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楚瑜要重演當年「扁宋會」的故伎?

就在國親兩黨正在為馬英九與宋楚瑜是否會面而吵個不可開交之際,被視為「民進黨機關報」的《自由時報》,昨日卻突然「橫空出世」地拋出一則消息,謂宋楚瑜的幕僚透露,宋楚瑜很樂意與民進黨主席蔡英文談「我是台灣人」的議題。而且,這個令人吃驚的信息,還是連同宋楚瑜幕僚指責「馬宋會從頭到尾都是一個假議題」、「國民黨為何非要糾纏馬宋會?」一起見報的。

這究竟是甚麼一回事?真令人不得不再次驚嘆宋楚瑜不愧是「權謀大師」了。實際上,就在同一篇報導中,宋楚瑜的幕僚聲稱,如果「馬宋會」是馬英九要來向宋楚瑜請益國家大事、商討國家政局,宋楚瑜很樂意,什麼議題都可以談,任何時間都可以會,但「馬宋會」如果要談「立委」選舉與「興票案」這兩個「假議題」,「看不出來有什麼談的必要。」「馬宋會也將遙遙無期。」但是,宋楚瑜卻有閒情逸致與蔡英文商談「我是台灣人」的議題,真是令人有點摸不著頭腦。

實際上,蔡英文在其首波推出的電視廣告中,以「我是台灣人,我是蔡英文」為主打,就已被台灣媒體猛K,紛紛質問:蔡英文覺得誰不是台灣人?並指出「我是台灣人」並不是蔡英文的專利,也不是民進黨的專利,而是全民共有的身分認同,自從蔣經國生前嚴正表明,「我是中國人,也是台灣人」之後,「台灣人」原本不該再成為爭議。很遺憾,接續蔣經國執政的兩位「總統」,刻意強化族群認同,李登輝是「第一位台灣人『總統』」,陳水扁就能自稱「台灣之子」,言下之意排除了其他人的身分認同,更進一步貶抑他人不愛台灣。因此,蔡英文是要以民進黨一貫的選舉語言,把對手打成「非台灣人」,「不愛台灣」!

然而,宋楚瑜卻有興趣要與蔡英文商談「我是台灣人」的議題,究竟是要以「長輩」的身份去「教育」蔡英文,還是因為自己揹有「外省人」的「原罪」,而要與蔡英文約談,取得諒解並進一步結盟?讓人難以猜揣。

比照宋楚瑜將與馬英九會面的議題,設定為商討國家大事、國家政局,而拒絕協商「立委」選舉和「興票案」,似乎宋楚瑜仍未看好蔡英文能夠贏得這場「總統」選戰,還是認為馬英九仍可以繼續執政。否則,他要與蔡英文商談的,就不應是「我是台灣人」是議題,而是蔡英文的執政能力的問題,就像他對馬英九的「能力」耿耿於懷那樣。因為就在蔡英文以「我不是沒有脾氣的人」來壓制民進黨內對「不分區立委」名單安排的不同意見之後,當年陳水扁國會辦公室主任,最近也曾任過「陳水扁卸任總統辦公室」主任的陳淞山就在《美麗島電子報》撰文批評,民進黨因為「不分區立委」提名名單而引爆黨內內訌與鬥爭的政治危機,這是蔡英文倍受檢驗與考驗的政治磨練機會。由此政治危機的處理過程與結果,更可觀察、分析與掌握瞭解蔡英文的政治能力,尤其是對其領導能力、政治判斷能力與危機管理能力的判讀。因此,這是一位可能成為台灣首位「女總統」的蔡英文必須研修的政治課程,也是她是否有能力適格擔任台灣人的「總統」必修的學分,內訌風暴雖然未止,但真正考驗民進黨能否再度執政的政治關鍵其實已經到來,蔡英文必須發揮政治智慧弭平風暴才能為民進黨再創另一次政治高峰,這不是用「我不是沒有脾氣的人」這種威脅論調就可以解決得了的問題。

但無論如何都好,台灣媒體早就注意到,盡管宋楚瑜整日嘮嘮叨叨地埋怨馬英九這樣不好那樣不行,包括二零零零年「總統」選舉投票前一日發佈假民調,致使雖受「興票案」影響但仍有一博的宋楚瑜與「總統」大位失諸交臂,包括馬英九追討「興票案」餘額,包括馬英九的愛將金溥聰對他訴諸刑事司法,也包括馬英九的執政能力弱、「八八水災」處理失誤等,但始終未見宋楚瑜批評一句蔡英文。這既有可能是認為蔡英文的行政執行力更不濟,而不屑一詞;也有可能是要為日後的「宋蔡會」留有一線。而從《自由晚報》昨日的報導看,原因可能是出於後者。

從宋楚瑜寧願與蔡英文商談「我是台灣人」的議題,而不願與馬英九會面談國親合作一事,使人起到了二零零五年的「扁宋二會」。這個「扁宋二會」,是指繼宋楚瑜二零零一年與陳水扁陽明山秘密夜會的「一會」之後,於二零零五年二月在臺北賓館的會面,並簽署了「扁宋十點共識」。據吳釗燮在《吳釗燮與外交突圍》一書中透露,本來,陳水扁是希望能與連戰會面,「至少讓大家有一個印象」,連戰的「和平之旅」有得得到民進黨「政府」的承認,「也有陳水扁口信等等」,但卻被連戰所拒絕。因此,陳水扁就轉而與宋楚瑜會面,意圖以此來「淡化連戰中國行效應」。對此,李登輝很生氣,但陳水扁認為「國內政治氣氛需要緩和,與宋楚瑜(親民黨)結盟,型塑一個立法院的穩定多數,可以穩定政局。」當然,後來宋楚瑜在到了北京之後,可能是感動於胡錦濤的誠意相待,而拋棄了「扁宋二會」的「十點共識」中所謂「台灣是一個獨立主權國家」、「主權屬於二千三百萬人民」的說詞,而公開創造了「兩岸一中」的新名詞,比連戰的「九二共識」還要更進一步。從而致使「扁宋二會」破局。

曾任民進黨文宣部副主任和中國事務部副主任,現是電台「名嘴」的余莓莓(最近獲民進黨中央列入「不分區立委」名單,排在第二十七位),在《破冰與決堤--國共擴大接觸對兩岸關係的衝擊》一書中指出,由「扁宋會」到登陸訪問,宋楚瑜精心擘畫的一盤棋,同樣也是融合了外部環境、台灣內部政黨競爭與宋楚瑜本人政治事業的通盤考慮。作為親民黨主席的宋楚瑜,原先為避免親民黨逐步走入被國民黨弱化、邊緣化,最後被整併的命運,對內,與民進黨聯手,透過「民親合」夾擊國民黨;對外,佈局安排登陸訪問,不僅可為個人的歷史定位留下高度,同時,更能一舉藉由與陳水扁的合作,讓自身一躍站在胡錦濤與陳水扁中間的位置,在兩岸關係上佔有舉足輕重的地位,甚至可以在兩岸政策的方向上發揮難以估量的影響力。如此一來,泛藍的支持者對於「民親合」將由反彈轉而支持,宋楚瑜個人的政治生命可望再創高峰。

宋楚瑜現今要放棄「馬宋會」而要進行「宋蔡會」,是否又是這個故伎的重演?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