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和國驚天大案:導彈圖紙失竊

40歲以上的人們一定還記得20世紀60年代曾上演過一部由田華、王心剛主演的反特故事片《秘密圖紙》。影片中公安人員同敵特鬥智鬥勇,使秘密圖紙完璧歸趙的驚險情節,給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其實,在現實生活中也發生過一起類似的案件……

絕密文件被盜,火箭推遲發射

1982年7月6日,我國北方海濱城市D市的海軍某部招待所秘密進駐了一批極其重要的客人,他們是來自“8291”工程指揮部的有關領導、專家及部分工程技術人員。所謂“8291”工程,是指經我國軍事科學部門長期開發研製,預定於1982年9月1日由潛艇從水下向南太平洋海域發射運載火箭的行動代號。這項工程只待9月1日中央軍委一聲令下,我國的第一枚水下發射運載火箭就將如出水蛟龍,橫空飛躍,直向南太平洋深處。

7月6日夜,國防科工委的知名火箭專家丁總工程師下榻在海軍招待所,用過晚餐,他匆匆走進客房的洗浴間,以流水沖去夏日的燥熱和一路風塵。十幾分鐘後,當他走出洗浴間時,愕然發現,原本放置在床頭櫃上的大號公文包居然不見了。公文包中裝有7份至關重要的“8291”工程絕密文件。

案驚中央!張愛萍將軍立刻電令:工程暫停。不惜一切代價,迅速破案。隨後,公安部、中央軍委保衛局的偵破專家相繼抵達D市。在瞭解發案現場的詳細情況後,召開了緊急的案情分析會。

與會的大多數專家認為:這起關係著國家重大機密的特大案件,應該具有濃重的政治背景和較長時間的預謀,從發案時間和作案手法來看,境外潛入的間諜作案或熟悉內部工程情況的工作人員作案的可能性要大一些。

就在案情分析由表及裏、由淺入深,疑竇也越來越多時,D市公安局局長居然拋出了一個大膽的見解:“8291”案件系普通盜賊所為,不存在任何政治背景。面對眾人的質詢,該局長直言,最先提出這一看法的是D市西區公安分局長王吉章同志。王吉章是刑警出身,從警三十多年,參與偵破過數以百計的各類案件,在刑事偵查方面頗有建樹,他認為:事情很簡單,小偷潛入客房只是奔錢財而去,看到床頭櫃上有一個鼓鼓囊囊的大公文包,就隨手拎走了,根本就不知道包裏究竟裝的是什麼。

雖然有許多人對此持有異議,但王吉章的見解,無疑給撲朔迷離的案件偵破提供了一條新的思路。

連環盜竊案件,顯露蛛絲馬跡

1982年7月31日,D市西區付家莊公安派出所接到報案,距離付家莊海水浴場不遠的煤礦工人療養院三療區的6個房間被盜,案犯竊走現金七百餘元,全國糧票二百餘斤,遼寧省地方糧票一百多斤以及一些療養人員隨身的日常用品。

在上世紀80年代初,國家實施的糧票制度尚未取消,普通工人的月薪也只有三五十元,此案的涉案金額不算很小,所以,派出所當即立案,並立即上報公安分局。

此時,西區公安分局局長王吉章已征得市局領導的首肯,根據“8291”案件的案情特點,在自己的轄區作出了相應的部署和安排。現場的勘驗結果表明:案犯是撬開屋門上端距地面兩米多高的橫格窗戶潛入室內的,這一情形與“8291”案件案犯的作案手法極其相似。

半個月後,依然在付家莊海濱浴場,依然在煤礦工人療養院三療區,居然再次發生了入室盜竊案。此次是住在三療區68號房間的煤炭工業部一位副司長的物品被盜。案犯入室盜竊了一條北京產人參牌過濾嘴香煙、一部高級照相機和一些日常用品。

王吉章局長再次調閱了“7•31”煤礦工人療養院入室盜竊案的案卷,與剛剛發生的盜竊案作了比較,認為二者無論是作案方式還是竊取的物品,都有許多相似之處,尤其是作案地點驚人的一致,所以,可以肯定兩起案件有著某種內在的聯繫,或許系同一個人所為。更重要的是,從這兩宗案件中似乎可以窺見“8291”工程案的蛛絲馬跡。

浴場流氓被捉,案犯意外落網

1982年8月15日,刑警郭德文和付家莊派出所外勤小杜在海濱浴場巡邏時,抓獲了一名在女廁所外偷窺的綽號叫“幹豆腐”的流氓。在抓捕過程中,該人甘冒被槍擊的危險而拼命掙脫的失常行為以及其身上攜帶的兩盒在D市少見的北京產人參牌香煙,引起了西區公安分局的高度注意。

局長王吉章將目標鎖定在“幹豆腐”身上。依據刑警隊報送的各個現場勘察的材料,王吉章分析認定:D市“7•31”、“8•14”煤礦工人療養院發生的兩起入室盜竊案,鄰區兩家賓館在一個月內先後9次發生的照相機、手錶、現金等物品被盜案,無論是從作案手段還是現場搜集的血型、掌印等證據上看,皆系“幹豆腐”一人所為。

審訊中,在確鑿的證據面前,“幹豆腐”供認不諱,承認D市“7•31”、“8•14”煤礦工人療養院發生的兩起以及鄰區兩家賓館發生的累計逾萬元的盜竊案均是他一人所為。

表面上看來,案子似乎應該劃上了圓滿的句號,但是,王吉章根據多年的刑偵經驗和職業敏感認識到“幹豆腐”的案子並沒有結束,他的思維觸角油然伸向“8291”工程案。

8月19日,D市公安局黨組經研究並經請示有關部門,同意西區公安分局直接涉足偵查“8291”工程案,並決定將“幹豆腐”入室盜竊案與“8291”工程案進行串案偵查。

刑警郭德文介紹了“幹豆腐”的基本情況:“幹豆腐”名叫劉迎福,年25歲,家住D市富國街,系市第二電機廠工人。劉迎福在工廠當過消防隊員,受過專門的攀高訓練。此人身材頎長,機敏靈活,具備攀緣登高作案的能力,而且,他家距“8291”工程案的案發現場不遠,7月6日那天恰巧是第二電機廠的廠休日,所以,劉迎福具備充分的踩點和作案時間。

是夜,王吉章親自對劉迎福進行了突擊預審。審訊進行得格外順利,在無可辯駁的事實和神聖的法律面前,劉迎福低下了罪惡的頭顱,如實交代了盜竊國防絕密文件的經過。

文件殘片重現天日,驚天大案水落石出

8月20日,D市公安局局長在聽取王吉章的彙報後,立即報告“8291”案件專案組。基於國防科研核心機密絕對不能洩密的原則考慮,專案組決定立即尋找文件下落,在確認確實沒有洩密的情況下,予以結案。

據劉迎福交代,他在竊取了公文包後,並沒有直接回家,而是就近乘坐有軌電車,直接去了海濱的星海公園。

D市的星海公園,在夏日晚間仍有不少的遊人。於是,劉迎福躲到了一處公廁內翻查公文包。令其大失所望的是,碩大的公文包裏除了厚厚的一摞文件紙外,別無它物。借著昏暗的燈光,劉迎福忽然瞥見紙上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國防部”、“絕密”等字樣,他猛然驚出一身冷汗,雖然他的文化程度不高,但他也意識到自己闖下了大禍。於是,一不做二不休,他順手將皮包扔進了旱廁的糞池,又把所有的文件紙撕成碎片後,也拋了進去。

偵查人員瞭解到,7月中旬到8月中旬這段時間裏,該糞池一共被掏過3次,掏出的糞便均由城肥管理所的運糞車送到了郊區的辛寨子鄉。

8月21日,偵查人員尋蹤覓跡,趕到了辛寨子鄉。翌日上午,二百多名身著湖綠色夏裝的武警官兵來到辛寨子鄉一片片施過肥的菜地地頭,人手一個鐵絲耙,執行著一項極為特殊的任務。按照規定,每個戰士分擔兩壟地,既要保證不損壞地裏的蔬菜,又要保證不漏耙一寸土地,凡是找到帶字的紙片,必須馬上上繳。

將近中午時分,在一片蘿蔔地裏,一個戰士找到了一張有字的紙片,上面字跡模糊,但隱約可見“中央研”3個完整的字跡,與此同時,另一個戰士也找到一張紙片,上面依稀可辨認出“軍委”字樣。接下來,又有幾個戰士相繼耙出多張印有鉛字的紙片,其中有幾張足有嬰兒手掌大小。將找到的碎紙片拼合在一起,上面殘存的字跡印證這些正是失竊的“8291”工程絕密文件的殘片。這意味著,歷時一個多月,令國家高層領導為之牽掛的特大案件——“8291”工程案終於告破!

1982年10月16日,一條短短數十字的消息,震撼著世界,震撼著中國,也震撼著每個中國人的心靈:

“新華社北京10月16日電:新聞公報。1982年10月7日至16日,我國向預定海域發射運載火箭獲得成功,達到預期目的。這一成功標誌著我國運載火箭技術有了新的發展。”

當這條新聞隨著電波傳送到中國北方D市的一個普通家庭時,王吉章發出了會心的微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