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在南海“扛旗”為難中國

越南在香格里拉對話上的咄咄逼人,早在各方意料之內。

“越南海軍將盡一切辦法確保越南的和平、獨立、主權及領土完整。”就在對話開啟前4天,越南外交部放出了狠話。當時,其外交部發言人阮芳娥連用“堅決反對”、“立即停止”等強烈措辭,抗議所謂:“越南國家油氣集團‘平明02號’勘探船5月26日在南海海域被中國海監船截斷勘探電纜”一事。

這番狠話的煽動效果也很明顯。香格里拉對話即第10屆亞洲安全峰會閉幕之日6月5日的早晨,部分越南民眾聚集在中國駐越大使館和中國駐胡志明市總領館前舉行示威,抗議中國在南海“向越南挑釁”和“侵犯越南主權”。

自去年7月以來,越南愈加頻繁地利用不同場合、採取各種手段,宣示對其佔據的南沙島礁的“主權”。觀察人士指出,越南在與中國有南海主權爭端的國家中,非法佔據的南沙島礁數量最多,高達29個。

越南菲律賓“相互支援”

在越南的帶動下,菲律賓緊隨其步,也在南海問題上向中國發難。

6月2日,正在文萊訪問的菲律賓總統阿基諾對來自菲國內的媒體發表談話說,菲律賓將向聯合國遞交文件,抗議中國多次入侵菲律賓領土的行為。他表示,自從今年2月25日以來,中國曾六到七次“入侵”菲律賓領土。

根據菲律賓軍方此前報告,中國的測量船和軍艦在距離菲律賓西南部巴拉望省125海裏的易洛魁礁(即中國“鱟藤礁”)和艾米•道格拉斯灘(即中國“安塘灘”)卸下建築材料並建立哨所,侵犯了菲律賓的“主權”。

更早時候的5月24日,菲一家報紙也以類似事件為由,斥責中國。文章稱,中國軍隊已經在菲律賓提出主權要求的南沙群島的一個島嶼附近建設了營房、哨所、停機坪和衛星傳輸設備。

菲國防部長博爾泰雷•加斯明甚至“無奈地”表示,“這是一種入侵。但我們又能怎樣?”

對此,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洪磊6月7日嚴正表示,中國船隻在中國管轄海域進行例行巡航和科學考察及測量活動,是完全正當、合法的。中國不接受菲律賓關於南海問題的無端指責。

“越南和菲律賓處於南海國家與中國發生爭端的最前線,面臨的威脅最大。”菲律賓《馬尼拉時報》6月8日感慨道:“儘管兩國存在分歧,但利益大於分歧,越南和菲律賓應在外交爭端中相互支援;並應與馬來西亞、文萊等國討論南沙的具體範圍,決定在什麼時候單獨與中國對抗,在什麼時候聯合與中國對抗等。”

與此同時,菲律賓在軍備建設方面也毫不示弱。5月15日,菲律賓軍方宣佈,美國海岸自衛隊出售的二手“漢密爾頓”號漢密爾頓級巡邏艦日前正式移交菲律賓海軍,該艦會用於保護菲律賓海上石油鑽井平臺及油氣開發項目。

引入西方公司令南海複雜化

“這些(與中國有南海主權爭端的)國家總會覺得,若單獨和中國就此進行談判,會感覺自己處於不利的情況。”廈門大學南洋研究所教授李金明解釋道。據他觀察,近一年以來,越南、菲律賓加緊了和外國公司在南海進行油氣勘探的活動。

據法新社報道,今年3月,總部在英國的福魯姆能源公司在一份聲明中說,公司已經完成了對禮樂灘附近桑帕吉塔氣田的地震學勘測,“本公司將立即開始數據處理,以便進一步評估這一區域的商業開採潛力,並幫助確定可以鑽挖試驗性油井的最佳位置”。福魯姆執行董事長羅賓•尼科爾森進一步表示:“我們已經實現了合同中向菲律賓能源部作出的承諾,並期待對該項目進行進一步的投資。”

“禮樂灘”,正位於南沙群島以東大約150公里。3月2日,兩艘中國執法船強曾令菲律賓石油勘測船離開禮樂灘附近水域,菲方為此還向中國提出了抗議。

而越南也同樣更加重視海洋對其經濟社會發展的戰略意義。越共中央在2007年1月舉行的十屆四中全會上通過了《2020年越南海洋戰略決議》,提出要努力把越南建設成為一個海洋強國。據美國能源信息署估計,南沙及其周邊海域的含油氣盆地有8個,蘊藏的石油儲量在500億噸以上。據統計,越南迄今已累計從南海開採超過1億噸的石油和大量的天然氣,獲利達數百億美元。目前,越南海上石油的年開採量約為3000萬噸,其中800萬噸產自南海爭議海域。

近年來,越南租借俄羅斯考察船深入南海爭議海域實施“考察”,單方面啟動與英國石油公司在有爭議海域建設天然氣田和管道的計劃,與美國埃克森-美孚公司達成在中越有爭議海域進行油氣勘測合作協議。

事實上,原油現已成為越南最大宗的外貿出口貨物之一,並對越南經濟的帶動作用十分明顯。因此,近年來,越南在開發南海石油資源上積極與歐美國家的大公司合作,將包括爭議海域在內的相關海域劃分為上百個油氣開發區面向全球招標,已經同來自美國、俄羅斯、法國、英國、德國等國共計200多家石油公司簽訂了一系列油氣勘探、開採合同。

“外國公司的利益介入,客觀上推動了南海問題的複雜性。”李金明分析說。

舉辦國際研討會做好鋪墊

南海問題複雜化正中越南下懷。一直以來,自認“實力很有限”的越南熱衷拉攏其他有關國家在南海問題上抱團行事,試圖以多國甚至整個東盟為一方,與中國抗衡。

今年5月底,來自印度、印尼、新加坡、菲律賓、越南、澳大利亞等國的代表在印尼首都雅加達舉行題為“東海合作前景聚焦問題和動力”的國際研討會。會議發表的聲明說,“與會代表一致認為南海問題是多邊問題,其中包括維持本地區的和平與穩定,保證海上自由通航權,落實《南海各方行為宣言》。除了本地區國家外,美國、澳大利亞、俄羅斯、印度等區域外大國,在維持現狀方面也扮演著重要角色。”聲明稱:“東盟應始終本著統一和團結的原則,在與有關合作夥伴就南海問題進行對話中提高地位。”

越南外交學院於2009年開始至今,已連續4次舉行“東海問題國際研討會”,邀請南海問題有關國家和美國、俄羅斯、澳大利亞等國專家學者出席。越方通過研討會整理總結的對策性建議包括:“越南必須將東海(即南海)政策置於國家整體對外政策之中,包括國家安全、發展和提升越南的國際地位;必須充分準備法理文件和資料,用以進行政治鬥爭、宣傳和談判;政府應當制定全面、協調和涉及多領域的國家海洋戰略,其中包括海軍的現代化建設,以增強軍事威懾力量;加強對青少年進行東海主權的宣傳和教育。”

“但目前來看,東盟國家不可能如越南所盼,抱成一團合圍中國。”李金明表示,證據之一包括,菲律賓和越南在各自宣示主權的爭議海域本身即有範圍重合部分。5月30日,菲警方與海軍聯手在巴拉望海域抓扣122名越南漁民,這令想要“同仇敵愾”的菲越關係蒙上了一層陰影。李金明認為,“而與此同時,文萊、馬來西亞等國與中國都是合作大於分歧,更不可能合抱成團了。”

“文武兩手”強化島礁控制

越南仍有自己的“算盤”。越方近年來逐步加緊建設非法侵佔的南沙島礁,強化控制。

經過多年建設,目前長沙群島(即中國南沙群島)的各種基礎設施、特別是軍事設施不僅初具規模,而且正在向牢固化、永久化的方向發展。島上建有機場、碼頭、淡水處理站、醫院、變電站、發電站、衛星通信站等。防護堤和軍事碉堡、射擊掩護體、各類火炮陣地也在不斷地加固。島上還開闢了菜園、家禽和家畜養殖場,可供駐島部隊和居民食用。除了守衛部隊外,越南還把一部分居民移居到那裏,並且定期舉行行政會議,儼然成為一個正規的縣級行政區。越南通信機構準備儘快在島上建設寬帶,讓島上軍民能夠更加快捷和方便上網。

據越南媒體報道,越南軍民有一個不成文的規定:凡是從陸地到“長沙島礁”上去的人,其他東西可以不帶,但必須帶一包泥土,用於填“長沙群島”,便於種植樹木和瓜果蔬菜。

越南還力圖把非法侵佔的南沙島礁建成吸引遊客的旅遊勝地,每年都組織國內遊客登島參觀。今年6月初,管理“長沙縣”的慶和省舉行了規模空前的海島旅遊節,其主題之一就是“面向祖國的長沙”。

同時,越南還在不斷開展考古和挖掘活動,以找出更多能夠證明這些海島自古就是越南領土的歷史證據。此外,越南有關部門還用侵佔的南沙群島21個島礁開採的珊瑚石,刻製成“長沙群島主權石”,贈送給國內各省市,以強化其對南沙島礁佔領的意義。

除此之外,越南大幅度調整了海軍戰略,把海軍發展放在了軍隊建設的首要位置,並制定了近期、中期和遠期的海軍發展規劃。有消息透露,越南將把“保衛海洋領土和海洋資源”作為新軍事戰略的重心。目前,越南在海軍建設方面已取得了一些新進展。比如,投資數億美元在東北部的海防市修建大型軍港;2009年,與俄羅斯簽訂了購買6艘總價20億美元的基洛級柴電潛艇的合同;此外,日前還與俄羅斯簽訂了購買8架SU-30MK2戰鬥機的合同,接下來還將購買另外12架。

越軍方因此底氣十足,稱在2015年完成海軍裝備更新換代。屆時,越南海軍的遠洋護航能力和海上作戰能力,將接近現代化海軍的要求。

對此,中國觀察人士認為,中國應該堅持一貫原則,拒絕第三方插手南海事務。同時,應該不斷加強對南海水域的管轄力度,持續增強執法力量,針對管轄海域的非法行為,中國有關部門必須毫不手軟,依法管轄。

(石平/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