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圍城

“幸福感調查推選活動,會度量城市發展與民眾期望之間的差距,也會在政府與百姓之間形成互動,促進我們在差距和期待中,找到持續提升城市發展內涵的路徑,從而助推人們幸福感的提升。” 《望東》姬斌社長這樣解釋為何要把這項推選活動堅持推下去。

又到年終盤點季。

關鍵詞、好新聞、感動中國人物,千綱萬目不如化作一個問題:“你幸福嗎?”

所有前進倒退、折騰反復、悲傷歡愉,先在內心加權平均,然後給出一個合力方向,正向還是負向,一切感悟可被一言以蔽之:幸福或不幸福。

世界上最具影響的幸福指數,調查問題只有一個,即把所有事情加在一起,你認為你是“非常幸福”、“比較幸福”、“不很幸福”還是“不幸福”。

這樣的提問連續進行了四年。從2007年起,本刊與中國市長協會《中國城市發展報告》工作委員會發起並主辦的“中國(大陸)最具幸福感城市”調查推選活動,每年都會歷數中國668個建制市,算一筆幸福賬。

2010年12月26日,第四屆中國(大陸)最具幸福感城市頒獎典禮在長沙湖南大劇院舉行。

2010中國最具幸福感城市(地級及以上)為:杭州、成都、長沙、昆明、南京、長春、重慶、廣州、通化、無錫;最具幸福感城市(縣級)為:江陰、宜興、長沙縣、余姚、滕州、銅梁、海城、太倉、萊州、膠州。

此外,杭州、成都市獲得最高榮譽獎—— 民生貢獻特別大獎;昆明、長沙、長春市獲得金獎;宜興、余姚市獲得民生貢獻大獎;長沙市獲得民生滿意大獎。

引領城市發展的潮流

在中國進行幸福感調查的時間不長,而幸福學的時間很長。

人類的幸福學作為一個大的學術課題,發達國家在上世紀70年代就已開始進行科學化研究,今天已受到更多國家政府和民眾的關注,成為一種引領城市發展的潮流。

本刊的最具幸福感城市調查是從“十一五”規劃的第二年切入的,而制定“十二五”規劃的時候,幸福指數已被作為一項重要指標納入考量。

新華社望週刊社社長姬斌指出,四年裏,中國在加速轉型,社會在深刻變化,城市在飛速發展,這項推選活動從評選體系的指標,到候選城市的範圍,以及入戶調查的方法,也在與時俱進。

更重要的是這四年,正是國民幸福指數日漸受到重視,並逐步上升為國家意志的過程。2006年9月國家統計局公佈,中國將推出幸福指數、人的全面發展指數、地區創新指數以及社會和諧指數等一些新的統計內容。

十七屆五中全會和“十二五”規劃建議淡化GDP量化指標釋出的信號,也使得國民幸福總值(GNH)這一概念引起輿論的廣泛關注。

目前我國正處於城市化快速發展時期,據本刊從全國人大財經委員會副主任尹中卿處獲得的數字,2011年,大約有一千萬以上的人口從農村要轉移到城市,而從現在起到本世紀中葉,我國城市化率有可能從現在的46.6%,提高到70%以上。

幸福像座圍城

四年,到了有歷史、有故事、有總結的時候。

候選城市每年進進出出,既有新面孔、又有老面孔。有“衛冕王”杭州、成都、昆明、長沙、長春,有露過一回臉的鄒城,有一直徘徊在門邊的佛山。幸福像座圍城,有時你在城內,有時你在城外。

幸福感的捉摸不定,正是對幸福進行量化統計的難題。本調查採用的是美國芝加哥大學奚愷元教授提出的城市幸福學評估體系。奚愷元是最早系統地將幸福學和幸福指數引入中國,並在中國倡導研究城市幸福感的學者。

本年度的調查推選活動,以“創造幸福、享受尊嚴”為主題,繼續使用這套中國城市幸福感評價體系,組織者還通過對評選指標的優化,不僅強調市民的主觀感受,且特別增加了民生建設與保障內容,從20類指標全方位觀察和分析中國城市的幸福感建設現狀,涉及人情味、交通狀況、醫療條件、教育質量、自然環境、房屋價格、物價水平等。

自2010年9月開始,組委會在全國綜合競爭力前百名的地級以上城市和綜合競爭力百強縣中,遴選出了60個地級及地級以上城市和60個縣級城市,委託專業調查機構零點集團進行調查。截至2010年11月30日,共完成30多萬次的獨立入戶調查,採集有效問卷樣本24000份。調查推選活動得到了全國諸多城市市民的積極參與,共有178.9萬人參與了報紙問卷調查,4500多萬人次參加了網絡調查。

治大國如烹小鮮

在一個七成人自認為是弱勢群體的國度談幸福,在一個人口普查員都難以敲開住戶門的社會,我們的調查員去敲開門問:“你幸福嗎?”難度、非議可想而知。

“幸福感調查推選活動,會度量城市發展與民眾期望之間的差距,也會在政府與百姓之間形成互動,促進我們在差距和期待中,找到持續提升城市發展內涵的路徑,從而助推人們幸福感的提升。”姬斌社長這樣解釋為何要把這項推選活動堅持推下去。

在數字崇拜的現實語境下,將幸福分解成一條條具體的民生政策,留給地方執政者作為幸福的抓手,比水中寫字、空中談天,務虛幸福實在得多。

捧得民生滿意大獎的長沙市長張劍飛說:“我們一定會繼續把建設人民滿意城市作為最高追求,致力於共建共享、宜居宜業、民富民安,讓廣大市民享有優質的國民教育、完善的醫療保障、充分的就業機會、寬裕的物質生活和豐富的文化享受。”

治大國如烹小鮮。奚愷元用“水煮魚”比喻每個單項與總體幸福感的關係:我們不能用魚、油、麻和辣來定義水煮魚的好吃程度,但其中的每一味料都很重要。

“要讓人民生活更加幸福、更有尊嚴,與其說是國家在發展哲學上的轉變,毋寧說是黨和國家高層對發展模式提出的更高要求”。姬斌說,“讓居住在城市的人們,生活有水平、有質量、有健康、有安全、有尊嚴、有幸福、有發展、有希望,是城市發展的根本”。

(劉耿/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