處置核廢料是兩岸商談由經入政的契機?

台灣地區的核能政策,極有可能會成為馬英九二零一二年爭取連任的一道「坎」。實際上,這幾天,民進黨及一些政治屬性泛綠的環保團體,已經蠢蠢欲動,或是上街遊行,或是發表言論,抨擊馬政府的核能政策。如果馬英九未能在未來一年內妥適解決有關核能政策上的缺失漏洞問題,在民進黨和「獨派」團體的渲染之下,到明年三月「總統」大選投票之日,他就將會流失大量關心環境保護的選民的選票。

對此,馬英九再也安坐不住了。在昨日的國民黨中常會上,他就專門安排「原能會」副主委謝得志及「經濟部」次長黃重球、台電副總經理徐懷瓊等人作《從日本福島核災檢視國內核能電廠安全問題》專題報告。而馬英九在主持會議時也特地指出,台灣百分之九十九點三的能源仰賴進口,用燃煤為基礎的發電很難減少碳排放,即使用智慧型電網等方式,都沒辦法避免產生大量排碳的效果。考量石油出口國家的情勢不穩定,再加上節能減碳的需要,我們應重新探討廢核與減碳哪一個重要?哪一個應該優先?他還指出,上周日有些反核人士舉辦集會遊行的口號是「我愛台灣,不要核災」,大家當然不會要核災,他認為應該是「我愛台灣,我要核安,沒有核安,就沒有台灣」,一定要有這種心態,做好相關準備,才能讓民眾安心。他又把話題一轉,轉到大陸這邊來。他說,海峽對岸正大量興建核電廠,「我們也希望在這個領域,兩岸看能不能夠也有什麼樣的合作,以減少可能發生的事故」。如果發生事故時,減少我們所遭遇的傷害。這不是哪一方的問題,也不只是兩岸的問題,而是整個區域的問題,希望「原能會」及台電認真看待,因為確保核能安全將是未來必須面對的課題。

馬英九關於兩岸核合作的議題,主要是核安全合作,及核意外互相通報,「層級」偏低。而在前幾天,國民黨中央委員鄧哲偉投書中評社,呼籲兩岸加強核安全合作,希望大陸幫助台灣解決核廢料難題,則是較高層次的兩岸核合作建言。他在投訴中指出,日本大地震引發福島的核電廠爆炸,造成核輻射洩漏危機,讓遠在數千裏外的台灣民眾膽顫心驚,紛紛檢討萬一類似事件在台灣發生,該如何因應。這些突發狀況是難以預測的,但有一個議題是一定要面對的,就是核廢料的處理。而大陸核能發電方興未艾,應有足夠的準備來處理核能廢料。作者認為大陸應有能力及空間,協助處理台灣所產生的核廢料,這將會是大陸對台灣提出最大的善意。

此前,美國德州大學電機系教授暨能源研究中心主任陳謨星在《論台灣的電力政策及核能四廠》論文中也指出,國民黨可聯合其他願意投資於核能的財團及人士用核四廠去中國大陸投資,在中國大陸開發第一個「台灣的核能電廠」。如果大陸有善意,可以開始合作發展中國大陸電力市場。國民黨對核電有信心,

可用核電使兩岸溝通而合作,國民黨的投資可能帶來解決核廢料的處理問題,將來台灣與中國大陸的核廢料能一起在大陸找到歸宿(核廢料是一個中國政策的開始)。投資細節可以在雙方談判都有受益下進行,國民黨也替台灣老百姓解決一件天大事項,在經濟上可以幫助大陸電力的供應。

綜上所述,兩岸核安全合作,雖然議題很多,但主要的議題還是互相通報核安全訊息,及大陸協助台灣處置核廢料的問題。

關於兩岸互相通報核安全信息,雖然目前尚未形成固定的機制,但兩岸的核能工作者都有在「鴨子劃水」式地進行探索。而且,兩岸核技術核安全研討會也已進行了七屆。但由於歷史的原因,尤其是李登輝、陳水扁「當家」時惡化兩岸關係,使到連正常的經濟議題商談都要被迫擱置,就更遑論商談高度敏感的兩岸核能合作協議了。馬英九就職後,曾一度傳出兩岸兩會將商談核合作議題,並將簽署「兩岸核能管制技術交流備忘錄(MOU)」,規定台灣可將其核電廠產生的高放射性核廢料,存放在中國大陸核廢料最終處置場。台灣的核能專家及核官員前往大陸參加兩岸核能研討會時,也曾與大陸環境部核安全局目前已就相關議題有實質接觸。大陸方面回應說,台電十幾年前與中國核工業總部曾簽署過合作備忘錄,只是後來沒有繼續推動而已。可能是由於事涉敏感議題,除了是技術問題之外,可能也牽涉到敏感的政治、軍事等問題。故雙方初步共識是「目前接觸仍屬於技術交流階段」,兩岸是否合作處置核廢料,必須回歸到海基會和海協會協商機製作後續討論。

如今,經過兩會兩年多的六輪談判,已進入即將向政治議題衝刺的關鍵時刻;而日本核輻射洩露事件加強了台灣解決核安全和核廢料處置問題的急迫性,再加上民進黨在核電問題上對馬政府步步相迫,似乎是、兩岸商談核合作的時機已經成熟了。為此,海基會董事長江丙坤昨日在出席工商協進會主辦的「後ECFA

兩岸產業合作論壇」後接受媒體訪問時就表示,核能災害防制需要各部會思考,各部會先提出基本構想,「陸委會」同意後,授權海基會要求對方協商,假如協商有結果才會列入簽署。「經濟部長」施顏祥上週在立法院備詢時也曾表示,「經濟部」內部已經在檢討研究,要與中國大陸就核電安全進行相互通報的機制建立。

「陸委會」發言人劉德勳則表示,兩岸之間有關原子能領域的交流,已經有一定的基礎,對於相關聯繫機制,目前還在研議中。「行政院長」吳敦義更是指示台電,盡快尋找核廢料境外安置.吳敦義說,將與世界各國有核能發電且土地廣大的國家,共同合作核廢料最後儲存場,不排除中國大陸.。

台灣目前處置核廢料,主要在在蘭嶼核廢料場,並已營運了近卅個年頭。由於曾發生過了輻射外洩事件及貯存場廢水處理不當事件,蘭嶼原住民達悟族人一再抗議,要求台電公司將暫時儲存於蘭嶼鄉的低放射性核廢料遷移他處,但一直沒有結果。考慮到原住民是國民黨的「大票倉」,是有必要妥善解決的。

實際上,核廢料處置問題已成為台灣執政者最頭疼的難題之一。在民進黨施加的壓力之下,台灣當局曾打算將核廢料處置場設在靠近大陸的烏丘嶼,但因太接近大陸海岸線,引起大陸民眾嘩然。期間也傳出要送往朝鮮、所羅門群島等,但都不了了之。在李登輝時代,曾向中國大陸請求,將之運到中國大陸自己也進行處置核廢料的地方深埋,充分利用已建成的設備。但由於李登輝大搞「兩國論」,而遭到大陸拒絕。台灣當局只好向俄羅斯求援,計劃投資一百億美元,與俄羅斯合建核廢料處置場。據說,這也正是當年台灣與俄羅斯建立互設代表處關係的條件之一。而在當時,這是被北京視為「不友好」的行為。

其實,由於兩岸同文同種,故由大陸來協助台灣處理核廢料問題,是最合適的結果。而且,現在兩會協商已到了應當進入政治議題但卻在門口徘徊的瓶頸,而兩岸合作處置核廢料又牽涉到政治問題,看來可藉此機會引導台灣方面「先經後政」、「先易後難」,為進入政治商談邁出關鍵的一步。

(發自貴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