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拉登時代”反恐面臨三大難題

【中新社昨日報道】“基地”組織頭目拉登雖已斃命,恐怖主義勢力卻遠未被剿滅。國際反恐鬥爭目前面臨三大難題。

難題之一:在短期內恐怖主義威脅反而升高,反恐壓力增加。拉登死後,“基地”組織立即聲稱將遵循拉登的路線發動“聖戰”。歐美國家隨後風聲鶴唳,普遍擔心“基地”組織報復,紛紛拉響反恐警報,提示本國公民加強防範。

拉登之死本應成為歐美經濟的利好消息,日本等地股市確也因此而短暫上揚。不料到了2日,國際市場卻“聞拉登色變”,規避短期恐怖主義風險成了歐美市場的主要聲音,紐約三大股指當日竟均以下跌報收,美元再度走弱,黃金價格再度上漲。

除了提升警戒級別加強防範,主要歐美國家尚未推出更多具體的措施來應對眼前的恐怖主義威脅。西方多國政要就此紛紛警告,恐怖主義遠未被消除,反恐戰爭還要繼續。

難題之二:從長期看美國等國軍事打擊恐怖主義力度可能有所下降,會留給恐怖分子以喘息之機。美國作為反恐戰爭的主要參與國,開始將精力轉向其他戰略關注點,恐怖組織就有可能借此機會發動新的襲擊。

美國從事反恐戰爭已有10年,將大量軍力投入阿富汗和巴基斯坦等地,耗費巨大,卻一直難有明顯成效。西方國家不少民眾對反恐戰爭已厭倦,要求結束在有關國家戰事的聲浪逐漸凸現。

拉登的斃命對西方國家來說意義較大,特別是能令美國政府給民眾一個交代,為從阿富汗等地全面撤軍打下基礎。反恐戰爭今後對於美國來講很可能不再佔據其全球軍事行動中最突出的位置。

難題之三:“基地”等恐怖主義組織難以根除,反恐難度可能會有所提高。拉登及“基地”組織二號人物紮瓦赫裏近些年不斷通過音頻和視頻對外發表講話,令西方國家極為惱火。如今雖然拉登已死,但“基地”組織的領導層卻似乎並未受到嚴重損失,特別是紮瓦赫裏等人還在,極有可能取代拉登成為“基地”新頭目。

有分析稱,“基地”組織在拉登死後反而能夠加速內部整合,從而更容易實現發動新的恐怖襲擊目的。

阿富汗等西亞中東國家表示拉登身亡是國際反恐鬥爭的重要成果,但總體反應仍顯得低調,中東一些媒體甚至未做報導,並表露出對未來地區安全局勢的憂慮。一方面,恐怖組織仍在有關國家頻頻發動襲擊,造成重大人員傷亡,拉登死後,局勢短期內還有可能惡化;另一方面,阿富汗等國的安全局勢現今還不穩固,美軍尚若按計劃從阿富汗等地撤離,有關國家的反恐形勢將更不樂觀。

恐怖主義是國際社會的“毒瘤”,包括中國在內的很多國家都是恐怖主義的受害者。此刻面對難題,國際社會更應進一步加強反恐合作。正如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所表明的那樣,即反恐應標本兼治,努力消除恐怖主義滋生的土壤。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