族企業的核心,他在分配家産方面卻做得不夠公開透明。而且,鄭宏泰個人感覺90歲的何鴻燊在此次四房分産一事上頗有“操控”之嫌,也許他還不想真正放權,所以在各房面前表現“牆頭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