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黨應正視南部地下電台的問題

國民黨高雄市議會黨團總召陸淑美在接受中評社記者專訪時表示,至目前為止,國民黨在南部的選情還是沒有起色,選情看起來低迷,人民對國民黨的熱忱好像不見了。她認為,國民黨在南部最主要是輸在地下電台,地下電台長期以煽動的言論向人民「洗腦」,地下電台的生存方式就是賣藥,有些藥品來源可疑,政府應該要強力取締地下電台違法的行為。

陸淑美所說的「國民黨在南部最主要是輸在地下電台」,雖然並不全面,因為國民黨在南部的選情低迷,還有其他的各種原因,但地下電台的煽動,確是其中一個重要的原因。國民黨如不正視此問題,仍將會吃大虧。

所謂「地下電台」,按照台灣官方定義,是指未經政府許可擅自使用無線電頻率及電功率,或未經許可設置電台發送射頻信號,違反《電信法》及相關法令;未依法定程式架設廣播電台,擅自播放節目或廣告的電台。據有關研究報告指出,台灣地下電台起源有四個背景因素:一是執政當局對廣電媒體的不當控制,管制頻道開放不符實際需要,特別是地方與基層的需要;二是頻率資源分配不公,有礙發展;三是相關法規不明確,政府執行力弱;四是既有電台節目僵化,無法吸引觀眾,而地下電台的Call-in節目提供了一個任何人都可以發表意見的公共空間,特別是弱勢團體集體意識的宣洩管道。總的來看,台灣地下電台從性質上可分為三大類,即政治性地下電台(常稱「民主台」)、商業性地下電台(“賣藥台”)和公益性地下電台;從節目內容上則大致可分為四種類型,分別是選舉造勢型、議題抗爭型、新聞專業型和文化專業型。

台灣地下電台由於其主持人大多具草根性,聲音通俗,完全以自我為中心,不按牌理出牌,採取自由自在、盡情玩耍的方式播音,主持節目時講錯話都沒關係,使節目充滿各種可能,使聽眾滿懷好奇與新鮮,而且其節目完全以Call-in為主軸,聽眾可通過電話直接與主持人互動,可自由表達對政治、社會的看法,具有明顯的親近感與煽動性,在介入群眾運動後,往往具有鮮明的政治立場,口語使用比較偏激,在對現實不滿的主持人煽風點火下,一些常態傳統的事物常遭顛覆,一些社會名流、政治人物更時時被圍剿,因而成了綠營在各項選舉中的「助選員」甚至是「地下別動隊」。

地下電台大部份都設在南部,最多的時候有一百九十台,經過歷年查處取締,目前大概還有二十多台。這些地下電台因為不合法,難以吸收廣告,故業者多以靠賣藥來維持。地下電台之可以屢禁屢建的原因是因為通訊器材設備便宜,抄台不久便可東山再起,且發射台被抄,還有「網絡廣播」,所以查禁困難。據《聯合報》報導,早期電台設備較貴,被抄台一次,損失大約新台幣百萬元,近幾年通訊器材設備便宜,抄台取締的效果有限,業者若不設播音室,簡單播音設備不到台幣十萬元,就可以辦得出來。

這一類的地下電台平時靠賣「健康食品」其實是春藥來維持,一到選舉季節就與政治人物「掛鉤」,尤其是南部的台獨份子,經常利用地下電台胡說八道。尤其是病入膏肓的老年聽眾很容易受到電台蠱惑與誤導而誤買誤用藥物,造成長遠的身心傷害。由於台灣許多主流電台是由泛藍勢力所掌握,故地下電台相對以泛綠的政治立場居多。而這些地下電台都集中在台灣中南部的泛綠鐵票區,並全時段以台語播出,以講低俗故事、男女播音員的打情罵俏和推銷藥品來吸引聽眾,以給政敵,主要是泛藍政治人物潑髒水來影響聽眾。因此,地下電台在選舉中、在打擊政敵時能起到正規媒體所起不到的作用。

實際上,地下電台的威力是強大的。中南部的一些老農民無論是在田間作業還是在家中休息,大多是以收聽電台作消遣。而地下電台的煽動性消息,在他們的耳中聽來又十分順耳,其影響力不可小覦。比如,在一九九八年的高雄市長選舉中,謝長廷利用地下電台播報謠言,指稱吳敦義與女記者有緋聞,肆意破壞吳敦義的形象,結果使本來形勢有利的吳敦義以微弱劣勢敗北。事後雖然調查並無此事,而且吳敦義也提出了訴訟,但時過境遷,謝長廷當選已無法推翻。

地下電台的「威力」最強大的一次,是在二零零四年發生「三一九槍擊案」當天,所有的地下電台聞風而動,高喊「連宋聯合中共槍殺台灣總統」,並通過群眾打電話形式漫「國親兩黨無恥」,使一些無法辨別真相的群眾信以為真,結果使本來形勢不利的陳水扁以微弱優勢獲勝。

其實,國民黨是有注意到地下電台的。早在一九九四年,胡志強任「新聞局長」時,就決定依照有關規範電台的法律,取締地下電台,並在警方的支持配合下,一連多日查抄了多家地下電台。雖然遭到地下電台業者點強烈反抗,並聚眾到「新聞局」門前抗議,但胡志強仍堅持下去。這次行動,為當年的台灣省長選舉宋楚瑜的勝選,及兩年後的首次「總統」民選李登輝的勝選,清掃了輿論環境。

但其後胡志強一九九七年十月調任「外交部長」後,地下電台又猖狂起來,並導致翌年吳敦義衛冕失利。此後,就形成了歷次選舉北藍南綠的現象。在二零零零年「總統」選舉中,陳水扁在南部獲得大量選票,足以彌補其在北部所得選票的不足。這曾令大陸不少研究台灣問題的專家學者大惑不解,並從各種角度進行研究分析。現在回頭看來,其中一個重要原因,還是地下電台在「作怪」。

在民進黨執政八年,地下電台這支「地下別動隊」每逢在重要關頭,都為陳水扁和民進黨化險為夷、渡過難關發揮了不容忽視的作用。其中二零零六年高雄市長選舉,國民黨候選人黃俊英以一千一百一十四票之差敗選的原因之一,就因為是地下電台中煽風點火,在投票前的幾小時,配合民進黨陳菊陣營拋出的黃俊英發「走路工」詭計,反復廣播,矇騙難辨真相的群眾。雖然事後證明黃俊英是清白的,但卻已造成他敗選的事實。

正因為如此,在陳水扁執政八年,主管部門「新聞局」不但沒有查處地下電台,相反還予以縱容,並曾一度有讓其合法化的考量。

國民黨是有看到地下電台的危害性的,因而年前曾傳出,國民黨將與地下電台業者合作,或是收購地下電台,或是入股,或是提供廣告,以求改變地下電台輿論環境。此外,某些綠媒也「爆料」聲稱,大陸相關部門也曾有「改造」地下電台,向其提供廣告之意。但此「爆料」可能是「流料」,只是綠媒的造謠伎倆。

如今,地下電台的問題未解決,可能仍將會影響到馬英九的「總統」大選和國民黨的「立委」選舉選情。國民黨應趁現在距離投票日還有半年的時間,搶時間、處理好地下電台的問題。而正在為馬英九幕後操盤的金溥聰,還應拿出其新聞系教授的看家本領。

(發自貴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