龐建國為何放言宋楚瑜有背水一戰能力?

國民兩黨的二零一二「總統」黨內提名運作正緊鑼密鼓地進行。在中國國民黨方面,盡管黨內外都有不少人質疑馬英九的政治智慧和行政能力,但馬英九憑藉著其現任優勢,而使黨內一直沒有人敢於捋其纓,因而在前段時間的領表作業中,只有他一人領表,國民黨內只有馬英九一人參選已成定局,並將於今日前往國民黨中央黨部登記參選。至於「副總統」搭配人選,由於兩岸已經簽署「CEFA」,故現任「副總統」蕭萬長的「兩岸共同市場」主張已成過去式,再加上他患有胰線癌,體力難以勝荷激烈繁重的競選,故而改由既經過民主選舉洗禮,又具有豐富公共行政管理經驗,而且還是南台灣人,且還因任「行政院長」而擁有行政資源、方便開出「選舉支票」的吳敦義出線的機會甚高。不過,倘是有迷信思維,當年李登輝之所以強把蕭萬長塞給連戰作副手,其理由之一就是可藉著蕭萬長的「行政院長」職權,籍以獲取行政資源支援及開出「選舉支票」的後果,希望不會重蹈覆轍。

在民進黨方面,經過四場政見發表會的階段後,將於後晚進行正式的民調程序。民調採取對比式民調,分別由蔡英文、蘇貞昌和許信良三人,與所設定的對手現任「總統」馬英九進行民調。民進黨盡管有三人報名參選,但蔡英文出線的機會被看高一線。

是否至今有第三組人出戰?根據《總統副總統選舉罷免法》規定,「總統」參選人可分由政黨推薦及選民連署兩種方式提名。其中在政黨推薦方面,只有在最近任何一次省(市)長以上選舉,該政黨所推薦候選人得票數之和,達該次選舉有效票總和百分之五以上,方可推薦「總統」、「副總統」候選人。而在去年底的「五都」選舉中,只有國民黨和民進黨推薦市長候選人參選,及所推薦的候選人的得票數之和,均已超過「五都」選舉總有效票的百分之五,故都可以政黨推薦方式提名參選人。而其他政黨如親民黨、新黨、台聯黨,由於沒有他們參選人參加「五都」市長選舉,更遑論「其候選人所得票數之和」,因而這些政黨不能循「政黨推薦」方式參選,而只能是以選民連署方式參選。

選民連署方式即是提名「總統」參選人的第二種方式,是為了充分保證廣大選民的參政權利,並兼及直接民意表達,使到不參加任何政黨,或雖有參加政黨但其所在政黨不符「政黨推薦」條件的合資格黨員選民,也有機會參加「總統」選舉。《總統副總統選舉罷免法》規定,倘連署人數達到最近一次「立委」選舉選民總數百分之一點五以上,可進行候選人登記。以二零零八年一月第七屆「立委」選舉時的選舉總數為一千七百一十七萬九千六百五十六人計算,第十三屆「總統」、「副總統」連署的人數應為二十五萬多人。

究竟會有何人少循選民連署方式參選?從過去幾屆看,先後有陳履安、林洋港,宋楚瑜、許信良等人聯署參選。現在,陳履安已經潛心修佛學,林洋港也已歸隱山林;許信良鑑於二零零零年不到八萬票,連保證金也稱沒收,現已經重返民進黨的他也已不再有參選能力和魄力。因此,人們都把關注焦點放在曾在二零零零年「總統」選舉中,獲得四百六十六萬張選票,僅比陳水扁少三十一萬票的宋楚瑜的身上。

也正在此時,在二零零零年擔任「宋楚瑜張昭雄競選總部」主任委員,後來又參與創建親民黨的前「立委」、海基會顧問龐建國,昨日放言:如果宋楚瑜出馬參選「總統」,將會對藍營會造成很大的震撼。但對親民黨而言,也只有宋楚瑜參選才會有旋風式效應,宋楚瑜如今也有背水一戰的本錢。國親兩黨在選前應該要有一個好的協調和協議,不管是過程還是結果,都要靠馬英九、宋楚瑜兩位主席發揮政治智慧。

雖然龐建國已於二零零六年重新加入國民黨,但由於他所具有的濃厚親民黨背景,因而他昨日的這番談話的動機是意欲如何,引發台灣政壇各路人士的高度關注:究竟這是宋楚瑜不屑馬英九的「弱勢」、「無能」,及不滿馬團隊對他和親民黨的不尊重甚至是壓抑,而透過其子弟兵放出「重披戰袍」參選二零一二「總統」的試探氣球,還是宋楚瑜要藉著龐建國的威脅性語言,對國民黨施加壓力,催促國民黨必須在「立委」和「總統」選舉前,儘早與親民黨進行協商,達成「國親合作」的協議?

確實,在馬英九以現任「總統」之尊,佔據那麼多的行政優勢,還獲得對岸暗中「讓利」支持,但卻民意支持度一直陷於低迷,爭取連任竟面臨如此艱困的局面,確是情何以堪!以行政能力論,宋楚瑜真是要把馬英九比下去。實際上,當年宋楚瑜任聽我說長時,走遍台灣省的三百九十多個鄉,無論是「九二一」地震救災還是平時的修橋補路,既身先士卒又運籌帷幄,因而獲得台灣省民的熱烈追捧和支持。在二零零零年的「總統」選舉中,雖然沒有政黨作後援,但仍獲得了百分之三十六點九四的得票率,雖敗猶榮。隨後成立親民黨,甫參加「立委」選舉便奪下四十五席,鋒頭甚勁。

但又正如龐建國昨日所言,從宋楚瑜參選臺北市長慘敗的經驗來看,倘宋楚瑜再次參選「總統」,藍營選民自然會做出棄保的動作,這對宋楚瑜將會十分不利,會讓宋楚瑜再一次背負「撕裂藍營」的罪名。因此他認為宋楚瑜參選是一記險招,對親民黨而言,也只有宋參選才會有旋風式的效應,但這個冒險會很大,對整個藍營福禍難料。

既然如此,宋楚瑜倘若再次披掛上陣,肯定不如當年勇。且不說是泛藍選民會自動棄保,就說是他已經離開政治舞臺十一年,過去台灣省長內的政績,人們也多已淡忘,即使要「報恩」,也已在二零零零年報過了一次了,沒有再次償還的義務。因此,宋楚瑜倘厚著臉皮參選,只能是成事不足,敗事有餘,不但是自己再次糟蹋盛名,而且也將導致泛藍江山重新淪落在民進黨的手中。經常高喊反對「台獨」的宋楚瑜,不知如何面對台灣的「統派」和「不獨派」;經常在往大陸參訪時受到對岸較高禮遇的宋楚瑜,又不知如何向對岸作出交代?

既然如此,龐建國的放言,就並不存在他要參選「總統」的威脅,而只是要「提醒」國民黨,在「立委」選舉中不要做得太盡,將親民黨的優秀人才趕盡殺絕。實際上,雖然日前國民黨有放言說是要與親民黨合作,但至今仍是「千呼萬喚不出來」。國民黨目前還公佈了第一批梯隊「立委」提名人四十人的名單,顯然在事前就未與親黨商量過。當然,可在下一梯次提名之前商量,但卻是國民黨已現行挑揀了「有肉吃」的選區,剩下艱困選區才與親民黨商討。即使是在有勝選把握的選區,如臺北市的中山、松山區選,就有羅淑蕾與蔣孝嚴之爭,頗為令人擔心。國民黨倘能像四年前那樣,將羅淑蕾安排參選不分區「立委」並列在安全名單之內,就可避免兩敗局面。

但這又將會妨礙親民黨的生存大計。因為上次「立委」選舉,親民黨八名選將披掛國民黨戰袍參選,導致他們在當選後不但不能以親民黨籍參加「立法院」的各項活動,而且親民黨也因得票率跨不過「門檻」,而無法獲得政黨選舉貼助金,黨務活動經費十分困頓。因此,親民黨有參加「政黨票」亦即「不分區立委」選舉的打算。倘此,羅淑蕾就應重返親民黨。但由於國親兩黨尚未協商,而不知所措。看來,這才是龐建國「發飆」的真正原因。也就是說,宋楚瑜志不在「總統」,而在保持親民黨血脈。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