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票使蔡英文馬英九都變得投機庸俗

馬英九前日在二十多名「首投族」的簇擁下,前往國民黨中央黨部完成二零一二年「總統」選舉提名登記。而在此之前,馬英九也宣佈,不支持「國光」石化開發案在彰化繼續進行。從這兩個例子表明,與其說是馬英九「不讓蔡英文專美」、「順應民意」,不如說是馬英九對自己能否打贏這場選戰並無足夠的信心,因而只能是被民進黨(蔡英文)牽著鼻子走,而不是高屋建瓴,提出更有前瞻性、更具主導性的政策願景。

實際上,由「首投族」陪同進行登記,及反對「國光」石化投資案,這些都是蔡英文(後再加上蘇貞昌)主打的戲碼。前者,蔡英文一開始就主打「首投族」,在到民進黨中央黨部進行「總統」初選登記時,帶領了近百名「首投族」年青人,並當場發表宣言,聲稱「首投族」在台灣民主政治發展是非常重要的一群人,他們第一次投票,投票過程中,走進投票所的那一刻,他們會對所投的對象有所瞭解,對社會有充分的理解,歡迎「首投族」二零一二加入我們這次投票。蔡英文還表示,「首投族」一種是第一次投票的年輕人,一種是明年第一次投票給蔡英文的人。這對馬英九形成了極大的威脅,因為馬英九稱被人稱為「小馬哥」,且被許多年青人視為偶像;如今蔡英文主打「首投族」,分明是要挫低馬英九的強項,並將之奪為己有。在此嚴重威脅面前,馬英九即使是再自以為是也不敢忽怠,於是也針鋒相對,讓中央黨部組織了二十多名「首投族」,陪同他前往報名。而後者,則是馬英九出席環保團體的反「國光」石化餐會受辱後,顯是擔心會流失環保團體和中台灣的選票,因而迅速轉彎,把選票利益置於台灣經濟建設利益之上,屈服於覓民粹主義。

所謂「首投族」,是指首次獲得投票權的人群。按照台灣地區的選舉制度規定,居民年滿二十周歲除屬於禁治產、曾犯賄選罪等之外,都將會自動獲得投票權,不用進行選民登記。到投票前幾天,選務機構將會按照居民戶籍登記地寄上投票通知書及投票須知,以及候選人資料等。據「內政部」戶政司統計資料推估,出生日期介於一九八八至一九九一年間者,明年即首度擁有「總統」選舉權,這四個年度,合計出生人口總數有一百二十多萬人;但若扣除死亡、移民等因素,約可概算出一百二十萬人;將首投族總數乘以百分之八十的「總統」投票率,估計會去投票的首投族有近百萬人之多。由於明年「總統」選舉,國民黨已無「扁案紅利」可嘗,估計雙方實力將會十分接近,輸贏只在幾萬票之間。因此,蔡英文只要能爭取到前往投票的「首投族」的六成以上,就完全可以彌補「輸贏只有十萬票之間」的缺口,扭敗為贏。

應當說,蔡英文寄望於「首投族」策略,是符合台灣兩大黨的形象和年輕人的特性的。因為年青人多數思想獨立,甚至帶有叛逆性,不安於現狀,他們都希望能改變現狀。因而他們是爭取連任者最頭痛的,並能為挑戰現任者充當馬前卒。因此,蔡英文將目標鎖定在這部份「新選民」,當然是有其政治算計之處,是要剝下馬英九當年的強項,並將之奪為己有。因此,蔡英文在登記參加民進黨「總統」黨內初選時,精心策劃由一百多名「首投族」陪同;而民進黨在舉行四場政見發表會時,蔡英文也安排了「首投族」啦啦隊歡迎她進場。

相對於國民黨的形象保守、不諳宣傳,民進黨吸引年青人向有其一套辦法。其中最突出的是一九九七年的縣市長選舉,剛從美國學成返台的陳文茜在許信良主席的盛邀下,出任民進黨文宣部主任。她顛覆了民進黨以往的「悲情牌」傳統選戰作風,組織青年在「總統府」門前跳舞,並出動電子花車全島趴趴走,找來一批清涼辣妹在花車上大跳扭屁股舞,結果成功地改變了民進黨的形象,吸引了大批青年成為民進黨的支持者,從而一下子奪取了十三個縣市,完成了「地方包圍中央」的重大戰略部署,為兩年多後陳水扁贏取「總統」大選,打下了組織基礎。而陳水扁也吸取這個成功經驗,在「總統」選戰中走年青人路線,叫響「快樂」、「年輕」、「活力」的口號,拋出「扁帽」、「扁公仔」上市,深受年輕人歡迎。

然而,無論是蔡英文還是馬英九,都有「臨急抱佛腳」的現象。當然,由於「首投族」的創意是由蔡英文「發明」,故蔡英文是稍勝一籌。實際上,國民黨在這些年來,對青年人的關懷是並不足夠的。本來可以藉著執政的優勢,尤其是藉著「青輔會」的資源,可以多做青年人員工作,使其產生對國民黨的認同感和歸屬感。但在「立委」任內有較佳表現的王昱婷,在「青輔會」主委任上卻是無所作為,甚至是可說是「無所事事」,因而不自覺地將本來可以「拉一拉就拉過來,推一推就推過去」的青少年,推到對方陣營去。最後,還因王昱婷怯戰,拒絕返鄉參加台南市「立委」補選,給青少年造成很壞的觀感,「首投族」的投票取向,可能會對馬英九不利。而馬英九現在才想起「首投族」,可能已輸掉了時機,但仍可挽回部分。

國光」石化投資案也是一樣。本來,該案本來是在蘇貞昌任「行政院長」、蔡英文任副院長時提出的。二零零六年,蘇貞昌以「行政院長」的身份,宣佈啟動「大投資、大溫暖」計畫,並將「國光」石化開發案列為該計畫重大開發案之一。二零零三年三月二十九日,「行政院」副院長蔡英文在「行政院」財經小組會議因台鋼案及國光石化案環評冗長對「環保署」開砲,要求「環保署」宜在兼顧環保、產業發展兼籌並顧的原則下,研議簡化環評流程並使之透明化。後來有鑑於在雲林離島工業區建廠的環評、購地等各方面的困難,再加上彰化縣政府的積極爭取,民進黨當局決定將「國光」石化案由雲林台西改至彰化縣大城鄉,在2008年1月25日發函,將石化科技園區自雲林工業區移至彰化西南角海埔工業區。馬英九就職後,繼續執行這一有利於台灣經濟發展的投資案。

但在日本福島核危機爆發之後,台灣島內掀起「反核」聲浪,蔡英文、蘇貞昌竟以今日的我來否定昨日的我,支持反對「國光」石化案的環保團體。這樣做,是既可爭取到環保團體和中台灣選民的選票,又可陷馬英九於兩難之地的「一箭雙雕之計」。這是極為明顯的投機行為,因為現在並非是民進黨執政,並不需要承擔任何決策責任;而馬英九是在任者,就必將承擔責任。實際上,據「經濟部」估計,「國光」石化投資案叫停後,將在經濟面減少每年附加產值約二千八百億元,約占GDP的百分之二,並每年減少新增稅收約四百四十億元;及直接衝擊就業機會一萬人,關聯就業機會則減少二十三萬五千人。

馬英九開始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親自出席環保團體的「反國光」午餐會,雖然是受辱,但卻博取了不少同情分,並暴露出民進黨的出爾反爾的咀臉。但由於從現在起,到明年一月中旬投日,還有半年多的時間,民進黨還將會繼續藉此議題發酵,馬英九團隊在經過研究之後,決定當機立斷,停止該案。雖然是可以止損、保血,但卻又暴露出了為選票的投機心態,形成「選票戰勝專業」,並會得罪地方利益勢力,對國民黨造成較大的傷害。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