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問政認真的朱鳳芝也落馬說明了甚麼?

曾長期任中國國民黨中常委的朱鳳芝當不成「朱八屆」,成了這兩天臺灣政壇上的熱議話題。所謂「朱八屆」,是指自一九八九年十二月當選第一屆增額「立委」起,連續七屆都順利當選「立委」的朱鳳芝,曾對能順利第八次當選「立委」抱有強烈信心,聲稱自己要當「朱八屆」,再次成為僅次於「立法院長」王金平的「第二資深立委」。但佢料在國民黨「立委」初選中,以六點二三個百分點輸給了桃園縣平鎮市長陳萬得。這不但令朱鳳芝本人眼睛紅腫直流淚,而且也使擔心面臨同一遭遇的黨內資深「立委」李鴻鈞、吳清池等人人自危,都決定退出黨內初選,甚至揚言在大選中不投票。朱鳳芝初選落馬的效應,正在國民黨內擴散。

對於朱鳳芝的落選,很多人都打抱不平,議論紛紛。實際上,朱鳳芝作為軍系「立委」,其祖父曾任國民黨第七十軍軍長,父親也是軍人出身,其丈夫唐江濤則在屬於「國防部」的「中山科學院」任職。她不但問政積極,形象清新,作風正派,連年被媒體評鑑為「立委問政」第一名,而且反「台獨」立場十分堅定,積極參加「國共平臺」活動,也藉著她是中華港澳之友協會常務理事的關係,積極推動台港澳關係發展。因此,得到包括泛綠政治人物在內的不少人的好感。連這樣的「立委」都在黨內初選中落馬了,那就難怪人們在質疑「全民調」初選制度的公平性了。

導致朱鳳芝的意外落選,可能概括為以下幾點原因,其一是「立委」選舉改制為「單一選區兩票制」的「小選區制」;其二是國民黨也效仿民進黨,在初選中使用「全民調」;其三是在國民黨內,即使是同屬反對「台獨」者,外省人的影響力也已逐漸稀薄。

本來,「立委」選舉改為「單一選區兩票制」,其動機是針對過往「複數選區一票制」,由於每個選區都安排多名甚至是十名以上的應選名額,候選人只要拿到百分之五以上的得票率,就可篤定當選,而讓一些品質低劣的候選人也可當選,令到「立法院」魚龍混雜,問政品質惡劣的情況,希望在改制後,每一選區只有一個應選名額,就可讓最受選民歡迎的人當選,從而將品質低劣者拒於「國會」大門之外。但是,實際情況並非如此,因為每一選區只有一個應選名額,競爭更為激烈,反而會導致賄選更為嚴重,或是選出一些地方型人物,使到問政品質更為低劣。

實際上,積極認真的「立委」,由於必須專心鑽研法案,及認真準備質詢材料,而且其關心的都是「中央政務」議題,也就難以擠出時間去兼顧其所在選區的選民服務,從而逐漸流失選票。而地方行政首長和民代則由於與當地選民接觸密切,再加上其平時所關心的都是地方事務,與當地選民的切身利益直接相關,故而無論是在黨內初選中,還是正在正式選舉時,都可能會比資深「立委」獲得更多在地選民的支持。也就是說,在「單一選區兩票制」之下,問政再認真,也贏不了跑「紅白貼」的地方民代。

這樣發展下去,勢必導致「立法院」的「立委」地方化和只顧跑選區的問政空洞化。由於地方民代並不熟悉「中央政務」,但對地方事務卻如數家珍,故在問政時,就會以自己的地方首長或地方議員思維定勢和自然習慣來代入,因而問政內容也就是地方事務,把「立法院」的位階削降為縣市議會。這就是「立委」地方化和問政空洞化,與當初以「單一選區兩票制」了推動提高「國會」品質的意願,正好相悖。

無論是民進黨或是國民黨,都希望能使贏得初選的候選人能夠吸收最大民意,而增高正式選舉的當機率,因而都採用了「全民調」。但實際的結果卻可能會導致產生兩個反效果,其一是很可能會遭到政黨對手插手,故意在初選民調中支持競爭力弱於自己的對手人選,以清除對自己威脅力較強的對手。因此,此次國民黨在桃園縣平鎮市選區的「立委」初選,就似是發生了這種現象,因為陳萬得今年一月就被指控,涉嫌夥同黑道恐嚇建商,甚至使出潑漆、撤冥紙等手段,因而被檢方傳喚到案,後以二十萬元交保候傳。在「立委」選舉開打後,民進黨的候選人就必會揪住這個話題猛打,倘若屆時檢方又正好是再次傳換他,國民黨在這個傳統客家票倉就將會失守。而朱鳳芝則為人正派,無此類問題存在,加上問政品質認真,民進黨的侯選人抓不到任何把柄。因此有理由相信,在國民黨的「初選」中,民進黨做了手腳。

從國民黨的「立委」初選結果看,落馬的蔣孝嚴、朱鳳芝等,都是深藍的外省人;而出線的羅淑蕾、陳萬得,則是藍色系不太純潔的本省人。盡管這並非是國民黨內的普遍現象,但也值得警覺。尤其是蔣孝嚴、朱鳳芝都熱衷於兩岸交流,為維護台商利益做了大量實事;而其黨內對手則較少參加兩岸交流的活動。這種情況應該怎樣解讀?真是要深入研究一番了。

當然,追求世代交替,可能也是一個原因。蔣孝嚴已經年近七十,朱鳳芝也已六十三歲,在熱衷「世代交替」的台灣地區,畢竟已是屬於老人世代的了。何況,朱鳳芝已經連續當了七屆「立委」,可能選民們也已厭倦了「老面孔」,希望能「吐故納新」。盡管這個「老面孔」表現不賴,還經常參加一些年輕人的活動,如與當選為國民黨中央委員的女兒唐先慧及年青人林奕華等一道跳啦啦舞等,但已畢竟歲月不饒人。

也正因為國民黨是百年老店,更令人對其從政黨員的年齡問題予以更嚴格的要求,故導致人們對王金平針對多位藍綠陣營現任「立委」在黨內初選中落敗,而提出的設立「資深國會議員制度」的建議,有不同看法。所謂「資深國會議員制度」,以英國為例,其下議院有極為特殊的議席設計,使新進國會或政冶資歷尚淺的議員都僅能位居「後排議員」,待政治磨練與日俱增且累積一定聲望後,才能漸次往前遞補,成為「前排議員」。這種對議員席次的安徘,並非僅止於座次而已,它同時也形成了國會當中的政治倫理,使得主要的政策辯論均集中於內閣官員與「前排議員」或「影子內閣」之間,「後排議員」少有置嚎。再以美國為例,美國的參、眾兩院議員多半均有各州參、眾院議員的經歷,其政治生涯已逐步更上層樓,向聯邦政府及中央進軍,因此不乏長期浸淫議事與政治事務者,熟稔於政治操作。但這種制度早已被批評為等於是鼓勵「票票不等值」及限制「國會人權」,這擺明就是與「世代交替」的強烈呼聲唱對台戲的論資排輩。

但是,蔣孝嚴、朱鳳芝此類問政認真的人才,可為國民黨加分,確實不應遺棄。國民黨中央也表示,「大家都是國民黨的人才,我們將團結這些力量,一起為人民服務。」據說,蔣孝嚴之所以不再與羅淑蕾糾纏下去,就是得到了「轉換軌道參選不分區立委」的黨內暗示,因而避免了性格崛強的羅淑蕾脫黨參選,導致民進黨候選人「漁翁得利」。但將太多的初選落馬者安排進「不分區立委」名單,似又是褻瀆了這個制度。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